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4月22日

上田莉棋 寰宇遊蹤

贊比亞 跨越彩虹瀑布

沒有南非著名的鮑魚紅酒,也沒有肯尼亞的動物大遷徙,贊比亞這個非洲南部的內陸國度卻自有獨特之處,擁有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維多利亞瀑布;其波瀾壯闊之勢,無論是由天上、地面甚至坐火車遠觀,都自有一番風味。身在非洲,卻擁有一個英國傳統的名字——維多利亞瀑布——因着蘇格蘭探險家David Livingstone在1855年成為首個見識到這瀑布的歐洲人,而在殖民時期換上了英女皇名字。

維多利亞瀑布跨越了贊比亞和津巴布韋兩國,自然不乏哪國看瀑布更美的爭論;但在每年3至5月,瀑布承接了先前雨季的水量,是水位最漲的旅遊旺季,澎湃的河水從贊比西河的上游洶湧而下,無論在哪國看都一樣好。

我由南非直接轉機來到贊比亞南部Livingstone,亦是瀑布所在的小城。跳上直升機來一場高空航拍。此瀑布在當地湯加族語的本名是Mosi-oa-Tunya,意即「如雷響的煙霧」,這名字貼切極了,看着眼前瀑布激起的水花衝上300米,光看那密度,還以為是火山爆發的濃煙。經耳筒聽到機師介紹,維多利亞瀑布屬世界最大瀑布,中部最深,達110米,是尼亞加拉瀑布的兩倍;闊度達1,708米,雖未及伊瓜蘇的2,100米闊,但由於這裏支流瀑布夠集中,以單一連綿程度計,是世界上最闊的水簾瀑布。聽來似數字遊戲有點取巧,但不損瀑布雄偉的觀感。由一邊看,那一幅幾近筆直的水簾狂瀉,像一面利刃把峽谷切開;直升機轉到另一邊,水簾不見了,只見贊比西河和森林之間的大地像在怒吼噴出濃濃霧水。

以為短短十五分鐘的直升機行不過如此,機師着我們注意瀑布周邊,像瀑布瀉下後的河流,一直通過連串的峽谷;仔細數數,共有六個像髮夾彎般的峽谷,整齊得像劍俠梭羅在地面畫了多個「Z」形。再飛回瀑布上方,原來有多個小島在河流中心,機師提醒我們細心看地面,原來有三隻大象在草原上慢慢散步,另一邊像石頭的是一群河馬在休息;平日龐大的動物,這刻都像模型般可愛。

沉醉於瀑布橋

然後,我坐上了小型遊船,沿贊比西河緩緩遊覽,來個瀑布近距離接觸。河中心或兩旁總有些看來像石頭的物體,忽然露出幾雙懷疑的眼神:原來是非洲最兇狠的草食動物河馬,悄悄監視我們。忽然一陣低沉的吼聲,其中一隻河馬怒氣沖沖地衝向我們的小船,那近乎90度張開的巨嘴內,清楚見到強而有力的牙齒,嚇得我們快快轉向,往那像冒煙的瀑布前去,在日落映照下,水氣已化成金黃色煙霧。

第二天,我再直接走到瀑布對岸的觀光步道,沿著名「刀子橋」(Knife bridge)走去;還未見到瀑布已經見漫天水花,穿上雨衣都沒用。來到瀑布旁,萬籟聲音全被吞噬,被轟隆轟隆如雷的水聲遮蓋;我想細看那流水量每分鐘高達五億公升的瀑布,眼睛卻因為水勢太猛而幾乎張不開來,渾身都濕透了!面前還有多道的彩虹跨越瀑布,我從未試過在彩虹橋下走過,周遭煙雨迷濛,名副其實「如霧又如幻」,難怪David Livingstone看到此瀑布時不禁讚嘆:「只有天使飛過時才能看到這麼漂亮的景象。」人間仙境正是如此。

想以尊貴方式遊瀑布,可登上名為Royal Livingstone Express的古董蒸汽火車。來到Bushtracks火車站,現場已鋪上紅地毯迎接,甚有貴族風範。墨綠色蒸汽火車頭本身建於二十年代,原用於運送木材,後期才加上多節三十至五十年代的餐車和觀光車廂。我拿着香檳杯,穿過設計奢華的殖民時代觀光車廂,細緻的地毯、原木內櫳、真皮梳化;再來到最後一節的開放式車廂,聽着火車的嗚嗚聲,慢慢駛過民房、走進森林,幻想自己是昔日來非洲尋找機會的歐洲貴族後代。來到贊比亞和津巴布韋的邊境時正值黃昏,當然可在橋上遠眺瀑布,總算看到兩國範圍的瀑布全相,被落霞染上一抹粉紅色而浪漫起來;但卻因「太忙碌」而只能匆匆欣賞,乘客都趕着跳上蒸汽火車頭上拍照、拉拉車上的笛子。旁邊還有一湧而上的小販,販賣木雕、銅鈪甚至面值達兩億的津巴布韋舊鈔票。回程時分,再坐進餐車中,享用由法國大廚Alexandre Coupy準備的四道菜晚餐,有頭盤番茄凍湯、主菜慢煮羊肉等,望望火車外明月,確是一個適合微醺的浪漫之夜。

夢遊動物酒店

在瀑布區範圍內的酒店只有兩家,其中Royal Livingstone Hotel的位置最好,住客不單有私家出入口,只須步行15分鐘就可到瀑布的觀景台入口。但我最愛的反而是酒店的「住客」;這幢英國維多利亞式的酒店,位於Mosi-oa-Tunya國家公園內,一百七十三間客房分散在不同建築中,而「住客」其實是國家公園內的動物們。清早步出房間,一隻龐然巨物走過,原來長頸鹿正路過;下午去泳池曬太陽,斑馬們就在旁邊開大餐吃草;晚上回房間前,一群黑斑羚在草叢中睡覺……不同清晨出門驅車去safari,安坐酒店已經像夢遊童話故事。

由香港至贊比亞沒有直航航班,今次我選搭了南非航空至約翰內斯堡,再轉機至贊比亞的Livingstone。平日坐長途機最怕前後座位距離窄,不舒服得難以入眠,但它的經濟艙座位很寬敞,不怕頂腳。而且南非是世上知名的釀酒區,機上的紅白酒都是由專業品酒師挑選;我在機上最愛在餐後喝一杯南非特產的Amarula大象果奶酒,香甜幼滑,平日在香港很少機會能品嘗。一杯下肚,睡得香甜,抵達贊比亞也精神起來。

旅遊資訊

簽證:持特區護照及BNO人士可申請落地簽證

交通:香港沒有直航機至贊比亞,可先到南非約翰內斯堡再轉機至贊比亞的Livingstone。

貨幣:贊比亞貨幣為Zambian kwacha(ZMW),1ZMW約兌HK$1;美元或南非蘭特同樣適用。

天氣:11至4月為雨季,氣溫最高至30度;5至10月為旱季,氣溫可達35度以上。

撰文、攝影 : 上田莉棋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