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20日

社評 社評

法理人情須並存 不容苛政欺老弱

食環署受盡千夫所指,原因是該署職員不近人情,竟然檢控一名拾荒維生的婆婆,罪名是「無牌販賣」。根據東區區議員黎志強透露,七十五歲姓朱的婆婆在中環執拾紙皮,本來打算利用借來的手推車運往上環賣給回收商,途中遇到幾名菲傭,拿了數塊紙皮,並且給她一元。就在這個時候,食環署五男一女共六人突然現身,質疑婆婆是非法小販,為了那微不足道的「一蚊雞」,悍吏堅持檢控,並且充公手推車。

朱婆婆一來擔心面對難以負擔的巨額罰款,二來不知怎樣可把手推車還給物主,於是向黎志強求助,事件遂公諸於世。朱婆婆憶述,食環署職員將她帶到上環辦事處,說要告她阻街和無牌販賣,其後輾轉被帶到警署,當時身上只有三十四元,警方要求她交出三十元作擔保,僅剩四元讓她搭車回家,因為「長者優惠每程兩元」。談及此等經歷,朱婆婆語帶哽咽表示:「估唔到真係咁涼薄!」

此事看在公眾眼裏,簡直是官僚欺凌老弱的猛虎式苛政,連日來群情洶湧,有人聯署譴責食環署,有人仗義幫忙朱婆婆,不過對於金錢上的捐贈,這位拾荒長者盡顯其自食其力的倔強性格,全部敬謝婉拒。事態的最新發展是食環署終於「從善如流」,表示徵詢過律政司意見後,包括考慮到涉事人的背景,於周一決定撤銷有關檢控,亦准朱婆婆取回手推車及保金。

關於這宗事件的是非曲直,其實路人皆見,食環署根本沒必要大費周章濫用司法程序檢控拾荒婆婆,極其量警告就是了;即使真的告上法庭,說不定裁判官也會站在婆婆的一方,捱罵的反而是控方。

猶記得七年前,持牌販賣雪糕的朱仲華被食環署票控違法販賣「珍寶珠」,主審裁判官溫紹明質疑控方起訴理據:「係咪應該畀警告或勸喻先?」最後決定只象徵式判罰款一百元,更不忘對罪成的被告笑稱:「行到好熱見到你哋會好開心,有機會都會幫襯你。」溫紹明認為,「雪糕仔」可創造商機,又可解決行人需要,前線人員在執法時應視乎情況作彈性及酌情處理,沒必要僵化檢控。及後溫紹明兌現承諾,果然在街上找到朱仲華,付錢向他買雪糕,成為一時佳話。

裁判官演繹了如何法理和人情並存,然而食環署沒有記取教訓,仍舊機械式「依法辦事」,再一次傷透香港人的感情。署方唯一進步了的是懂得知難而退,未待上庭已急忙決定撤銷檢控。

政府統計處日前公布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香港錄得回歸二十年來最嚴重的零點五三七,按照聯合國定義,系數高於零點四已是超越警戒線,香港的數字可謂觸目驚心。基層貧苦大眾飽受百般煎熬的當下,拾荒一族無非付出汗水換取卑微的尊嚴罷了,僵化的官僚何苦咄咄逼人?更何況,將紙皮賣給回收商可說是環保工作的一種,多多少少算是對社會有貢獻,食環署僅僅因為「非法販賣一蚊雞」而檢控,在情在理都說不通。

很不巧,政府用於扶貧的關愛基金被翻出舊賬,最初設計是由政府與商界各出資五十億元,商界本來興致勃勃認捐三十五億元,但政府文件顯示,過去八年關愛基金從社會各界實際收到的捐款僅約十八億元,意味着「被走數」近一半。當年認捐五億元的長江集團及李嘉誠基金會回應查詢時表示,數年前已全數捐出有關款額。踐諾為善,可說仁至義盡;然而,其餘說捐未捐之款,變成「下落不明」,卻教人明白什麼叫口惠而實不至。關愛基金的商界捐款不到位,結果政府得多用公帑補上,等於又是納稅人出力。

在市民眼中,一方面政府扶貧不力,另一方面官僚趕絕窮人,無異於在社會撕裂的傷口之上灑鹽。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講過,她的施政作風將會是人性化。如今看到食環署的不近人情,相信大家必然期望林鄭切勿食言,不會容許沒人性的苛政繼續欺凌老弱。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