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10日

潘天惠 訪談錄

漫畫大師松本零士 像海盜遇強愈強

夢想不會背叛時間,時間不會背叛夢想,這是日本漫畫大師松本零士常用的台詞,也是他對人生的態度。

現年77歲的松本零士,自小已對神秘莫測的宇宙如癡如醉,及後創作出膾炙人口的《銀河鐵道999》、《宇宙海賊夏羅古》、《宇宙戰艦大和號》和《千年女王》,故事一脈相承,至今仍然希望坐火箭衝出大氣層,到外太空近看地球,可見一顆赤子之心永在燃燒。

松本零士讀小學時的首部作品已同火星有關,後來因手塚治虫而邂逅漫畫家太太,又相信自己是夏羅古的化身。他認真地說:「千年女王就在附近,正在保護地球。」如果每個人都沿着銀河鐵道前進,松本零士途經的每一個站,目的就是把千年女王帶來地球。

1938年生於福岡的松本零士,原名松本晟,筆名「零士」寓意警醒自己保持零歲嬰兒的心態,同時代表每天晚上零時湧出來的靈感,故可解作零時仍在工作之士,其漫畫俘虜了幾代人,代表作包括《宇宙戰艦大和號》、《銀河鐵道999》、《宇宙海賊夏羅古》、《千年女王》、《戰地啟示錄》、《音速雷擊隊》等等。

「傳說中有個女王在世上/長長頭髮/兩眼似星光/傳說中這女王……」香港人聽到《千年女王》插曲《傳說》這幾句歌詞,自然會聯想到頭戴皇冠而長髮及腰的千年女王。

將軍澳東港城現正舉行「松本零士聖誕幻想時空」展覽(即日起至12月27日),擺出了三部作品的1:1人形,雲集了美達露、雪野彌生及夏羅古,並還原了999列車,又有松本零士的畫作,電子屏幕車窗更會播放穿梭宇宙的星空景像。松本零士在漫畫界是殿堂級人馬,《小甜甜》漫畫家五十嵐優美子為今次展覽特別送上小賀禮,重新繪畫雪野彌生及美達露,換上了「甜甜」大眼,漫畫迷不容錯過。

「我覺得香港是一個到處是高樓大廈的國際化城市,香港人很有活力、很樂觀。」松本零士已非首次來港,對香港的印象好到不得了,他一臉認真地說:「我好喜歡研究歷史,也閱讀過很多歷史書,對香港的歷史非常關注,起初,我覺得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由英國殖民地重回到中國的懷抱,會否變成一個歷史不太悠久的地方?」

「當來到之後,我發覺香港依然是一個中西文化合璧的大城市,同時香港人不失活力幹勁,性格樂觀,至少,比起日本人的性格更開朗,在日本人眼中,香港是一個很引人入勝的地方,並深深感受到香港的正能量。」松本零士多年來浸淫在沒有不可能的科幻世界,所看到的香港可能和港人不同,但絕對值得香港人細味、珍惜。

夏羅古是個人投射

特區政府一錘定音進行去殖化,連皇家郵筒都不放過,松本零士所說的中西合璧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慢慢消失,但港人對他筆下人物的感情,肯定不會被時間「溝淡」。當記者打算轉話題時,他突然補充 道:「當年,鄧麗君和陳美玲的繞樑歌聲在日本影響深遠,令人聽出耳油,那種音樂是由心出發,聽者會感到份外舒坦。」

回想昔日,15歲的松本零士發表處女作《蜜蜂的冒險》,馬上獲得第一屆「新人王」獎項,嶄露頭角,相隔20年後,《宇宙戰艦大和號》使他一炮而紅,並於1977年推出《銀河鐵道999》和《宇宙海賊夏羅古》,奠定一線漫畫家的地位,此後獲獎無數,並陸續被改編為電視和電影作品,使作品更加入屋。然而,松本零士認為其二戰時代的成長背景,在作品所佔的比重,其實比一般人想像更少。

「不錯,二戰對我的影響不小,父親是軍中飛行員,當年每日都聽到炸彈聲,轟炸機的巨響近距離在上空飛過,但只有幾套作品的主題是和打仗有關(年事已高的他已忘掉了作品名字),並沒影響其餘絕大部分漫畫,包括《宇宙戰艦大和號》、《銀河鐵道999》等也沒有二戰的氣息。」

雖然記性不如從前,松本零士透露無意擱下畫筆,新作仍會陸續誕生,「其中一部新作會再畫一次夏羅古、雪野彌生和美達露,將3部漫畫合而為一,為主角們寫出結局,另一部新作則不方便說出來,想給大家帶來一點驚喜。」

回首六十多年漫畫生涯,松本零士亦非一帆風順,早期嘗過連載被腰斬的滋味,「試問創作低潮誰人沒有?我曾經被出版社終止連載,那一刻是非常不開心,但翌日便沒有太大感覺,我會時刻自我鼓勵,相信『明天就是新的自己』,明天可以做得更好,今天跌倒了,不重要,那怕當天感到鬱悶,只要跟朋友對酒當歌,明天起床煩惱便會一掃而空。」

過往眾多深入民心的漫畫主角之中, 夏羅古是松本老師投射最多個人影子的角色:「漫畫家是很自由的職業,幸運地,我過了六十多年自由自在的人生,想寫就寫、想畫就畫,假如要總結漫畫生涯,最簡單就是,看到『夏羅古』,就看到我。小時候,我就盼望有一天成為海賊(海盜),《宇宙海賊夏羅古》亦因而誕生,夏羅古的生活方式也是我嚮往的生活方式,充滿自己的投影。」

半晌,松本零士再說:「我像夏羅古一樣,遇到任何挫折都會繼續打下去,像海賊般永不言棄,遇強愈強。」

「你說過自己永遠保持赤子之心,究竟如何做到呢?」記者問。

「夢想不會背叛時間,時間不會背叛夢想(這是他的金句之一),只要永遠保持這個心境,不同時間總能實踐不同夢想,這就是每個小朋友的心態,你只要記住這句話,那顆赤子之心便不會離你而去。」

渴望上太空看地球

談到人生未圓的夢,松本零士不假思索謂:「最想上太空看地球,就像我們訪問般近距離觀看地球。」由太空回看藍色球體的畫面,不僅一次出現在他的作品之中,原來他早已剖白了自己的心聲。

《千年女王》於1981年首次在日本電視放映,三十多年過去,日本漫畫界的變化甚大,記者問他怎樣看待這些年的變遞時,他答得非常玄妙:「最重要是大家保持身體健康,身體好就會畫出優秀的作品,做漫畫家一定要精神奕奕,像我一樣今天依然維持常常游泳的習慣,我是支持所有漫畫家向夢想進發,做好自己。」後來,翻譯補充說,松本零士幾十年來遊走在自己的漫畫世界,甚少留意其他人的作品,故此從來不會對漫畫界指指點點,隨意品評。

喜歡戴黑色小圓帽的松本零士,平易近人,記者問到他如何維持54年婚姻,夫妻相處有何秘訣,這位慈祥的大師亦不介意公開鮮為人知的愛情故事:「千里姻緣一線牽,記得初初去到東京時,我沒有地方住,手塚治虫(比他年長10年)叫我住在他的家中,見面後本來打算離開,不想再打搞他,但他想我留下來,說翌日可介紹一名東光堂出版社的人給我認識。」

松本零士的妻子是少女漫畫家牧美也子,作品有《惡女聖書》,他甚少在人前憶述戀愛史,但一說就滔滔不絕:「在手塚治虫多番挽留下,我決定多留一晚,並問他借了一點錢外出看電影,看完電影回來,我們幾名漫畫家在東京本鄉聚首,那就認識了內子,並在23歲結婚,轉眼幾十年過去,你自己計一計我們度過了幾多個寒暑吧!」

「兩個漫畫家談情說愛,會有很多古靈精怪事嗎?」記者仍未滿足,繼續追問下去。

松本零士停一停,似在一頁頁翻開過往的甜蜜漫畫,然後點點頭再說:「我們在拍拖時是有交換漫畫的,但印象中我沒做過什麼驚天地的浪漫事,我曾經畫過少女漫畫,但太太好像不太接受我走這條路線,於是就沒再畫了……我們走在一起是很自然的,甚至沒有求婚,最記得以前同太太拍拖時,常常與手塚治虫、藤子.F.不二雄一起吃喝玩樂,我們幾個人私交甚篤,感情要好。」

無巧不成書,松本零士原來曾與手塚治虫在同年同月同日到同一戲院觀看同一部動畫電影,當時仍未認識,後來言談之間驚覺彼此早已在同一地方相遇,極像電影的橋段。隨後,他又透露女兒雖然愛看漫畫,但暫時沒興趣從事漫畫行業,自己也沒想過女兒會繼承衣缽。

女王正在保護地球

訪問前一日,耄耋之年的松本零士才由日本抵港,身體大感吃不消,當日連踩多場訪問,精神狀態不太好,但依然帶着疲憊不堪的身軀完成訪問,有問必答。很多人想知道,老師究竟最喜歡自己哪一套作品?「每一部作品都是我的作品,沒有高低之分,但對我最特別的一部作品是小學時畫下來的《火星之惡魔》。」

三歲定八十,松本零士自幼已對外太空、火星着迷,由此可見一斑,最後更煞有介事地帶記者進入了他的奇幻世界:「千年女王是美達露的媽媽,每一千年會出現一次,任務就是要保護地球,相信千年女王現時就在這兒附近,正在保護地球。」

他語調淡然,神情平靜,彷彿在描述親眼見到的事情。一個人,能夠一輩子活在妙不可言的奇幻世界,肯定是無比快樂的。

《千年女王》內講到,1999年9月9日零時9分9秒,千年女王在地球出現,或許,她根本沒離開過。

撰文:潘天惠

攝影:陳縱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