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王志民執包袱 黃營何解無慶祝?

李道|

2020年1月18日

「五大訴求」的各項訴求,前4個一直沒變,至於第五訴求,起初是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現在則改為落實雙普選;不過,由始至終,訴求矛頭從沒指向中聯辦或港澳辦,包括沒有要求相關人員下台。饒是如此,王志民從中聯辦主任的崗位調走,新年以後忽然由駱惠寧空降取代,則無疑是件可供黃營邀功的大事,某程度言,這甚至比拉下林鄭更加震撼。弔詭的是,黃營並無召喚「小鳳姐出場」,反而是異常地冷待處理,幾乎跟中央一樣當作「正常人事」調動看待,兩者離奇地「異口同聲」……

把負面情緒放到最大

不必諱言,根據中國官場文化,中聯辦主任變動難言不是大事,尤其於今風雨飄搖的香港──為何中央突然命令「王下駱上」?除中央外,答案只有天知。惟無論真相如何,輿論總會鑽盡所有解讀空間,去作各種不同的揣測分析;港媒自然不會放過機會,過去坊間便已湧現大量解讀。不過,解讀歸解讀,定位歸定位,即使目下解讀眾多,卻離奇地總連不上黃營應該慶祝的結論,包括視為黃營及勇武的「成功爭取」。

試問,如果被辭職的人是林鄭,難道黃絲不會欣喜若狂?現在王志民的離港他去,為何就不值得黃絲振奮?的確,問題就在振奮二字。考量黃營文宣的指導思想,似乎不想黃絲過於振奮;反過來,迄今所營造的氛圍,則是不斷加大被打壓、被迫害的印象,將事件定位為中央收緊對港政策、將來注定更加可怕的調子。所以,黃營文宣不把事件看成「階段性勝利」,半點興奮和放鬆空間都不予黃絲喘息,反而是進一步警戒黃絲不得絲毫懈怠,一方面將慶祝成分壓至最低,另一方面則將恐嚇意涵推到最高。始終,所謂解讀未必以道理為本,而可能是一種感性宣洩,俗語所謂「咩人睇咩嘢」;甚至乎,還可作為為己所用的工具,亦即整個意識建造工程的一部分。

比喻來說,一場球賽落後五比零,目標固然至少追平比分;故此,即使扳回一球,球員也不會浪費時間慶祝,而是希望盡快重新開波。同一道理,其實黃營過去已經扳回一球,成功爭取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當時營內慶祝還是適可而止;現在中聯辦主任換人,黃營亦無大肆高歌歡唱,情況就跟昔日無大分別,畢竟尚有其他訴求並未滿足,何況王志民的調職從來不是黃營目標。那時候,黃營將沖喜成分降到最低的辦法,是把林鄭的「暫緩」以至「壽終正寢」,一律解讀為沒有百分百「撤回」,即使明眼人皆知條例早已名存實亡;沒料到,現在黃營且更進一步,將理應為喜事者解讀為百分百壞事,堅持將抗爭者的負面情緒放到最大。

強化打壓意識免熄火

過去曾言,修例風波前黃營充斥「失敗浪漫主義」,尤其「佔中」一無所獲後政治無力感異常沉重,惟同時卻以悲壯氛圍激勵人心,「結果縱然失敗,過程浪漫便好」;至於過去半年,黃營則改弦易轍了,換上阿Q式的「精神勝利大法」,包括鼓吹攬炒也是贏──即使份屬「痛苦地贏」,用以支撐「為破壞而破壞」、「為宣洩而宣洩」的抗爭活動,否則黃營定無可能走出早年的社運低谷,無法動員號召抗爭者出來。無論如何,可以看到,黃營文宣多少有點「自知之明」,心知肚明斷無可能戰勝中共,是故上述兩種意識形態均涉及「輸」,甚至刻意將自己定位及成果矮化,從而不斷強化「雞蛋對高牆」的被壓迫、被打壓意識。「王下駱上」的負面解讀,固然服膺此調,至於最近高舉的「黃色經濟圈」,也透過二元對立的分野強調了自保與抵抗。

一直以來,黃營文宣只有一條鐵律,就是將香港局勢「有多黑,描多黑」,包括將一切好消息皆以壞消息視之,彷彿黃營只有一味被中共或港共進球,渾沒所謂反攻或扳平的餘地──即使有,慶祝也是適可而止。

尤其經歷去年11月區選大捷後,或許黃營文宣意識到,支持者恐被勝利沖昏頭腦了,是故後來的抗爭及遊行都參與者寡;有見及此,看到「王下駱上」,文宣便不敢過於正面解讀,以免現時愈趨疲弱的抗爭之火,會進一步減退以至熄滅。除仇警外,仇藍及仇共乃今輪抗爭的主要薪柴;中央向民意跪低之謂,藍營固然說不出口,惟黃營則更不能渲染造大。

同一道理,亦見諸最近林鄭宣布十項紓困措施。

理論上,黃營實可解讀為自己的「成功爭取」,勇武敲開了政府開倉濟民的大門。可是,文宣卻集中攻擊措施的不濟,延續將好事描述為壞事的把戲──雖然,措施所惠對象確然不以青年為主,勇武反而益了老者及基層。

愛國者 vs 反對派

毫無疑問,以上策略注定擴大黃營仇恨,不利收窄黃藍之間敵對形勢。再以球賽為喻,在當局領先五比零的情況下,藍隊突然想友誼至上,「放水」讓黃隊攻入一球,甚至兩球;然而,黃隊卻毫不領情,不想重建友誼,而是繼續咬緊牙關,希望戰至你死我亡……於此基礎上,藍隊往後還會進一步「放水」嗎?黃營今日策略,實印證了藍營的「不能向黃營屈服論」,因為任何屈服均不會化解矛盾,反會助長黃營得寸進尺。

然而,追本溯源,這又要怪香港沒有「真普選」,黃營永遠不能上台執政,是故只能充當「永遠的反對派」。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回歸20周年時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堅決落實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澳人治澳』,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均以愛國者為主組成」;這跟去年四中全會提出的工作要求,第一條所說「堅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方向絕對一脈相承。這裏的「愛國者」,相信沒有「反對派」的份兒;上屆特首選戰裏,就連前財爺曾俊華都似不符資格,何況是其他黃營中人呢?

若以香港大局為重,黃藍本屬一家人,理應和氣生財;可是,若以自身政治利益考量,反對派的政治資本難免來自反對。特別是,一直以來皆有多達六成港人抗拒上述「一國兩制」模式──試問香港這個深層次矛盾之結,哪有可能得到緩解?一個政權總不能長期由四成藍色支持者支撐。

一再強調,「止暴制亂」只是低層次的「攻城」,「一國兩制」要真正行穩致遠、香港特區要實現長治久安,「攻心」爭取多數港人的支持,肯定方為最終王道。所以,藍隊和黃隊的這場球賽,關鍵不是藍隊「放水」多少,而是藍隊兼任遊戲規則的制定者的同時,能否容許黃隊取得勝仗,又或爭取將黃隊的球員或粉絲變成藍隊旗下。

以「攻城」衡量,藍黃比分誠是五比一之類,惟以「攻心」來看,黃營則一直領先藍營六比四;未來戰況將會如何發展?誠端視「王下駱上」到底屬於香港及「一國兩制」的好消息抑或壞消息──這有賴對事實的客觀觀察,不是任意作出餵哺自身政見黨團的解讀。

 

上一篇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下一篇民陣必須交代與暴徒關係

熱門主題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