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21日

葉輝 生命通識

石堤與軍營見證滄桑

話說大角咀原本確實有一角咀,大概就在今日的利得街與福澤街一帶,早在填海之前,利得街至界限街(乃至彌敦道之旺角路段),此一帶其時為淺灘,與芒角咀(今旺角)遙遙相對,由是形成一個小海灣,灣旁就是福全鄉了,據史料所記載,於十九世紀中期,福全鄉就設有中國海關碼頭。

及至二戰期間,大角咀近船塢一帶遭受日軍空襲破壞,從1945年11月的空中拍攝的老照片中,或可窺見其時的破壞情況,亦可窺見二戰前大角咀的面貌;福全鄉早已不復存在了,昔日地圖猶可顯示其位置,就在今日的詩歌舞街一帶,其時尚未有房屋發展,船塢及油庫則猶在,而大角咀道僅有中間一段。

大同新邨背後的旺堤街,昔日乃大角咀之海旁,然而,城市發展乃硬道理,隨着西九龍大規模填海,此一帶早就已面目全非了,遂演變為內陸街道,其外圍已經與深旺道平行了;此所謂滄海桑田,真教老香港感慨良多。

比如說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落成的富多來新村,其時南面仍為海旁,第一期的向南單位,與油麻地避風塘僅有一街之隔,在此可眺望渡船角、尖沙咀海運大廈以及維多利亞港景色,第二期則位於晏架街、櫸樹街等大角咀內街,較為接近街市、工業大廈以及一些舊式住宅大廈;鄰近就建有大角咀碼頭,可乘搭渡海小輪往返中環。

及至近年,大角咀仍是散步的好去處,散步至填海區,或可經過奧海城,就在奧海城外往西遠望,但見一處高架的天橋阻擋前路,那就只好左穿右插,終於走到海邊一處住宅區(其後才知道那是維港灣),輾轉間再橫過馬路,那才終於就散步到盡頭了,於此一陣海水味撲面而來,於是就沿着海邊繼續散步,那時正值傍晚時分,如不用趕急,或可觀賞日落美景。

就在觀看日落美是之時,忽然有此發現:就在海邊轉彎之處,但見一條延伸至海中的石砌長堤,於是就再走近看箇究竟,原來此一石堤由大石所堆砌而成,石堤上有人,卻無路可入,只好跨過海邊鐵網,終於就散步至石堤的末端,就在夕陽之下,四處俱染上一片紅,環顧周遭的城市建築,恍如置身孤島之中。

又有一次,散步至深水埗公園,此一公園的前身為殖民時期的深水埗軍營,建於1927年,隨後在三年零八個月的香港淪陷時期,軍營被改建成日本皇軍收容戰俘的集中營;現今在公園靠近欽州街布疋市場,俗稱「棚仔」,就在一座中電機房外的馬路旁,猶保存三塊標示着「軍部地界」的界石。

話說在1941年12月8日,啟德機場被空襲後,日軍從深圳河跨境而至,由英聯邦地區軍隊組成的抗日聯軍,在兵力懸殊及毫無支援之下,奮力抵抗,最終在苦戰十八日後,及至聖誕日,其時港督楊慕琦(Mark Young)無奈之下只好宣布投降;大批外籍軍人遭日軍俘虜,全被關進集中營內。

深水埗軍營由是變成關押英國及加拿大籍戰俘的地方,恍如人間地獄,由於淪陷時期,白米短缺,營內戰俘僅能每隔數天,分食由日軍從木頭車卸下的蘿蔔及青菜,其後更僅獲分配花草樹根以充飢。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