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15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習長握消災解難! 打「港獨」全兵皆兵?

一、

第一屆香港特區政府組成期初,筆者「建議」北京應仿效倫敦,委派一名「政治顧問」輔助行政長官,令他的施政不致乖離「宗主國」的國策或違背其經濟利益;此後遇上港事有「疑難」,筆者還三番兩次重複此議。也許是香港媒體「文人」的文字不受關注,筆者此議亦像石沉大海。據說,英國人此一行之有效的策略,所以無法在特區落實,主要是熟讀香港這本書的京官不多,而熟書的則有更重要的工作,那意味有人才難覓之嘆;加上治港港人信心滿滿,不以為有此需要,此事遂蹉跎至今二十年仍未有着落。

行政長官梁振英突膺重任,攀上國家領導人高位,令筆者興起他也許(應該)是北京安插在特區政府當近似政治顧問(資政?)職位的最適人選,於是寫下昨天的〈不二之選一政監〉。

事實上,梁振英確是熟悉國情及與內地官員有多年共事關係無間的香港官員,據他前天在政協閉幕後對記者的「剖白」︰「我自從學校畢業後就參加內地改革開放工作,尤其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和住房制度改革。在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末期,參加了《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三的起草工作,之後參加香港回歸全過程的工作,後來擔任全國政協常委……。」和眾多長期在北京指揮下「辦事」的「土共」最終因無法「體察上意」而成為北京「棄卒(將?)」不同,梁氏在政協常委任內當選特區行政長官,在多數港人看來,其治港是過大大於功,而令香港社會撕裂,可說是無法彌補的「大過」;然而,他卻有辦法藉「補(鑿)鍋法」把一場零星的青年抗爭運動打造成「港獨」,然後「成功」地把之打壓,由是便為聞獨心驚的北京器重。「成功」所以加上引號,是指把「港獨」壓下去只是表象,骨子裏的「港獨」——不滿現狀的年少人抗議——仍在發酵。換句話說,梁振英在處理「港獨」事件上未竟全功,本來無功可恃,哪知京官的看法和許多港人(包括筆者)不同,令「佔領運動」無所得着便算成功。把「兒戲」的「港獨」塑成龐然的「幽影敵人」,令北京對香港有用力之處,更是立下大功!梁氏因此在港大民調中民望創新低、表現屬「拙劣」之下,仍可以在內地官場上更上層樓。

二、

昨天說過,香港現在有兩名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主打」對外關係,梁振英的任務,除了如他自己所說是「促使香港社會能更好把握國家持續發展帶來的種種機遇」,筆者相信更重要的是「主打」壓制「港獨」;然而,以國家領導人身份收拾香港「土生土長」的「港獨」,必會招來北京干預香港內政令「兩制」蕩然的批評,對於全方位崛起的中國,本來可視之為蒼蠅嗡嗡之聲,置若罔聞,可是,如今美國「狂人」上場,大約兩年前因「銅鑼灣書店有人失蹤事件」引發美國議員提出卻被國會否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死灰復燃且獲國會通過可能性大增。在這種情勢下,若北京被指做出有違香港人權及民主的決策,後果可大可小,北京犯不着為此招惹麻煩甚或招致損失。因此,此時此刻,委任北京可信任的梁振英當特區政府——不論誰人當行政長官——的「政治監督(輔導)專員」或其他名異實同的官職,專責把「港獨」捏死於萌芽的工作,是高明的一着。

「高明」之處有下列三項——

甲、這是香港特區政府內部的事,與北京固然扯不上邊,亦與中聯辦無涉;那意味這樣處理香港內部事務,完全符合北京領導人口口聲聲要守住《基本法》行「一國兩制」的承諾!

乙、梁振英的「親兵」如若干政府內外的「智囊」組織,幾年來無甚建樹,連熱門行政長官候選人林鄭月娥女士亦揚言一旦當選便要把之大事整頓……。可是,這些組織在「扶持」梁振英「上位」以至於製造「港獨」上,功不可沒,沒理由梁氏一升官便把之遣散或作「其他用途」。梁氏若當「政監」,當然可以名正言順、隆而重之成立辦事處(或專員公署),這批「智囊」便可悉數納入其中,由納稅人豢養,繼續替梁氏獻謀出計,整治「有形無實的港獨」。

丙、倫敦有權派出政治顧問輔助倫敦派來的港督施政,北京當然可以名正言順派出職銜未定但有權「指示」北京授權的行政長官在「政治事務」特別是關係「國家主權及安全」事務上應怎樣做的大員;而此大員隸屬特區編制,名義上為特區政府僱員,與北京和中聯辦沒有「線性關係」。至此,對北京和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的指責,便完全是造謠中傷、無中生有了!

三、

梁振英的「敗部復活」,令多少港人大跌眼鏡、仰天長嘆,而此次他在北京所獲得的「禮遇」,令人「參悟」出不少關於香港處境的問題。

習近平主席主動上前與梁氏在「大庭廣眾」中長達四十多秒鐘的握手、交談(習「閃」握已不得了,習長握的傳達的政治訊號更了不得!),向香港人展示了香港的「兩制」是北京設計、布局的「兩制」,並不是可以讓香港民意說三道四的「兩制」;而「一國」的權力規範、「兩制」的用權範圍,到了這一刻現出輪廓;形勢顯示,「兩制」並不是各行其是的陽關道與獨木橋,留有各走各路的空間,而是「一國」之下各有本位高低的「兩制」。面對這種根本嬗變,特別是為香港民意(包括選票)唾棄的特區官員,如前年的劉江華與今之梁振英,只要「權力來源」稱意,均能獲委重任;這種公然公開與民意對立的決策,其視香港民情如無物的倨傲,彰彰明甚,毋須掩飾。

面對這種「坦然」相對,服氣與不服氣的,都改變不了現實。中共在大陸建立了一個有效管治的政府機器,有一個經濟生機暢旺蓬勃的半開放市場,人民的物質生活普遍提高;另一方面,當今國際大氣候驟變、秩序大亂,半世紀前走避共產黨逃難來港的難民後代,現在不但移民逃避風險的機會成本大增,而且受強國人海外橫行的影響,再不受歡迎。在這種大環境下,留港的人只有抱持「鵪鶉」態度——未來三十年是借來的時間,特區香港絕對不是一個香港人可以作主的地方!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