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8日

潘天惠 訪談錄

良渚文化專家王寧遠 揭開華夏最早文明原

生命和文明的起源是人類無止境探求的命題,上周《自然》期刊公布,科學家在加拿大發現43億年前的微生物化石,把地球生命的起始點足足推前3億年。科學家挖出真相,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見怪不怪,正如出土80年的良渚古城遺址,告訴我們華夏文明逾5000年,但出現1000年後離奇消失。

「這是一個宗教狂熱的國度,有發達的農業生產,建築水平極高,建設了國家的雛形,但經過30年的開發和研究,我們大概只了解當中的20%而已。」深入核心內圍的王寧遠,以浙江省文物考古所研究館員身份,與我們分享良渚文化(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2000年)的奧秘。

1936年中華民國時期,浙江省杭州市發現良渚古城,地點分布在長江下游的太湖地區,面積約33.8萬平方公里,被視為華夏文化在新石器時期的重要文明起點,出土的玉器種類繁多,手工細緻,包括璧、琮、鉞、璜、冠、玉鐲、玉管、玉珠、玉墜等,那時金屬工具尚未面世,硬度卻達到摩氏6.5度至7度,令人嘆為觀止。

「幾十年前,我們認為中華文明只有4000年,之後向前推到5000年,隨着良渚文明的出現,再向前推進300多年,所謂文明,就是形容當時已進入了國家的形態。」人稱王老師的王寧遠,自1990年投身考古工作,2000年正式專注研究良渚文化,由核心外圍走進內圍,只要談起考古便眉飛色舞,滔滔不絕。

江南生活模式

當時良渚人階級分明,皇族住在城中心,有人做工匠,有人做紡織,郊區的農民提供糧食。「抗日戰爭前一年,當時已有人發現良渚的文物,但寫完書後就在戰爭中去世,國民政府被日本打得落花流水,為了在歷史上找回一點滿足感,千辛萬苦派人把手稿由溫州帶到上海出版成書。然而,當時挖出來的東西主要來自郊區,技術含量低,沒引起多少人注意,直至39年前才出現大突破。」

1986年是中國政府加大力度研究良渚文化的轉捩點,原因是在反山遺址掘出11座大型墓穴,有陶器、石器、象牙等1200多件文物,歷史價值極高,2007年考古學家再發現以宮殿為中心的城牆,確立良渚文明,至2012年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計劃來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產。「5000年前中國的文明地區各自發展,互不相干,唯一肯定的是東南部,即今日的上海、江蘇、浙江一帶已進入國家形態。有別其他文化,良渚文化是5000年長河的轉折點,而那個古城就是國家首都,約3平方公里,是次展覽名為江南晨曦是相當貼切的。」「江南晨曦──浙江省博物館良渚文化展」(即日至5月31日,茶具文物館)合共展出118組良渚文化展品。

「由良渚文化開始,農業率先踏入了犁耕時代,紛紛種植水稻,放棄原來的採摘經濟。理論上,採摘比農業省力,人類不會自討苦吃,自願選擇費力一點的生活模式,一定存在重要的客觀原因,可能是同氣候、人口有關。」王寧遠強調良渚時代所種的水稻,與一萬年前人類過冬時儲糧的模式截然不同,而且製造農耕專用工具,印證當時呈現大規模耕作。

江南是中國最富庶的地方,同時是脆弱的地方,因海拔太低,易被洪水淹沒。「良渚人懂得把泥土堆高,防止水患,並在去年發現他們在水邊建立龐大的水利系統,也是中國最早的水利系統,阻擋山上的洪水淹浸圍城。良渚人後來在住房、交通、水利、葬禮等各方面,慢慢成就了今日的江南生活模式,奠定了人與自然的關係。」

平均壽命三十

自古至今,一個國家要妥妥貼貼地管治人民,鞏固政權,必須從人心入手,良渚國度被王寧遠形容為宗教狂熱,最簡單可從玉文化說起。「玉的主要功能不是裝飾,而是同宗教有關,和氏璧價值連城,曾經一塊玉可以換幾個城,而璧就是由良渚人發明,此後對中華文化影響無遠弗屆。」

「雖然斧頭在當時是武器,殺野獸打敵人,但由玉製成的斧頭就是皇權的象徵,舉起玉斧頭的就是皇,皇字上面是由斧頭的形狀演變而來。」當時良渚人分為5至9個等級,頭上羽毛愈多,等級愈高,一等就是皇族。「玉琮上面刻了人獸面紋,那就是太陽神,我們一定要從稜角去看,就會看到兩張臉,那是良渚文明統一的神。」

「人們要製作一個玉琮很費工夫,既缺乏工具,又要尋找材料,推算良渚人平均活到30歲,一個人由掌握技術到製作一件完成品,可能要花幾年,那麼一個人一輩子只能完成幾件大型玉琮!」王寧遠分析當時的社會着重效率,但人民在禮教枷鎖下性格變得拘謹。「反映當時社會不惜把最重要資源投放到宗教,不計成本,犧牲巨大的勞動力,可見宗教的地位何等重要。」

所有文明都有到期日,良渚文明與古埃及、瑪雅文明一樣浪費過度人力物力在宗教上,最終也避不了被淘汰的厄運。大約出現了1000年左右,良渚人突然消失,至今仍是一大謎團,傳說同蚩尤有關,尤其是兩者走向衰亡的時間相當吻合。蚩尤與黃帝大戰三日三夜而戰敗,也導致良渚人被滅種,可是,這說法被王寧遠駁斥。

「他們被毀滅和屠殺的機會不大,我們相信是綜合原因,主要是環境因素,相信是洪水湧進來,加上附近的水源不能飲用,迫於無奈之下遷徙到別處,當然我們也不排除是宗教和政治原因。」目前發現的良渚符號超過700個,王寧遠苦笑道:「我們無法確定是否文字,但跟甲骨文相距甚遠,如果將來破解到那些符號,便有助我們進一步了解他們消失的原因。」

一般人對良渚文化了解不多,對考古的認識也非常有限,王寧遠不諱言:「外人從電影了解考古,必然是天馬行空,看多了《盜墓者羅拉》,以為考古學家每天都危機四伏,每走一步都可能誤中機關,其實今天做這個行業,基本上沒什麼危險。」

「現代科技愈趨發達,我們進行勘探工程前,也會先看人造衞星圖片,看得一清二楚,鎖定位置才動手,而不再是盲目地挖……嗯,唯一例外是地盤已開始施工,那一定存在風險。」他拍拍心口說:「舉例說,我們在良渚挖出水道,便會拿泥土去做元素分析,看看它是哪裏來,因此,現代考古是一門綜合科學,考古學家更像整合者,單憑我們是解決不了問題,我們只是負責還原原貌。」

發現隋煬帝墓

很多人以為考古學家要與世隔絕,王寧遠笑說:「前輩做考古的確艱辛得多,一個月只能回家一次,主要是交通不便、通訊不發達,而當你長期離開城市,可能會跟社會脫節,他們試過住在牛棚、寺廟,但現代的農村都建了別墅,比住在城市更寬敞。我就可以每天回家,來回就30多分鐘。」

考古就是活在現代與古代之間,理性與感性缺一不可。「最感動的經歷是在江蘇偶然發現隋煬帝墓。叱吒風雲的人物死後變成一堆灰,他就在你面前,其他人只能在博物館看到,但你有機會感受到歷史的溫度,霎時感動,淚在眼眶,上來的一刻突然很想擁抱一下老婆,說不出是什麼原因。」

在中國修畢考古課程,國家通常根據出生地來安排工作,王寧遠生於浙江,故被派駐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那裏約有30人,能進入良渚遺址的僅四五個,他是其一。「80年的研究,對良渚文化的了解不足20%,我們想知的東西還有很多,目前我最想知道當時的社會組織關係,皇帝如何控制官僚,官僚如何管治人民。」當你真正打開歷史之門,才感受到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世界之壯闊,人類之渺小。

 

 

王寧遠小檔案

出生年份:1968

出生地點:浙江省遂昌縣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女

學歷: 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本科畢業

職業: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嗜好:上網

人生格言:知足常樂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