熱門:

讚何鴻燊萬能 何超盈:我從不缺乏父愛

譚淑美| 官商二代

2016年11月3日

訪問前夕,有報道說何超盈與妹妹剛獲母親送贈約值13億元的4個山頂豪宅,她的母親四太梁安琪表示用意是「讓小朋友學投資」。

何超盈的父親是有賭王之稱的何鴻燊,而她也不算「小朋友」了,今年已26歲。

何鴻燊有4個太太及16個子女。問何超盈如何分享父愛?

「我話你知,他真是萬能的。」她笑道:「我不知他如何做到,但我從不缺乏父愛。我在學校表演跳舞、家長日、大學畢業等,他都會出席。有些活動,座位沒椅背,家長排排坐在那兒, 他是其中一人。」從不缺席?她頓一頓道:「他的出席率較媽媽還要高。」

聖誕節、新年,爸爸就未必次次可以出席了?

「也不一定,他扮過聖誕老人的,其實他已夠忙,沒必要做,他還是做了。有時候,他又會在餐巾寫上I love you送我。他是很有愛的人。」何超盈微笑道。沒打過幾年工,何超盈現時已身為保利澳門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她是由實習生做起的,「我很喜歡珠寶及畫作,想認識拍賣流程、搭建場地與燈光。」

由於女兒在這方面有興趣,四太早前購入澳門的麗景灣酒店化身做藝術酒店, 再提出與保利合作,雙方共同成立保利澳門。何超盈坦言她旗下的超盈文化佔保利澳門的49%,保利則佔51%,像女士看中手袋靚衫買下來,富家女看中喜歡的職位就把股權買下來。最初她如何加入保利做實習生呢?

「我們是朋友,有人提議我去學習。最後……我發現我們可以做埋partner囉!哈哈。」她說完也有點尷尬地笑道。

由實習生變成首席執行官,即使富二代也有不少被父母安排由低做起。何超盈的「升職」過程又是怎樣的?

記者話音未落,她已急不及待道:「我也是由低做起的!我在business development部門做小職員,還記得有次拍賣, 我見家姐來到,但她看不到我,因我在旁邊聽電話!」她口中的「家姐」是指賭王另一房的女強人何超瓊,「聽電話」的意思是指她坐在拍賣場內,按照客人在電話內的指示代為競投。

心情緊張嗎?

「第一次是在香港做的,心情很緊張。後來去澳門做,那是主場,我更加緊張了!」她大叫道。「但我也非一蹴而就成為CEO!我畢業後已有3年,我(在保利澳門)是有partner的,我們不是最大股東。不是因有家族背景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會否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人?

「由出世那天已知道自己很幸運了……」她大笑道:「哈哈哈!我從沒投訴!我最幸運是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業,但很多人卻為生活奔波。」

提及四太剛送她的物業,有媒體計算多年來,四太總共送她的物業資產現值8億元。她已沒有香港人或澳門人終其一生供樓的負擔了。

「每人都有擔憂和壓力。」她聽後簡短地答。

她又有什麼擔憂呢?

「我也會做運動,係囉……」她亂扯兩句後想到大方得體的公關答案,「有壓力才會令人進步。」

坐船來往港澳

這是記者第一次見何超盈,她較想像中成熟,且回答問題不算過分保守。問她有沒有卡片,她更大方地主動在卡片留下手機號碼給記者。她現時主要有3份工作,第一是澳門保利的首席執行官,第二是超盈文化的老闆,第三是參與管理麗景灣酒店。她自言有時一天之內來回港澳數次。

她是否乘坐直升機?

「看時間而定,我也喜歡坐船的——坐船有一小時放鬆吓,也讓我看看文件。」

私人直升機?

「絕對不是!我都是買票的!而且是公價!」她沒好氣大笑道:「何況,直升機不是你想坐就有,天氣差少少都坐唔到。」

那她坐的是否私人快船?

「當然不是啦!」她瞪大雙眼道:「我也是坐公共渡輪的!如果較幸運的話,我可能會book到間房!如果沒有的話,我也是坐公眾座位!」

這天訪問的房間內,放置了她的巨型化妝袋。「平時我也是自己化妝……當然若去重要場合,我是有化妝師的。」

今年她最有成就感的是做了什麼事?

「我們成功舉辦酒店藝術博覽會,此後澳門政府邀請我加入文化產業委員會成為委員之一,南韓駐港澳領事館選了我做文化榮譽大使。我覺得是大家認同我的成績,而非家族背景。我今年還入圍《福布斯》(編者按:何超盈獲《福布斯》列為2016年最矚目亞洲女強人之一,入選的都是新生代商界有成績的女強人,她被選中成為12人之一)。這是(國際)社會……不單香港與澳門給予我的肯定。」博覽名為「6075澳門酒店藝術博覽會」,意思是60個「75後」的青年藝術家,「博覽會的品牌還在台灣、香港、新加坡再度舉辦呢。」

那麼,今年她最覺得挫折的又是遇到什麼事?

「今年在商業社會實戰,難免要求人, 有時被罵,很受氣。但我覺得這是成長過程。」

大家都知道賭王何鴻燊是誰,也知道四太與何超盈是誰,還有人讓她受氣?

「不可以這麼說,這是別人的生意,他們真金白銀拿錢出來跟我合作。商業社會沒有畀面這回事。」她道。

在麗景灣酒店的工作,四太是她的老闆。她說過母親很嚴厲。

「如不可遲到……」她常常遲到?

「有誰沒有試過遲到呢?」她苦笑。

會否遲到5分鐘都被罵?

「10至15分鐘啦……」

四太不論政商界都是女強人,何超盈是否朝相同方向發展?

「我有這個目標,但都需要時間,我才剛剛踏進26歲。」她指指自己道。

未來競選澳門女特首?「諗都冇諗過。」她去年獲委任為深圳市政協委員,「都唔係好政治啫,畀意見為主。」

四太親自指導

有個女強人媽媽,四太當然不時從旁指導女兒。

「譬如我們現正在興建另一間酒店,位於蘭桂坊,我通常都是看設計圖。但她認為我要行出去睇吓,我就說:『吓,而家地盤嚟咋喎』。她就話:『地盤唔使睇呀?你也要去看看打樁。』我覺得好像與我沒什麼關係,但她認為若我身處行政要職,不免要戴安全帽去地盤行吓。譬如她又會懂得使用室內設計軟件,現在我也學會了。她說:『你去跟別人交代,不能只說說了事,如果連圖也懂得畫,不是更好嗎?』裝修酒店,連用什麼地氈、窗簾,什麼價錢也要清楚。我們去餐廳吃飯,她會突然發現隻碟很好,就問人:『這隻碟在哪兒可以訂購?』」

她和四太在工作上想法是否一致?

「管轄方面,我們好唔同喎……」她側頭想一想道:「大家不要幻想我在公司打開她的房門就可以直接找她商討,我不是直接向她滙報的。有時我們向她遞交proposal,她不一定選擇我的。她會說:『你唔夠好,去學吓先啦。』」

其他老臣子會「錫住」她,還是都對她有要求?

「由細睇到我大,好難唔錫住我喎。」說完,她忙補充道:「不過在辦公室內,也會對我嚴謹的。」

賭王給予過她什麼意見?

「他滿肚子有很多道理,他是哲學家來的。」她笑道,「他覺得所有事情都是看長線,無論吃飯、去到某個環境,都會有商機。他又常說,不要怕蝕底,也許我們議價能力大,可瓜分更多錢,但適時讓人多賺, 這就是人際關係。」

因此,她常常出席活動,「我大可送花牌過去,但我要畀人見到,我今日支持你, 他日你也會支持我的。」

在某個訪問中,她說自己3歲已收到物業作為禮物。

聽後她澄清:「其實我當時是說我小時候已收很多禮物,而對方問我禮物有沒有包括物業,我說有,並不是『我在3歲已收到物業作為禮物』——我不知道幾歲開始收房產作禮物,但我是有的。」

媽媽說希望她開始學投資,她又如何看樓市呢?「我覺得跟藝術品一樣,不是便宜就好,要看時機囉!」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多身份趙式慶: 只想做一個人

下一篇翠華二代不懂沖奶茶 李祉鍵:我諗我識試味

熱門主題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