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6年3月23日

劉健威 此時此刻

大部分人跑了

上海回港,即與「長毛」梁國雄相遇,「隊酒」話舊。

說起來,和長毛亦是「校友」——他於一九七三年在金文泰畢業,是「真金」;我雖沒念過中學,但以自修生身份會考後進金文泰讀了一年預科,算是「鍍金」。今年,是金文泰九十周年校慶。

最令人唏噓的是,長毛那一屆同班同學,有三分之二早已移民外國。長毛道:「怪不得現在年輕一代要港獨啦……」

金文泰在長毛就學那個年代是地位最高的中文中學,能在此校上學和畢業,端無疑義,是屬社會精英;而這許多優秀人才捨港而去,是社會的多大損失?

移民,是香港很普遍的現象,但似乎很少人對香港人移民問題作深入研究。我也很想知道,長毛那一屆同學,是在哪個移民潮離開的?又有多少個是第二次移民?要是有人就此個案作深入調查,一定有助於大家對這城市多所了解。

香港社會撕裂、爭拗不絕,中央以無形之手加強了對香港的控制,民主毫無進程……這都會加速人才外流;移民, 是現在進行式,而非歷史名詞。

每天起碼有一百五十人移民香港,另一方面,又有不知數目的人從香港移民外國——因為他們遠走他方,但大多保留香港市民身份,雙重國籍,故很難界定他們是在「移民」。但值得深思的是,每天進來的是什麼人才?離去的又是什麼人才?是劣幣驅走良幣還是良幣驅走劣幣?香港社會是在良質化抑或劣質化?我不是種族主義者,極端厭惡種族歧視,這裏更沒有製造中港人民對立的意思;想說的是,任何一個關心香港的人或人口政策制訂者都要正對這些問題,因為人才是社會最重要的資源——如何保留優秀人才、吸納優秀人才,長遠而言,是一個社會成敗的關鍵。

所以長毛同學三分之二移民,是個觸目驚心的數字,當權者不能視之不見。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