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2日

吳雄 訪談錄

克服家破與頑疾 社工余穎妍教學生抗逆

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人生像天氣般難測。女社工余穎妍(Suki)八九歲父母離異,家庭破碎童年糾結;16歲紅斑狼瘡病發,留下腦癇後遺症,大學生涯備受困擾……她坦言人生難以預計,最重要是自己條路自己揀,無怨無悔。

不過,不少香港家長卻自比諸葛亮,能準確預測孩子的人生路,一路為對方遮風擋雨。Suki耳聞學童動輒輕生悲劇,希望家長們能及時放手,讓孩子過一個正常的童年,做完功課可以玩,而不是朝八晚十,返學、補習、學琴、學畫畫、學法文……年中無休,還要吃「聰明藥」。

Suki在九龍灣安置區出生,3歲多搬到將軍澳公屋,一家五口找到了安樂窩,卻失去了家庭樂,父母在她八九歲時離婚。「當時爸爸包二奶,媽媽幾乎崩潰,攬住我和妹妹、弟弟哭。我作為大家姐,想捍衞這個家,卻又無能為力,惟有憎恨這個家的破壞者。」Suki淡淡地說。

她長年以「嗰個人」稱呼爸爸,也不願意跟他溝通,勉強相見也要化身包公,嫉「惡」如仇。「他的背叛破壞了完整的家,弟弟也有同樣想法,妹妹則毫不在乎。」這個大家姐很生性,也夠獨立,家務3人分工,一個買菜,一個洗衣服,一個拖地,學業成績也出色。

媽媽要上班,對子女採取放任政策,往往不是壞事。「小學報中一,德望學校取錄我,參觀完校園,校服也試穿了,我忽然覺得那裏像城堡,我卻只是灰姑娘。學校離家又遠,車費、午飯都要錢,我們窮得幾乎要領綜援,覺得學校跟我不是同一個世界。」Suki笑哈哈地說。

記者直替她可惜,好好的名校也不去!「小學老師到現在還在說我,跟你剛才反應一樣:『做咩唔去啊!』全將軍澳只收兩個位!」她拒絕德望,卻去考樓下的區內唯一英中——迦密主恩中學。「老師面試時也問緣由,以為我會讚學校,我卻說:『因為近囉!』他呆了幾秒才問其他問題。」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主意,「記得收到電話說考試,我就下樓去應考,幾乎穿拖鞋,哈哈!媽媽什麼都讓我們選,覺得自己走自己的路,將來就不會後悔。我的性格也是這樣,不需要別人幫我決定任何事!」這就是困境下激發出來的體內小宇宙,不是收錢的什麼什麼班能比。

經常「發呆」跌筷子

小學家庭破碎打擊心靈,中四時患上紅斑狼瘡症,上蒼一再考驗Suki。「每學年都四五次住院,16歲考完A-Level等JUPAS期間突然大病發,醫生說或與備考壓力大有關,一放鬆就來襲。」那次發病有腦癇的後遺症,但醫生卻沒有及時跟進檢查,導致她經常「發呆」或跌筷子、文具等。

她一直以入大學為目標,希望找份安穩的工作,但病情卻令她少了很多選擇。「曬太陽、壓力大的都不能做,只能做室內工作;穩定的工作不外乎專業工作,那我除教書就剩下社工了,連體育老師也做不了。」她當年認真思考自己的前程,把不能做的職業一一刪除,結果所剩無幾。

這樣的過程是痛苦的,但Suki樂天的性格發揮作用,「我從小就沒有『我的志 願』,我不是那種做不到理想工作,就一輩子不開心的人……我是一個樂天的人。」是遭遇太多不幸令她豁達,還是天性開朗助她度過不幸?也許連她自己也沒答案。

最後,她入了香港大學的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大學生活理應多姿多采,但Suki卻只能用空白來形容,「大學生都忙着上莊啊,精采得不得了,可是我卻幾乎沒有任何記憶,幾近空白……真的!」她似乎搜索了一下記憶碎片,卻拼湊不出完整的彩色大學圖片,過10秒後肯定地再說一次:「真的沒有……」

讀社工解開心結

那當然是腦癇症在搗蛋,同學大概也不太樂意跟一個突然整個人會「定格」的同學一起,「我當時說話也不清楚,知道自己在跟別人說話,卻說不出自己想說的。」她還示範當時口齒不清的苦況。然而,大學生涯卻也解開這輩子最大的心結——她與「嗰個人」的仇恨!

「當時有lecturer教我們放開自己,如果連社工自己都做不到,根本就幫不到其他人。我開始自我反省,漸漸心結就開了。他其實除了那件事,也沒對我們不好。而且憎一個人很痛苦,你要學會愛錫自己,不要去憎恨任何人。到現在,我們的關係還沒去到父女的地步,就像舅父一樣的親戚。」Suki舉重若輕地說。

記者經常聽着就無語,她或者分享得太多,已不帶一絲不快了。到她出來擔任社工,腦癇症問題仍在,「我實在忍不住去找醫生,說我這樣子怎麼去上班?不要再說這個病就是這樣。他沒辦法才幫我做磁力共振,結果發現紅斑狼瘡有後遺症,後來才才開始吃藥。這一兩年我已經不跌筷子,同事們也看到我明顯進步。」發呆的日子足足困擾她7年!

一般人說人生可以侃侃而談,什麼追夢、實踐理想,高談闊論得飛上太空。但對Suki而言,人生並非如此。「你問我的人生是什麼,我的答案是:難以預計的。我們都希望人生是一帆風順的,老師、父母從小到大都這樣教我們:一路讀好書,長大可以做空姐、醫生,只要肯努力,就能達成夢想。」人生怎會是直的百米泰坦跑道?

她繼續說:「我自己當年也這樣覺得,彷彿看得見自己的人生路。但16歲就發生預想不到的事情,發覺一些與別不同的事情發生,會影響你接住發生的事,人生早已不是你當初預想的那樣。」記者聽到這更無言以對,很多家長為孩子預設人生路,是多麼可笑、無知,如果我們那麼厲害,香港早該是世上最快樂的城市。

只望平凡過餘生

記者問她如果可以在崎嶇的一生剔走一樣東西,她會選擇哪樣?原先估計她會說父母離婚。她卻說:「當然是沒有患病啦!有病令我與別人不同,失去很多應有的選擇;不過,那個病也令我接受你訪問、寫書、與學生分享。但我不會說這些是病幫了我,畢竟一個健康的人,不會想過這樣的人生。」

她對未來也沒有計劃,「我只希望平平凡凡一路走下去,以前已經夠跌宕了,所以未來的話,平平凡凡就OK啦!不要再突然發生什麼事情,好像什麼心臟病啦!」記者說上蒼已經給她夠多苦難,不會再淘氣整蠱她了,「希望啦!」Suki樂觀地說。她整個訪問沒嘆一口氣,沒唉過一聲。

說完沉重的話題,我們說些輕鬆的。Suki也有少女十五二十時,也有懵懵懂懂的歲月。「我當時的偶像是陳冠希,哈哈!……小時候都喜歡沒內涵的,我那年代不是喜歡他,就是謝霆鋒。」記者說:「我是四大天王的年代,所以我比你老一代。」她笑了起來。

她之前透過新鴻基地產的新閱會,參加「年輕作家創作比賽」,把經歷寫成《如果我沒有紅斑狼瘡症》並獲獎,現在四處出席講座跟學生分享自己的故事。談到接二連三的學生輕生悲劇,她不禁為畸形社會而擔憂。「現在的學生壓力太大了!不像我們以前周末放假,他們卻比平日更忙。」

香港家長應學懂放手,讓孩子選擇自己的未來。現在的社會日新月異,我們的舊思維不再是指路明燈,只要充當好同行者的角色就好。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和人生,又如何為下一代計劃人生呢?

 

 

 

余穎妍小檔案

身份:註冊社工、作家

學歷: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畢業

著作:《如果我沒有紅斑狼瘡症》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