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6月2日

劉健威 此時此刻

我不是人,所以是香港人

學生說,六四的悼念活動要「畫上句號」;激進者更罵支聯會是「鴇母龜公」。

說到底,和六四切割,是為了跟中國切割——中國無論悲劇喜劇,都與我無關。和中國切割,是為了從中突顯出「本土」身份。在這種論述中,六四和「本土」是種水火不容的對立關係。

果真如此嗎?近期讀了篇好文,卻有不同的看法:「香港締造北京民運的歷史份量不多,更多地是把一個本來談政治色變的殖民地保守社會,改變為一個道德的共同體。如果說,什麼是一種有主體性的香港共同體意識,八九六四絕對是一個關鍵的起點。這種『本土』,當時就已經出現。」「追求個體自由的卑微,在六四內疚和守喪之中,昇華為守護此自由城市的公民意識。自六四起,這個城市不可能再只是一塊殖民地。」(安徒:《先做人,再做香港人》)

按照安徒的說法,六四不僅沒有令香港人迷失於民族主義當中,恰恰相反,六四使香港人找到了自己的身份,「本土」亦萌芽於此。不知年輕一代聽不聽得入耳,恐怕很難,因為他們是用「減」的方法去界定「本土」——我不是中國人,所以是香港人;我不是世界人,所以是香港人;「減」的極致,很可能是:「我不是人,所以是香港人。」跟安徒的說法正好相反。

因為大家的思考方法很不一樣,安徒是從歷史的角度去追溯本土身份和意識的誕生;而年輕一代則拒絕面對歷史——否認香港和中國在歷史、文化、政治……的種種聯繫,主觀價值、信仰重於一切。「港獨」已成為一種新的宗教,而信仰是不可理說、不可理喻的,所以最終是「雞同鴨講」。

未來是年輕人的,上了年紀的人也許不該指手畫腳;但起碼有責任告訴他們真實歷史——六四始於「反貪腐」,但最終卻成為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促使共產陣營解體。世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孤島。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