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19日

劉偉霖 藝文評論

巴哈的鎖匙

同樣是法國五月的聯辦節目,小交於6月頭請來大提琴家Jean-Guihen Queyras演出2場,6月8日的是無伴奏曲目,6月10日和小交合作2首協奏曲,由Clemens Schuldt指揮。

無伴奏獨奏會的曲目是巴哈第一至第三組曲,伴以數首現代短曲。雖然巴哈無伴奏是大提琴家的隨身「兵器」,但今年這套曲目對Queyras有特別意義。他暑假將和編舞家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合作,Queyras每場都會演奏全部6首組曲,而每首組曲都會有一位舞者獨舞,De Keersmaeker亦會親自跳一首。

Queyras在香港演奏的第一及第二組曲,分別以Ivan Fedele及Jonathan Harvey為他寫的短曲作為巴哈的「前奏」,換言之它們都是前奏的前奏,因為巴哈這些組曲的第一樂章都叫「前奏曲」。Ivan Fedele的作品叫《彩虹》(Arc-en-ciel),特色是採用泛音的2種形態,一是overtone series(由於牽涉物理或聲學的概念,此處不談),另一種是又名「笛音」的高音。這首樂曲雖然只得兩三分鐘,但和巴哈的關係在第一組曲的前奏曲可見,因Fedele的泛音音階呼應了巴哈的琶音。用Queyras的話(他在奏完《第一組曲》後向觀眾解畫),Fedele用他的作品去呼應這個像河流起伏的巴哈前奏曲。

相同舞曲 感覺不同

原來Queyras邀請了6位作曲家,各自就巴哈組曲編寫一首短的樂曲。筆者聽完全場,感覺這些新曲非但不是勉強用前衞配搭經典,反而是對Queyras如何演繹巴哈6首組曲的6條鎖匙(即使這晚只得3條),新曲的特質仿似預示了Queyras會如何演繹緊接的巴哈組曲。如果「河流」太抽象,筆者試用「綿延」及「連奏」概括Queyras在第一組曲的重心。第二組曲的「前衞前奏」是Harvey《前迴音》(Pre-Echo),大提琴從低音跑上高音,又跑落低音;有用盡一弓的長音,又有不少陰森的顫音。巴哈第二組曲是6首中較黑暗的一首,這點很多大提琴家都拉得出,不過Queyras似要將高音及低音的反差,以及長音及短音的反差再突出一點。

還記得去年布魯塞爾恐襲當天,於柏林聽馬友友拉的全套巴哈,6首組曲一氣呵成,有很強的統一感覺。Queyras卻是強調6首組曲的不同,即使第四樂章都是薩拉班舞曲,第一組曲的聽來會滑一點、第二組曲的特別灰暗,而第三組曲則較光明。這種舞曲相同但不同感覺的演繹,亦出現在第六樂章的吉格舞曲。

第三組曲的開場曲是Kurtag的作品,但不是為Queyras所作。這些短曲都有一些民族歌曲的感覺,某些音程特別「和」。Queyras在緊接的巴哈,除了其他人都奏得出的陽光,也加強了這種像fiddle的和音感覺。遺憾就是不能聽其餘3首組曲,Queyras和De Keersmaeker的合作,先在8月於德國魯爾區藝術三年展揭幕,再於歐洲巡演,希望會有一天來到香港。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