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19日

邵家臻 專業議政

扶貧必先限富 沒有之一

6月8日,政府統計處例行出版《主題性報告:香港的住戶收入分布》,也例行公布2016年的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可是,香港2016年的堅尼系數並不「例行地穩定」,而是0.539,比2011年的0.537上升0.002,是45年來的新高。

眾所周知,堅尼系數是1911年意大利統計學家Corrade Gini創造的指標,如今國際通用以量度一個地方的收入差距狀況,堅尼系數最大數值為「1」,最少為「0」,意即收入分配愈不平均,堅尼系數值愈接近「1」。

當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於2016年底發表報告,包括英美澳日韓等35個國家的最新平均堅尼系數為0.431時,香港的0.539就是明顯「跑贏國際」。它至少提醒我們,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除了政治上的撕裂,還有階級撕裂。

發展經濟無改善民生

不管在多空曠的荒野裏,也要有精緻的心靈。對香港的收入分配狀況作精緻的分析,便見到收入分配問題是何等具體。把香港住戶每月入息分為10個等份組別,1997年最低入息組別的住戶每月平均入息為4100元,最高入息組別則為86500元,兩者差距達21倍;到了2016年,香港最低收入組別住戶的每月平均入息是3000元,最高入息組別竟是134600元,兩者差距近45倍。

Let figures speak for themselves,回歸20年香港經濟雖以平均每年3.3%的速度增長,但最低收入的10%市民根本全無受惠,平均收入更是不升反跌,這個情況在第二等份組別同時出現。反之,最高收入的10%市民20年內的平均入息不斷增加,2016年的平均入息比1997年上升35.7%。與其說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城市,不如說她是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城市,貧富懸殊的程度真的令人咋舌。

政府官員解釋堅尼系數上升的原因,是基於香港人口老化、家庭住戶人數減少,導致非從事經濟活動的家庭住戶增加。這個說法充其量只說明了一半。人口老化、家庭住戶人數減少委實會導致收入差距擴大,但並非每個人口老化的城市都有0.539這種超高水平。

以日本為例,日本的人口老化情況早已出現,其堅尼系數只有0.379,近10年大致穩定,遠低於香港。

正視初次分配與再分配

說到底,導致香港堅尼系數超高的原因既是「貧者愈貧」,也是「富者愈富」。住戶收入除了職業收入,也包括現金社會福利及其他,例如股息、利息、租金等,人口老化令非從事經濟活動的家庭住戶增加,當然會令職業收入有所減少;然而,政府的扶貧理念過度倚仗工作福利(workfare),致使退休人士、婦女等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士的現金福利支援不足,令他們跌入嚴峻的貧窮狀態。政府的綜援金額過低而長期沒有檢討、長者福利金不足而審查制度令不少長者卻步、照顧家庭的婦女缺乏收入保障等,這都是令香港20%住戶平均收入減少的原因。

都說扶貧必先限富。政府的限富力度不足,導致堅尼系數超高這個問題更是乏人問津。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說明透過稅收及提供實物形式的社會福利,把收入重新分配,令收入差距收窄。

遺憾的是,香港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為0.473,比原來的0.539僅減少了0.066。0.473比一般OECD國家的堅尼系數水平還要高。要知道OECD國家在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平均是0.312,比稅前及福利轉移前平均減少0.119;其中,愛爾蘭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更是急跌0.217。

由此證明,香港的收入「再分配」力度低,稅制不夠進取,福利轉移成效又不彰,讓富者收入愈來愈高。堅尼系數居高不下,不無理由。

有人向梁振英追數,有人劍指新一屆政府,認為若要修補撕裂,絕對不能輕視貧富懸殊下的階級撕裂。要修補階級撕裂首要限富,防止收入最高的10%住戶繼續拋離群眾。

政府可以取消入息稅中的標準稅率,設立累進稅度的更高稅階,並且增設資產增值稅……扶貧必先限富,沒有之一。在這一關節點上,我跟羅致光是一致的。

邵家臻_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