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3日

烈顯倫抨濫用司法覆核
點名梁麗幗 批嘩眾取寵

已退休的終審法院前非常任法官烈顯倫罕有開腔,批評司法覆核程序遭濫用,表示有申請人在毫無理據下提出申請,法庭卻又照例聆訊,做法濫用司法程序,並提醒司法覆核應是針對政府違法或濫權行為,而非針對政府政策。他指出,司法機構2009年推出民事司法制度改革,減省程序開支成效不彰,建議改變行內文化。

民事司法改革成效不彰

烈顯倫回應台下提問時表示,有指不論入稟理由多麼荒誕,申請人也應有權提出聆訊,他強調自己絕對不同意此說,「因為法官的責任不是縱容與訟雙方或法律顧問,而是有效率地解決雙方爭議」。他舉例說,民事訴訟不論多麼詳盡聽取理由,始終有一方會落敗。

去年曾質疑高等法院批出佔旺禁制令奇怪的烈顯倫,昨日在外國記者會午餐會上表示,法治概念空泛,若缺乏嚴謹紀律,公義不能彰顯。

他先後引用無綫挑戰通訊局向行會建議發出3個免費電視牌、政改首輪及次輪諮詢覆核訴訟佐證,指出如長洲居民郭卓堅首輪政改諮詢案中,代表律師甚至要向法庭尋求政府一般處理諮詢的指示,是「嘩眾取寵」。而無綫的申請本該不予批准,但法庭竟批准聆訊而最終聆訊結論是「根本無嘢好拗」。他形容結論非常奇怪,「法官點解要聽這類廢話呢?」

烈顯倫以學聯前常委梁麗幗挑戰政改諮詢報告申請被拒案為例,指除政改三人組外,更將特首列入案中「答辯」,形容用顯微鏡看判詞,「通篇沒有一個字解釋為何特首與司法覆核有關」,認為應嚴厲譴責如此「嘩眾取寵」(grandstanding)的申請,並諷刺梁麗幗「彷彿可在履歷表(CV)上寫我告過特首」。

法庭應有效處理實際問題

一直倡議精簡法庭程序、令市民明白的烈顯倫又質問:「本港法庭是否夢遊至2047年,只看到眼前白紙黑字法律及案例,當成那是現實的全部,而與中文世界脫節?」指法庭不應糾纏在哲學討論,而是有效率地處理實際問題。

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 不一定每宗覆核申請被拒均屬濫用程序(見另稿),又澄清特首在案中並非如烈顯倫所說是第四答辯人,而是假定有利害關係一方(putative interested party),本案中毋須答辯或出庭,相信是梁麗幗一方一旦覆核獲批申請禁制令,才將到時受禁制令影響的特首列入本案。

梁麗幗回覆查詢時表示,當日申請覆核正是針對政府不法濫權行為,在三權分立下,法院透過司法覆核監察行政機關。「如果法院沒有角色,誰才有權推翻政府決定?」她又說,不認為控告特首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肯定不會將該案寫入履歷。就烈顯倫批評司法覆核程序遭濫用,司法機構表示不作評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