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11日

信析 信報投資研究部

美國縮表衝擊港樓市

美國聯儲局上周公布的3月議息會議紀要,引發了市場熱烈討論該局縮減資產負債表將會造成什麼影響。縱然分析師對如何展開縮表茫無頭緒,但紐約聯儲銀行總裁杜德利上周五為此解畫,或多或少提供了一點線索。

自從2008年雷曼爆煲,聯儲局推出多輪非常規刺激經濟措施,其中3次量化寬鬆(QE)購買國庫債券和不動產貸款抵押證券(MBS),令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由2007年8月金融危機前的8690億美元,暴漲至目前的4.5萬億美元。

不過,聯儲局於2015年12月作出近10年來首次加息,並於去年12月及今年3月再度上調利率,正式宣告美國貨幣政策逐步邁向正常化,美息上升周期重臨。杜德利日前表示,縮減資產負債表屬於貨幣政策回復常態的一部分,預計年底或明年便開始縮表,與3月議息紀要內容吻合。

紐約聯儲銀行發表的Domestic Open Market Operation 4月份報告指出,儘管縮表時機較2015年估計時延遲逾一年,但相信2021年較後時間貨幣政策將回復常態,較2015年的預測提前兩個季度。換言之,聯儲局資產負債表未來5年縮減規模有可能達到約1.7萬億美元至2.8萬億美元。

根據杜德利的說法,聯儲局或以漸進式結束到期債券再投資(Rollover)展開縮表行動,未來將避免縮表和加息同時進行,亦即縮表的時候會暫停加息,以緩和影響。如此看來,杜德利所希望的「又要縮表又不令市場動盪」(如同3月加息時無損投資情緒),似乎是聯儲局的目標。

縮表究竟會對金融市場造成多大影響?理論上,聯儲局若不再Rollover,美債將失去一個大買家,屆時債息將會再度衝高。

然而,參考3月30日本報「沿圖論勢」〈觸發樓市轉勢重要外在因素〉一文指出,從歷年美國3個月期票據息率和「貨幣基礎與GDP比率」可見,目前有關比率皆處於異常偏低水平,由此推算,假設美國GDP及其他市場因素不變,即使美國貨幣基礎由現水平收縮三分之一,對推高債息的壓力依然十分有限。

另一方面,截至上周二(4月4日)止,非商業投資者所持美國10年期債券期貨淨倉合約數目,由2月28日的負40萬張,持續回升至負5.58萬張,且創2016年11月29日以來最高水平。細看其中,短倉數目實際上已由2月28日的88.18萬張,大減至66.94萬張,而同期長倉則增加14.2萬張【圖】。倉位逐步逆轉,意味大戶看淡美債的程度已不如過去3個月般高漲。

總括而言,即使聯儲局如期縮表和縮減貨幣基礎,從歷年數據來看,對推升美債孳息的實際影響可能微乎其微,反而對香港的衝擊可能更大,事關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本港貨幣基礎已累積飆升4.1倍。

若撇除人民幣在2015年「8.11」滙改的影響,本港貨幣基礎至2015年底期間亦累漲約3.4倍,資金泛濫造成樓市等資產價格出現泡沫。故此相比美債息口變化,美國收緊貨幣政策對包括本港在內的新興市場資金流、樓價與股市等後續反應,更應是投資者需要關注的地方。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