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5月18日

占飛 忽然文化

笑的文化

常言道: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文化亦是一樣,雖然在全球化時代,不同文化的人交往頻繁,互相影響,已經變得愈來愈同一化:吃同樣的快餐、穿着同一潮流的時裝、駕駛同樣的汽車、應用同樣的「繪文字」……然而,一些傳統文化遺留下來的習慣,始終不易一下子改變。

以笑為例:奧嘉卡姍(Olga Khazan)父母都是俄羅斯人,她卻在美國出生、長大。小時候,她十分困惑:為什麼美國人這樣愛笑?拍照時例牌要說cheese和咧齒而笑。在俄羅斯長大的父母,卻總是一臉木訥。在《大西洋》5月號的文章中,奧嘉引述2015年一項研究指出,這是因為美國是個「多樣性」國家,居住了83個不同國家或民族的移民,人與人之間要減少摩擦,便經常對陌生人微笑示好。

瑞士是很難移民的國家,瑞士人遂較不苟言笑。日本人雖然很有禮貌,但也是「多樣性」極低的國家,故而也不會像美國人般隨隨便便對陌生人微笑。話雖如此,大不列顛帝國曾經殖民地遍天下,在倫敦,來自前殖民地的民族極多,何以英國人絕不愛笑?

不敢隨便笑

可見,是否愛笑、易笑,也是各如其面,視乎該國文化是否好客,和笑表示什麼。占飛沒有詳細數據,只憑直覺猜想,大多數國家的人都和美國人剛剛相反,對陌生人的微笑抱有戒心。微笑代表獻殷勤,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呀!

俄羅斯有諺語云:「無事大笑,蠢人所為。」輕皺眉頭才是俄羅斯人的DNA,德國人則是木訥嚴肅。女性對德國男人微笑,他會以為你是「挑逗」(Flirt)他哩!波蘭心理學家Kuba Krys指出,在東歐國家,笑面迎人會被視為笨蛋、儍瓜、奸狡或有不軌企圖(例如想騙你錢)。政治環境愈是動盪不穩,要笑也笑不出。社會愈貪腐,呃騙盛行,人與人之間充滿戒心,自然不信任陌生人向你笑。此外,凡是層級分明(Hierarchical)、上下尊卑嚴格劃分的社會,人也不易也不敢隨便笑。日本人、韓國人乃至中國人,都不會隨隨便便對人笑。韓國有句話:「笑容可掬的,不是真正的男子漢。」你有幾何看見中國的領導人公開場合眉開眼笑呢?

美國人愛笑,乃是例外,不是常規。常規是,大多數文化都不鼓勵/提倡對陌生人笑。此所以:無論宣傳什麼物品,由奶粉、時裝、珠寶、飲品到房屋,大多數廣告都會拍老人、俊男、美女、嬰孩笑容可掬。政治宣傳亦如是,政客要討好市民,不可能繃着臉,而要笑面迎人。無他,人們日常生活中很少見到真心的笑容,於是愛看人笑。笑,便得以用來推銷商品。可是,這可能形成惡性循環:笑愈商品化便愈假、愈cheap,人們對笑愈有戒心。不得人心的政客,愈是笑容可掬,便愈乞人憎。奉勸民望低的官員,無謂硬擠笑容,倒不如一臉嚴肅。

達爾文錯了

如此說來,達爾文錯了。1872年,達爾文在《人類與動物的表情》(The Expression of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一書中指出,笑是生物的(Biological),不是文化的,是以人開心時會笑,而不會皺眉扁嘴──但極度快樂時會哭泣。失明人從沒看過人笑,他們快樂時都笑。如果笑是文化的,那在不同文化應有不同的意思:可是,此世上沒有文化教人傷心悲痛時大笑呀!這便是面部表情的「普世假設」(Universality Hypothesis),達爾文認為,人人都具備的6種基本情緒:喜、怒、驚、懼、愛、厭惡的面部表情,都是普世的,人人相同,因這是生物的。

二十世紀初,許多研究和調查都支持達爾文。可惜,這些調查的對象,限於歐洲和南北美洲的民族。愈來愈多新的研究顯示:人如何表露情緒,文化的影響遠大於生物遺傳。在不同文化,面部表情有不同的意思。2016年發表的2篇論文指出,巴布亞新畿內亞的特羅布里恩群島人(Trobrianders),看見人皺起眉頭、睜大雙眼、O嘴
的面部表情,視之為憤怒和具威脅意味。現代人卻大多視之為恐懼。

縱使達爾文錯了,但經濟愈來愈全球化,文化亦愈來愈同一化,終有一日,人類的面部表情亦會普世化。不然,人工智能的電腦怎能鑑貌辨色呢?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