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6日

梁家權 食家講場

魚蓉燒賣澳門故事

一連兩天來到營地街市附近的高尾街,何開記都拉上鐵閘,復活節假期赴澳門度假,注定要帶着遺憾返香港。一位叔台見我摸門釘,好心提點:「搬了,新舖在澳督府後面。」他非常熱心,還引領我出新馬路指示方向,說起來人情味更堪回味。

吃何開記少說也有十幾廿年,每次來濠江吃喝玩樂,詐詐諦諦都找個藉口來此吃魚蓉燒賣和白糖糕。有時以為胃納大一點,會多吃一碗白粥,以及吃一碟在香港失傳的甜腸粉。

我吃街邊大的,從小到今吃過不少白糖糕,此家出品絕對是上乘之作。至於魚蓉燒賣,容我誇張點說,或許是港澳地區首屈一指之選,當年吃過第一粒何開記的魚蓉燒賣後,從此不願意把本地眾多食店味道和顏色假到離譜的所謂燒賣塞入口。

終於在澳督府後面的風順堂街找到何開記,多嘴與老闆一家搭訕,才知道又是牽涉一盤家族小生意在時代巨輪轉動中的矛盾。一切由當家的年邁母親在前年去世開始說起。

何開記經營至今歷四代,第二代老人家守住上一代的基業,與兩個兒子落手落腳,大佬做魚蓉燒賣最出色,細佬主打白糖糕。

不做白糖糕了

母親去世後,有人眼見澳門賭業興旺,內地客塞爆大街小巷,經營小食不如趁市旺將舖位賣出大賺一筆,可是卻碰巧內地客這時驟減,澳門陷入寒冬, 賣舖大計並不如意。兄長想繼續經營祖業,惟弟弟另有打算,兼且老店仍待價而沽,兄長惟有另覓新舖,與太太及兒子胼手胝足再打天下。澳門回歸16年,這類故事不少。

作為為食過客,說唏噓是自作多情,但始終有點遺憾。來到新店,看到老大仍老老實實的做魚蓉燒賣,幸好風味依然,至於蘿蔔糕和芋頭糕、腸粉和甜腸粉、白粥和炒麵,也照樣供應。

遍尋店子的每個角落,卻看不到白糖糕的蹤影,仔細查看食物單,沒有白糖糕這一項。老闆說:「不做白糖糕啦。」

你懂的。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