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30日

梁家權 食家講場

遇上花心蘿蔔

本報另一位飲食專欄作者班哥送來一袋沉甸甸的東西,袋口透出一股泥土氣息,原來是八個殷紅飽滿的水蘿蔔,以及十多塊小南薑。

與班哥相熟,等同結交了食神。還記得有一天開車接他上電台做節目,碰面時他遞上一隻仍然溫熱的二十四頭溏心鮑魚。

原來他之前到上環海味店找老友,對方剛炆好一煲靚鮑魚,請他即席品嘗了一隻,班哥有心,竟開口要求對方多給一隻帶來送我。當車子沿着西區海傍轉上樹影婆娑的域多利道,直驅數碼港的電台時,我口中一直咬着那隻滋味的鮑魚。

是酸也是甜

今次送的水蘿蔔和小南薑是班嫂親手種的,這份花了不少時日才有成果的心機,更顯物重情更重。

是剛挖出來的,怪不得還散發泥土味,要怎樣炮製呢?年尾是蘿蔔的造期,也正好在農曆新年前讓人做蘿蔔糕。街市已有很多比手臂還粗大的白蘿蔔,是用來做蘿蔔糕的不二之選,水蘿蔔每個僅五六吋長,辛辣味道較白蘿蔔濃烈,很少人會拿來做糕。

念頭一閃,何不醃酸蘿蔔!從未醃過蘿蔔,過去都是吃朋友做的,有的糖下得少,酸得令人眉頭大皺,有的指天椒多得過份,吃得人人伸出舌頭散走火辣,前車可鑑,到自己動手必須小心調整口味。於是買來兩樽亨氏白醋,一盒冰糖,用玻璃器皿盛起白醋煮冰糖,煮溶後放涼備用。

小時候家住旺角,山東街花園街口有一家專賣醃酸食物的店子,父親偶然會買酸芥菜、白桃、青瓜、木瓜、楊桃、蓮藕……當然少不了蘿蔔。若不是常吃酸蘿蔔,今回第一次自己親手醃便不會花工夫在刀章上。水蘿蔔刨皮後,在蘿蔔兩旁放兩支筷子才切片,手起刀落,刀鋒停在筷子上,每片蘿蔔因此不會切斷,每件都切出梭形,老人家說這樣會醃得更透。

蘿蔔切件,赫然發現其中一個是「花心蘿蔔」,現實中見過花心蘿蔔的濫情男女,真正的花心蘿蔔倒是第一次見識。用少許鹽醃一小時出水後與兩塊小南薑放入糖醋中醃一天便可以吃了。自己醃的蘿蔔,是酸也是甜。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