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15日

林艷虹 訪談錄

安東尼聖艾修伯里姪孫 用《小王子》精神幫助小孩子

一個來自B612星球的金髮小王子,本來與一朵玫瑰相伴,但玫瑰讓他痛苦,於是逃離自己的星球,遇到了國王、貪慕虛榮的人、酒鬼、商人、點燈人……然後來到地球遇見飛行員、一條蛇,馴服了一隻狐狸。

擁有72年歷史的法國經典讀物《小王子》描述小王子在各星球旅行所見所聞,說的卻是生命中最深刻課題。

「《小王子》就是人生寫照,每一個相遇、停留、離別,都是我們人生中必經時刻。在不同階段閱讀,總有不同的想法。」《小王子》作者姪孫兼安東尼聖艾修伯里青少年基金會總經理Olivier d’Agay,10歲開始接觸這本故事書,通過書籍認識許多朋友。如今猶如小王子化身,擺脫地域和階級界限,到世界各地推廣書中精神。

過去70年,安東尼聖艾修伯里寫的《小王子》成為不少人的啟蒙讀物,它被翻譯成超過 270種語言,銷量高達2億多冊, 全球銷量僅次於《聖經》。Olivier不是收藏家,只收集了約100個版本。「有位好友住我家附近,他收集了超過3000本,連再版的也有,所以那麼多。」

如果莎士比亞作品是認識英國文學的必看讀物,那麼《小王子》是每個情迷法國的人必揭的書籍。Olivier指每個法國人都知道這本書,因為大多數人從小就開始讀了,至於是否所有法國學校都要求學生閱 讀,就視乎學校各別安排。「但對於學法文的人,幾乎是必讀,我早幾日跟一名德國女子交流,她說在學校看《小王子》,因為是學校指定讀物。」

談到Olivier的閱讀經驗,他揚了揚眉笑道:「坦白說,第一次看並不是太喜歡。」10歲時,他探望95歲的嫲嫲,她給了孫兒這本書,着他看完,第二個星期回去告訴她書中內容。「因為是嫲嫲迫着我看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也看不懂,覺得根本不是兒童書。」

不斷重溫感受更深

真正讓他理解是到了16歲時,他慢慢讀起安東尼聖艾修伯里的一系列作品,發現《小王子》的精采之處,自此把它放在書架上,不斷重溫。「它可以說是一本能讀上一輩子的書,年紀愈大,讀來感受愈深刻,每10年會發現不同的收穫。」

他認為最大的得着是,透過書籍結交了很多朋友,一起討論書中內容、進行更深層次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教曉他成為一個敢於冒險而有擔當的男人。「這本書也是我打開成人世界的一把鑰匙,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只能等你長大了才會明白。譬如20歲的時候,可能只想着要談一次浪漫的戀愛,如小王子與玫瑰之間的關係,愛着一朵花與愛着一個人都可能只因一個任性的理由。到了30歲時卻開始考慮更多事,愈來愈了解其中責任的意義。」

他最愛狐狸這個角色,因為牠教曉了小王子愛和與人建立關係的重要。狐狸告訴小王子:「對你馴養過的東西,你永遠負有責任。假如你馴養了我,我就不再是千萬隻狐狸中的一隻。」這一切,Olivier都記得清清楚楚。他指《小王子》除了談論愛,也談論死亡。小王子的消失,在飛行員心中留下了烙印,他告訴飛行員:「星空很美,因為有一朵人們看不見的花;沙漠很美,因為有說不出的東西微微閃着光芒。」

巴黎恐襲痛失一友

看似簡單的故事,寓意深遠,歷年來溫暖無數人的心,自小豁達樂觀的Olivier不易掉眼淚,亦未曾為《小王子》而落淚。「但兩個星期前忍不住哭了,因為在巴黎恐襲中失去了一位朋友。」

他沉痛地說:「這是惡夢……大家心情都很差,很驚訝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很傷心,但我們不想因此改變生活,而是努力地維持正常生活,走出傷痛。」

那麼,《小王子》能否像心靈雞湯,給予傷心人一點慰藉?

「雖然書中沒有宗教信仰,但道出了思念心情,傳遞了愛與和平,對於孤單不一定是逃避,而是學着面對,我深信為大家提供了一個精神上的慰藉。」

提起安東尼聖艾修伯里這個傳奇人物,56歲的Olivier當然未見過1944年離世的「great uncle」,都是聽家中長輩聊起,才知道他不只是作家,也是詩人、飛行員和法國抗戰代表。作為小王子家族後人,他希望繼承聖艾修伯里的精神,用愛感染下一代。

Olivier第一個想法是把故事拍成一部電影,因為電影是與新一代觀眾對話的最好方法。他遇到《功夫熊貓》的美國導演馬克奧斯本(Mark Osborne),因《功夫熊貓》紅遍世界,帶給世人很多歡樂,Olivier決定與馬克奧斯本合作。

「許多人問法國優秀動畫導演很多,為何找個美國導演?主要是因為希望電影為世界各地的觀眾而拍,而不只限於法國人,在美國導演鏡頭下,呈現美國和大多數社會的教育現況,更適用於全球市場。我在日本遇見宮崎駿,他亦是《小王子》粉絲,可是他說不能拍,不想碰他心目中的完美故事。電影未必能滿足所有年紀的人,但始終較吸引新一代去關注它。」

電影版本的《小王子》,透過小女孩的角色說小王子故事,故事講為了考入名校,9歲女孩遵照媽媽為她制定的「人生計劃」,分秒必爭地學習。

Olivier的童年相當快活,沒有被怪獸家長催谷,也不像香港小朋友日夜操練TSA。「小時候在法國南部長大,自小與大自然和動物相伴,感覺無比的輕鬆自由,因此無法想像電影中女孩的苦況。」

長年外遊助青少年

在競爭激烈的年代,成年人總遺忘了年輕時的初心,他指:「聖艾修伯里說過:『所有大人都曾經是小朋友』,只是我們都忘記了。如電影有句對白:『最大的問題不是長大,而是遺忘』,大人只顧追逐名利, 卻忘掉本來的赤子之心,我希望電影也為家長帶來新的啟發。」

他認為小朋友應在一個自由開放的世界成長,才能健康快樂,盡情探索人生。「我有3名子女,大仔23歲,住在倫敦,次女20歲,在倫敦修讀藝術,細女18歲,正攻讀酒店管理,她渴望來港汲取酒店管理經驗,她最擅長煮食,又想過開餐廳,至於會否在香港開,我就不得而知了。」他微笑說。作為開明的父親,他從不命令或強迫孩子做任何事,而是給予他們選擇的自由。「即使是小王子家庭成員,孩子們也是很遲才懂得欣賞這本書。當然,有關家族的作品,我們必然會分享,我的孩子也是十多歲才有興趣,然後慢慢幻想。」

自1998年首度來港,Olivier坦言對香港絕不陌生。「去年與家人花了10天在港慶祝聖誕,到處遊歷,發現香港不再只得商場,較以往更有文化藝術氣息,也去了新界看郊外風景,非常享受。」

今次3天行程匆匆,除了出席「小王子藝術展」,Olivier不忘宣傳安東尼聖艾修伯里青少年基金會。期間他抽空探訪了心光盲人學校,並轉贈慈善拍賣善款及《小王子》點字書籍。「在那裏,每個小孩都有各自問題,需要很多老師支援,然而這班小孩都是快樂的,在校內跑跑跳跳,很活潑。」

他認為視障孩童像普通小朋友一樣有過正常生活的權利。「就像狐狸告訴小王子:『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得用心去感受。』所以,這次香港展覽是特別為失明人士而設。平常的藝術品不可以觸碰,但這裏的展品既可觸摸又可轉動,即使肉眼看不到,也可憑聲音和用手去感受。即使是健全的朋友,也可以閉上眼觸摸雕塑,用心來看。」

Olivier長年外訪,透過參與不同計劃, 致力幫助全世界的弱勢貧困青少年,教育是主要項目。「基金會的工作遍布世界各地,包括柬埔寨、巴西、摩洛哥、中國,我們曾於柬埔寨興建學校、設立圖書館,並增設兩部流動圖書車,將書本送到偏遠地區,支持和資助不同地區的教育和培訓項目,彰顯安東尼聖艾修伯里的精神。」

撰文:林艷虹

攝影:陳縱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