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5月17日

余錦賢 香港脈搏

UGL調查門 多個疑團未解

行政長官梁振英化身幕後寫手,替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撰寫立法會文件,修改調查自己與UGL的專責委員會的研究範疇,角色衝突,令人嘩然,即使建制派議員私下亦覺得難以接受。據聞,周浩鼎已打算辭去專責委員會的職務,以求爭議劃上句號,然而事件尚有多個疑團未解,相信難就此不了了之。

事實上,周浩鼎就研究範疇提出修訂建議,早於4月25日的會議上經各委員討論了超過一小時,仍然未能達成共識。修訂當中,多次提到要尋求有關與UGL文件修改的「原意」、又或者要找出《基本法》第47條行政長官利益申報的「原意」,在該次會議上也花了不少時間來斟酌這字眼,當時委員會主席謝偉俊提出以「釋義」、一個香港法律普遍採用的字眼來代替「原意」,認為比較合適,但最終在周浩鼎及一些建制派議員反對下,未能作出議決。

對於周浩鼎提出一堆非常仔細的修改,當天會議上不少議員雖對建議有所保留,但也客氣地對他的努力表示讚賞,可真相是原來背後努力「苦幹」的另有其人,此君正是專責委員會要調查的梁振英。

今次事件被揭發,可謂天網恢恢,由秘書處職員偶然之間發現修訂者的身分,不得不向上報告,其後才向外爆出來。不過,有委員會成員質疑,究竟梁振英事前除了主動接觸周浩鼎,有沒有接觸過其他建制派成員?觀乎上次會議上,有建制派議員原本反對「僭建」委員會的研究範疇,最後卻又贊成周浩鼎的大量「僭建」修訂,是巧合抑或背後有人提點?而專責委員會單就研究範疇前前後後已開過三次會議,仍然未有結果,究竟梁振英在替周浩鼎撰寫修改建議之餘,還接觸過對方多少次?

這一連串問題,有待尋找答案。不過,一如建制派議員所言,這專責委員會本身沒有傳召權力,影響力有限,而梁振英提出的修訂建議,又屬「細眉細眼」,作用不大,根本就沒有必要提出來。然而,此舉卻反映其一貫性格,凡事寸土必爭,爭鬥到最底,而今次正可能由於計算太多,加上夾着個屎波隊友,終於弄出個大頭佛。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