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15日

潘天惠 非凡學子

酒店及旅遊學生 阿甘舞獅正傳

說不出何時開始,香港青年作「廢」了,不務正業、游手好閒、三分鐘熱度、好食懶做、攤大手板靠父母……還好,我們都是這樣被唱大,一竹篙打不盡一船人。

VTC的酒店及旅遊學院三年級學生甘潤紳,接受舞龍獅訓練超過10年,為人務實,彬彬有禮,實為新時代陽光暖男。「反叛期?沒經歷過。我同父母好似朋友般相處,我拍拖也會同他們說,也帶過女友見父母。」練武之人果然一身正氣,他說得理所當然。

香港地很多矛盾,青年抱怨老餅太多特權,老餅投訴青年太過頹廢。築起高牆互不理睬,只會製造更多矛盾,化解矛盾的唯一方法就是了解和對話,你會發現世界從此不一樣,感受到正義曙光的溫度。

「朋友都叫我阿甘,你叫我阿甘。」訪問當日,年僅19歲的甘潤紳按照我們要求,武裝亮相,當攝影師拍照期間,附近正好有一大班女同學經過,她們一時高聲尖叫,一時交頭接耳,令他感到難為情。「現在有些尷尬,我應該做什麼動作?」

身高1.79米的阿甘高大威猛,古銅色皮膚,不消說肯定是運動型男孩,他就讀余振強紀念中學期間已是足球、羽毛球和田徑校隊隊員。「玩舞獅可能同我爸爸有關,爸爸在梅窩長大,因村落習俗的關係,他從小就接觸舞獅,耳濡目染之下,我也喜歡上舞獅,適逢小學有興趣班可揀,於是三年班就開始學舞獅,小學畢業後正式跟隨現在的師父李潤福。」

「師父有否什麼特別的軍紀規條呢?」記者好奇地問。

阿甘想一想說:「師父知道我們話頭醒尾,也無訂立什麼規矩,但會好強調做人要有交帶,一旦師兄師弟無故缺席,便要受罰捱鬧。」

難忘比賽跌落水

拍攝完畢,我們去到餐廳進行訪問,旁人斟茶遞水,阿甘連忙說:「唔該、唔該。」練習舞獅多年,他代表所屬的龍獅團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本地及國際賽事,多得不能盡錄,到過新加坡、印尼、台灣、馬來西亞等地參賽,至今共獲得15個個人及團體獎項,包括2014粵港澳傳統醒獅精英邀請賽團體亞軍 。

「為何當初不跟爸爸學獅?」記者問。

「爸爸以前玩舞獅純粹是為了興趣,並無特別鑽研技術,而且真正入門跟師父練習,會有更多機會出外比賽。」在香港學習舞獅,十之八九也有武術根底,阿甘亦不例外,主項洪拳,曾參加過不同比賽,手下敗將包括港隊代表,最佳成績是在全港功夫群英會功夫比賽獲得第四名。

「我是負責舞獅頭,小六開始練習較高難度的跳樁,因中學沒有舞獅班,所以相約一班同學在外面學獅,一直練到今時今日,同哭同笑,日子過得好開心。」阿甘樂見曾經日漸式微的龍獅運動,重新活躍起來。「相比起自己讀小學時,現在愈來愈多小孩子學舞龍獅,也有很多小學開班,現在香港每年年尾都會舉辦全港公開賽。」

「其實,舞獅是要求堅持、耐心、專注,最難的地方就是表達喜怒哀樂,我們要掌握箇中技巧是需要長時間浸淫。」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阿甘坦言過程中必定有失手的時候,當中最難忘一次是在台灣比賽時發生,當時甚至「揚威」海外上報紙。「那一次比賽要玩水上樁,水深3米,樁高5米,我自己是第一次接觸,上去那一刻有點怯,一不小心,我們就從樁上跌了下來。」

他沒有以笑遮醜,反而氣定神閒地說下去。「整個比賽只有我們香港隊跌落水,還上了報紙,幸好,比賽容許我們換了乾淨的衣服,重新再次上樁,汲取了上次教訓,第二次我們沒有再跌落水,順利完成比賽。失望倒是沒有,畢竟這就是人生,人生必定有挫敗的經歷。」當父母學懂放手,讓孩子痛過、跌過、傷過,他們才能夠慢慢加強抗壓防壓的心理承受力。

「父母不怕你學舞獅容易受傷?」

「沒有!慶幸我未試過嚴重受傷,但手瘀腳瘀定會有,練習過後,一塊青一塊紅回家,爸媽也不會太擔心。」阿甘自言性格慢熱,跟朋友認識久了才能打開心窗,高談闊論。「小時候性格較內向,練習舞獅之後開始變得好動,說話更多,做事又有衝勁。」

視野不限於香港

與阿甘由小六開始合作的獅尾康師兄,曾因膝部嚴重受傷,暫別舞台,直至3年前才再度並肩作戰,阿甘認真補充道:「一般情況下,獅尾是要奮不顧身拯救獅頭,樁與樁之間是有一段距離,當我們進行飛躍動作,怕有失誤和出意外的話,獅尾必須把獅頭拋向軟墊,反而導致自己更容易受傷,簡單來說,獅尾就要有心理準備『硬食』。」

今時今日,阿甘仍然保持每周練習3日,每次由晚上6時舞到9時,比賽前會增加練習量。「可能自己做事有交帶,父母那麼多年來也知道我能夠好好分配時間,從沒嘮叨。」快樂是我們做每件事的動力來源,他笑言:「放棄?真是一刻都沒想過,我們一班人好熱鬧、好熟落,平日又會相約出外聯誼,私底下感情好好。」

要把獅子舞出霸氣,擺出大吃四方的架勢,舞者本身須具備男兒志在四方的氣概,阿甘笑言舞獅頭舞出了人生志向。「因為舞獅比賽常常去外地,住過很多一流酒店,看到美輪美奐的設施,員工又享受工作,希望自己也成為一分子,所以入讀了VTC之酒店及旅遊學院,現時就讀的酒店營運文憑,尚有半年畢業。」

「父母好支持我的選擇,他們一早知道我有興趣在酒店方面發展,加上來到這兒之後,他們發覺我更懂得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交際應酬的信心也大了,又放心,又開心。」

本港經濟轉差,服務行業首當其衝,阿甘會覺得前景悲觀嗎?

「我就沒有,因為出外比賽的關係,我常常有機會去到不同地方,開闊眼界,見識不同文化,你知道世界很大,做酒店這一行,毋須把視野局限於香港。」他以輕鬆口吻說。

阿甘是家中獨子,特愛刺激活動,除了舞獅之外,也玩BMX單車。「我喜歡挑戰自己,爸爸在鄉村長大,見怪不怪。」輿論常常一刀切把兩代人的關係形容得水火不容,以矛攻盾,他卻顯得不以為然。「我同父母好似朋友般相處,拍拖也會同他們談,女友已見過面,而且父母有時間也會抽空來看比賽,捧捧場,反而我同爸爸會分享一些出外比賽的體驗,多過技術交流。」

別以為港青對待感情好兒戲, 阿甘在酒店及旅遊學院邂逅女友,相戀超過兩年,而女友亦比他早一步投身社會大學,難得他輕鬆開玩笑:「哈哈,我不知道她喜歡我什麼,喜歡我夠高?最初她不知道我打功夫和玩舞獅,肯定不是這兩樣事情喜歡我。我們未計劃過結婚,但一定會結婚。」

你不會在阿甘身上看到人們標籤的典型港青,他相信天道酬勤,相信成功不能一步登天,自言:「我會把龍獅精神放到人生,工作勤力,不怕吃苦,寓工作於娛樂。」

「缺點……」苦思良久,他答不出來,只得說:「缺點?好像沒有。」坦白不做作的阿甘,不只擁有一身好本領,還具有武者的坦蕩與憨直。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