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11日

胡鳳意 校長訪談

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
好學校長傳揚學習真趣味

問及現今世代的莘莘學子學習所為何事,大都回答「找份好工」、「賺更多錢」、「將來可以安定地生活下去」,讀好書就有好工好生活,聽起來就如童話中公主與王子的故事,結婚後就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但如此學習,難免功利。

「學習其實很有趣味,我很希望我的學生明白這道理。」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的柳子權校長接受訪問時,不時分享自己習得的新知識,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示範了「古之學者為己」的學習真諦。

訪問一開始,柳校長就遞給記者事先準備好的個人檔案,記者發現俄羅斯名家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被他視作「喜愛書籍」。

涉獵這位以深入描寫人性、宗教及哲學而著名的作家作品的人,想必對閱讀有一定追求,柳校長也直言:「我很喜歡閱讀!小學開始已很喜歡閱讀,因為屋企窮,住廉租屋,而全香港只有一個地方有冷氣:圖書館,所以我經常去圖書館借書,培養出閱讀習慣。什麼類型的書都愛讀,這個習慣來到今天依然未停過。」

鼓勵學生看《三國》

喜歡與學生接觸的柳校長亦愛鼓勵同學看書。「我經常鼓勵學生們讀的第一本經典,是文言版的《三國演義》。因為他們經常玩三國,但從來無讀過原著!」讀過原著,才會知道作者的編排精密。「例如三英戰呂布,兩頁已描述完。學生會發現當中布局、文筆,好睇過漫畫!漫畫總有些位置畫不出來,他們就會開始知道知識、讀書很過癮。」

柳校長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太功利, 經常與學生討論讀書的原因。讀書當然不只為入大學搵好工,因為大家也明白現在入了大學都未必找到好工,有好工又未必賺到錢!「隨時你不入大學找到份工仲可以賺多點──那為什麼要入大學?因為,有些事物,你不認識的話這一世就很可惜,這個世界有很多事物相當精采,你見過,就會覺得唔識嘅話會唔甘心!」

問及柳校長最近涉獵的新事物,他就問:「你有聽過Bionics嗎?」仿生學,是解構生物結構與功能原理,研製出新機械及技術,近年最火熱的討論層面是應用於截肢病人身上。「現在假腳假手的發展很amazing!你能否想像套上假腳後,它會跟隨你腦部的想法活動?完全不需要搭電線上頭,可能兩年左右就來到香港了。」

「學習應該有趣味這句說話,於我來說是對的,但與坊間正在討論的有點不同」。坊間所謂的「趣味」,多指學習要不辛苦,又或者是學習過程中老師要做大量工夫令學生高興。「我自己的想法是,當你見到知識本身的美、精采時,知識就會自然吸引你。但你要見到這個面向,無人說過不辛苦。」柳校長以數學為例,表示數理能力要有一定程度,才可以讚嘆數學的美。同時,因八十年代末對電腦老師的需求,柳校長當年亦修讀了電腦碩士課程。

「當時有一科是A.I.人工智能,這科很難,要背大量方程式,背到想死!但考試後覺得好精采,覺得前人很厲害,怎麼可以想得這麼精密!幸好選了這科來讀,否則就不知道人的思考可以到如此程度。」所以,要獲得知識的美,不代表學生們不需要經歷「捱」這個過程,學校仍會幫忙學生操練,準備DSE。

「我雖然不是個很功利的校長,但也不代表我不理成績,哈哈!」柳校長指,自己的學生不論能力強與弱,都想有好成績、入到大學。「我提醒他們,知識本身很精采,但你要認識的話,不代表是別人餵給你。你不自己去『捐』那個圈,就看不到那個精采,但『捐』那個圈你會辛苦。只要興趣建立起來,你就會愈來愈願意去『捐』一些你不認識的事物。」

曾執教電腦科的經驗,亦對現時耀道中學的教學安排有影響。「學校現時推行電子學習,在政府撥款前全校已裝好Wifi及Apple TV。可能與我曾讀電腦有關,我知社會趨勢不是這麼慢,我不等它(政府),要行先。」柳校長指指他手上的智能電話說:「如果細路懂得以它來學習,它是一件非常powerful的東西!」

他以與一名對戰爭有濃厚興趣的中一學生聊天的故事為例說明。話說有次午飯時,學生忽然問校長「希臘斯巴達聯手打波斯,其實是否因為斯巴達強悍,所以才能打贏波斯?」忽然被學生詢問,以前可能要去圖書館找資料,來回數日才能解答,但當時校長回應:「現在正在食飯,你放學來找我。」然後他用手機立刻找答案。柳校長認為,正因為這些智能產品與學生日常生活不可分割,才更要堅持電子學習。

送給學生幾句話

每年,柳校長會送同學幾句話,送給中四同學的三句中,其中一句是:「機會不會主動來找你,你要主動捉住機會」,與自主學習互相呼應。現在主流學校多訓練到小朋友很被動,乖乖坐好記下老師的所有筆記,考試可能就有高分。「那些問長問短的細路可以將來才『掂』!所以課堂不能太direct teaching,觀課的話,乖乖坐好的課堂我評分不會高。」柳校長指學生主動是非常重要的,以前大方向是「老師教,學生學」,現在已非單向學習,同學主動學習就要不停下工夫準備自己。

既然學生要不停下工夫,在這種環境下亦要懂得堅持。香港教育制度太着重結果,會令學生對整個學習無興趣,只等最後的成果,同時不喜歡經歷失敗。「香港的問題是performance goal,學生怕失敗,但失敗其實永遠都會出現。」

柳校長送給中一同學的三句說話,其中一句正是:「哪些人會成功?堅持到最後的人會成功。」他以同學最愛的打機作例子,「不會有同學跟你說,如果由第一關打到最後,中途會輸的話我不打啦!那為什麼他們要繼續打機?細路全部識答『打的過程很過癮嘛』!可惜現在香港人不會覺得輸的經過很有趣。」

學生自主,除了應用在學習上,也能應用在學校兩年一次的綜合表演中。「很多學校都會做表演,但我校的特點是,當show一開始準備,所有工作都要由學生負責!」去年校慶10周年以「我們的南生圍」為題,學校安排不同科目到南生圍考察。「例如人文科做口述歷史,訪問當地老人;通識科研究元朗的發展問題等,亦會用音樂劇去整理學生的意念,做表演就是他們的強項。」

「選擇工作時我知自己一定會做的工作是接觸年輕人。我很喜歡幫助年輕人成長,不教書的話我應該會做社工。當我選擇教書,才發現教書比社工好,因為我是一個很喜歡學習的人,如果能幫助學生成為喜歡學習的人,滿足感會好大,是老師才能做到!」

成為耀道中學校長已10年,他回首當初擔任校長的困難是與學生疏遠了。「這是我最不高興的一件事,做老師可以與學生很熟,感情很好,又可以責罵他們;但當校長後不能責罵,他們會驚會喊。」

背全校學生姓名

與學生的距離遠了,滿足感小了,所以柳校長下了一個決定:背學生名字。「我把學生的姓名全背了!現在大部分學生都記得名字,這樣非常好,學生很願意與你聊天。」起初他們覺得很驚訝,會奇怪「為何校長會認得我?」但現在這已成為學校的常規,「有時他們會反問:『校長不認得你?不會吧』!」

與同學的距離短了,亦令柳校長接觸到不少故事。「曾經有位中二女生,忽然不上學,原來是家中有問題,退學大半年後,她回來找我,希望學校重新收取她做學生。」起初柳校長尚有點猶豫,因為他不清楚她在外做過什麼。原來,女學生的父母離婚前沒有任何先兆,二人亦在外各有自己家庭,女學生認為自己是多餘的,每日過得渾渾噩噩。「半年後她自己開始清醒,知道自己不可以如此下去,否則沒有將來,想回來繼續讀書。」因為不知道女同學有沒有毅力,所以柳校長當時先安排她在暑假回校上課。「現在她已經讀到中五,還會繼續讀上去!女同學過人生這一關時,她很叻,夠膽回來找學校幫忙。這亦是與學生關係好的好處,他們肯信我們會願意聽他們的故事,他們才會找學校傾訴、幫忙。」

身為校長,這些故事知道得特別多,柳校長也明白,其實大部分個案學校也無辦法有太多實際幫助,「但可以讓他們知道你願意聆聽,願意盡力幫助他們,這對學生相當重要。」

撰文:胡鳳意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