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9日

吳雄 訪談錄

巴士雙雄跑馬拉松
賴鎮通朱國華搭11號回家

香港是長跑愛好者的樂園,天朗氣清無霧霾,不怕被誤當飛奔的喪屍;香港的巴士服務也是數一數二,太極大師一般的司機扭動長長的車身,遊走在狹窄的街道。64歲的新巴司機賴鎮通開了巴士逾17年,業餘愛好是長跑,還招攬同事朱國華一起玩,一跑十多年,他覺得開巴士就像長跑,必須有毅力和耐性,把乘客安全送達終點站。

賴鎮通和朱國華相識逾16年,當年在員工巴士上聊起長跑結緣,至今經常一起跑步練氣,甚至從深水埗跑回將軍澳,本周六(12月12日)還結伴參加「新創建勇跑地貌王」的10公里二人隊際賽事,這對加起來115歲的組合默契非常,大有機會一嘗冠軍的滋味。兩人的背景很相似,都是職業司機出身,加入新巴開始注重健康,從此就迷上了長跑。

賴鎮通跑長跑之前是個大肥佬,高5呎3吋卻重達一百六十多磅,「人矮腳短,自覺像個矮冬瓜」。除了政府車的牌照外,他有齊所有駕駛執照,從貨櫃車、小巴、私家車到電單車,名副其實車王。職業司機的生活很不健康,年輕時最厲害日抽3包煙。「七十年代14座位紅van沒冷氣,我負責開夜班,既要看路面又要防警察,更要搶客人,精神壓力大到不得了,惟有煙駁煙。」

30年前,眼看媽媽和爸爸先後患癌症去世,他作為10兄弟姐妹中的大哥,一直被視作家人的榜樣。「爸爸從小到大都說,你是大兒子,要做好榜樣,所以我的信念是:幾大都要得!」於是他把煙戒掉,但老煙民戒煙會迅速增肥,於是變成了大番薯。剛戰勝了香煙,又迎來另一個對手:肚腩。「我本身就矮,坐在司機位,肚腩頂住個軚盤,只能把座位調前,不然踩不到break,很麻煩。」

既然幺心幺肺,賴鎮通決心把腰間車胎減掉,於是每天跑步減肥,日子有功,回復苗條,但長跑這個癮卻再也停不了。「如果那天落雨跑不了,我就會渾身不自在!」結果,他由最高峰的一百六十多磅,減到最輕盈的一百二十多磅,如今年紀雖大仍保持在130磅。他還有一個習慣,就是叫身邊人一起玩,如今兩個妹妹、妻子、兒子,都加入長跑行列,當然還包括同事朱國華。

跑步後身體好

年輕13年的朱國華叫賴鎮通做師傅, 因為是對方把他帶進長跑世界。朱國華以前也是職業司機,貨櫃車、貨van都開過,「以前做運輸,工作時間等都不好,加上抽煙,患鼻敏感、咳嗽等等。後來轉開巴士,在員工巴士上遇上師傅,知道他跑開步,於是問一些相關知識,慢慢跟他一起跑。跑了一段時間,覺得其他病漸漸好轉了。」於是一跑就停不下來。

巴士司機每天上班10小時,公司規定不能連續開車超過6小時,但畢竟是長期坐着的工作,不少上年紀的車長都是大腹便便,像他們倆保持鋼條身形的不多。賴鎮通說:「我們開車前會做一些拉筋和伸展動作,每天開工前或吃飯後都要做,拉完比較舒服。」這兩個長跑癡還有個習慣:晚上收工從車站跑回將軍澳的家,哪怕是在九龍西收工,都堅持開「11」號飛車。

賴鎮通以理所當然的口氣說:「我們隨時都跑的,收工就開始跑,一般都跑街。我最近在深水埗開工,晚上下班就跑回將軍澳的家。」記者一聽不禁愕然,他卻淡然說:「兩小時而已啊!跑慣了,我放假也跑3至4小時,就一個水壺一個背囊。所以我現在保持4小時跑完全馬(42公里),我不求快,但可保持里數。」這一程他用兩個多小時。「坐車回家,算上等車、塞車要一個半小時,跑回家只需兩小時,為何不跑?」

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樣,巴士公司恐怕要虧本。朱國華承認沒師傅厲害,「有時候從車廠跑回將軍澳,都是19公里左右,我用一個多小時。」香港即將進入長跑賽旺季,兩人都積極加緊備戰,3、4個月前已開始每周跑4天,賴鎮通輕鬆地說:「長跑比賽就像讀書考試,考試之前不努力溫習,又怎麼會有好成績呢?練習時間愈多,跑出來的成績自然愈好。」

師徒默契十足

新創建的勇跑地貌王賽事以北潭涌傷健樂園為起點,一直跑到地質公園。所以賽事並非全石屎路,其中有部分山路,這對老搭檔早已做好準備,賴鎮通說:「跑山是另一種跑法,多上山落斜會更辛苦些。所以平時要多練斜路,我家附近有一些斜路練習,如果平時只跑平地的話,到時候看到斜路一定會腳軟。」

他們參加的是二人隊際賽事,以較遲衝線的成績為準,隊員之間的默契很關鍵,何人負責帶頭、何時交換位置都很講究,這對老搭檔一起參加過許多賽事,默契十足。朱國華說:「我們一起跑那麼多年,不用怎麼刻意操練,都知道彼此的步法。可能我上斜比較快,他落斜時可以追上我,大家一定要夾好時間。」豈不贏梗?賴鎮通馬上否認:「我們老人家,膝蓋不行,年輕人跳住落斜都得,我們不行啦!」

這對孖寶十分有趣,賴鎮通話多聲大,朱國華寡言低調。他們的職場經歷差不多,當年在馬路上逍遙自在,回想剛加入新巴十分不習慣。朱國華說之前左腳膝蓋受傷,記者問那豈不要請病假?賴鎮通說:「我們用右腳踩break的,開的車是自動波,左腳根本沒用。我以前開慣大貨車,開巴士時總覺得左腳沒東西踩,好一段時間才適應下來。」他開車45年,做巴士司機逾16年。

賴鎮通說起年輕時的馬路雄風,忽然有點「車神」風範,記者以為貨櫃車最難開,但他搖頭說:「貨櫃車比巴士易開,十分靈活的,我當年在工業區一下子就停在位置上,畢竟工多藝熟;巴士雖然比它短,但拐彎很麻煩。」朱國華則說貨車車頭加上車架長達50呎,但靈活度特別好。可是,貨車運的是貨,巴士載的是人,始終是慢點好,他們早已習慣了巴士的模式。

記者說以前開貨車、紅van是跑短跑比速度,如今開巴士比的是安全和耐性,更像是一場長跑。賴鎮通很喜歡這個比喻。「你說得對,就是這個意思。一開始是有點不習慣,突然那麼多人在你手上,後來慢慢開下去才放鬆下來,不緊張。」不經不覺已經開了十多年巴士,他們將長跑培養的耐性和心態用在工作上,面對塞滿車的馬路和匆忙的乘客,也能保持寬容的心。

笑對無禮乘客

賴鎮通坦言遇到很多難忘的客人,車長與乘客之間建立很好的關係。「有時候我們與乘客就像朋友一樣,尤其是老人家。有的好到你不信,試過一位老人家說要給我利是,說罷就把利是封放在錢箱邊,我說這樣不行啊!他卻已經走了,結果我要拿去失物處。」根據司機守則,乘客留下的東西要當作失物處理,一些食物過幾個月會捐給慈善機構。「難頂」的客人當然也不少,以前總有忍不住的時候。

「有時候車塞得厲害,九點該到卻遲了半小時,有乘客一上車就閙粗口,我看着他保持笑容,笑兩笑他就會走開,我不跟他們勞氣。如果你說塞車可能會捱駡,但閙就閙吧,有一次問候媽媽,我說:我帶你落去找她!」當然這樣的客人很少,很多都像朱國華所說的「熟口熟面」。「其實我們的時間固定,來來去去都是那班乘客,很多都成了好朋友。一些不熟的會問為何那麼遲,但熟的都會說句:塞車吧?」

他們又如何看對方?

朱國華說:「我從他身上體會很多東西,也認識到很多跑友。他的性格是永不放棄,說跑步一定要捱。當你跑完一次全馬,整個人會有所改變,自信和態度等都不同了。師傅經常說:不要理,不要停,捱過終點。」賴鎮通則覺得搭檔很有意志。「爸爸從小就磨練我意志,做事情必須堅持,意志最重要,千萬不要輕易放棄!」長跑亦然,半途放棄就前功盡廢。

渣馬上西隧一段是長跑人的夢魘,不少人經過30多公里後,在上斜那段放棄。朱國華當年也幾乎放棄。「你一停下來可能就上車了,所以我當時一直步行,就算行也要克服它,結果我行了個多小時,那次之後決心下次要做得更好。」賴鎮通也遇過魔鬼,「有個老友總說大不了上巴士,我說別人行都好,我不行,我從來沒試過上車的!」長跑的魅力就在於挑戰自己的意志力,難怪那麼多香港人跑上街頭……

撰文:吳雄

攝影:陳縱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