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14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商人投票順京意 不二之選一政監

一、

英治下百餘年,香港沒有嚴格定義的「政治」(不同意〔政〕見團體集體決策的過程),回歸後的「港人治港」,「理論上」是由港人投票選出然後由北京批准的港人管治香港,這種根據《基本法》條文的安排,看似「政治」,但「睇真啲」和「政治」扯不上邊。自古至今,香港有的只是管「眾人之事」的市政。

香港既然沒有「政治」,行政長官的選舉,便只好按北京根據當前國家的施政路線、配合國際形勢,為香港特區設下的實際行動準則進行。港人罔顧現實、妄想爭取憑己意選出行政長官以達致議會集體決策即《基本法》賦予的「高度自治」,看此間北京代理人及各級京官近日就此問題的「表述」,肯定成功不可期!

事態的發展告訴港人,北京雖然為香港挑選了不稱職、失人心的三名行政長官,但京官絕不認為做錯了(「黨永遠正確」是鐵律),因此,行將產生的第四位「特首」,京官亦不會鬆手;在世情愈趨複雜、時局愈來愈動盪的宏觀環境下,京官對這位特區第一把手不放手,就國家利益看,有其「道理」。去年六月,《南方周末》的「政商學習大平台」發表題為〈黨連一頓飯吃幾個菜都管,可為什麼還有貪官?〉,紀述北大政府管理學院院長俞可平的有關講話,當中這幾句港人視為老生常談的話,適足以說明何以北京不理會港人強烈訴求,一定要抓緊行政長官委任權的原因︰「如果這個官職是老百姓給的,這個官員就必定(須)聽老百姓的話。如果這個官職是上級領導給的,那當然就只對上言聽計從了。」(俞教授在肯定中國的政治制度後作此溫馨「批評」,才不會「政治不正確」)。「那個官員」(行政長官)不敢對授權來源說不,在內地在特區並無分別,值此「亂世」,北京沒理由在此事上聽「香港老百姓的話」。

迄今為止,行政長官選情未定,有關消息滿天飛,入閘的三名選候人,正在施展渾身解數,他們的目標當然在使民意與京意相符;可惜,如果各種民調足以反映現實的話,如此上下「齊心」、京港一條心的情況很難出現。這種客觀現實,令不少人心存最後出勝的,必然並非「董擁抱」的兩人之一,因為他們「憧憬」選委在不記名投票時,會依憑香港民意投下「神聖一票」。不過,筆者以為這種良好願望成為事實——足以扭轉大勢——的可能性不高。

根據選委公開提名情況及網上「瘋傳」,決定「鹿」落誰手的選票來自工商界選委,以當前的情勢,期望他們俯就「大多數民意」,是不切實際的。眾所周知,去屆唐英年與梁振英對壘時,工商界特別是所謂「地產黨」選委,於衝線的關鍵時刻仍公開表示、事實上亦極可能投票給北京「棄將」唐英年,結果梁氏低票當選,等於梁氏是在群眾認受性不足下出任行政長官,教「有關人等」臉上無光。當年「地產黨」這樣做,不過是等於對與地產行業有關的候選人的專業表現「存疑」而已,不投這位中央「心儀」(不是欽點?)人物一票,出於私利,在資本主義世界,情有可原、無可厚非。但是,如今的情況已大不同,三位候選人均出身建制(行政及司法系統),而且都為港英遺臣,惟看北京的「取態」,有人已拋掉舊日的政治包袱,那正是獲北京曲線祝福的底因;另一方面,那兩位表面看來未能撇清港英包袱的,他們的政綱有「貼地」有「離地」,反對贊成之聲都有,但這並不重要,因為當選後,事無巨細幾乎「一頓飯吃幾個(道)菜」都必須遵照京意辦事。換句話說,誰人上台對香港大局的影響都屬中性,北京的意向才是主軸。在這種形勢下,不投票給京官屬意的候選人,豈不是故意和北京作對?尤其那些上屆亦和京意唱反調的選委,你以為他們還會逆京意蒙上刻意反北京甚至與中國為敵的罪名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大勢如此,那位「出腸公仔」順利當選,應無懸念!當然,為「安全」計,筆者應加上「如無意外」一詞,因為在未來十一、二天,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不過,評估坊間及網絡五花八門的相關資訊後,筆者還是以為「意外」不可能發生。

二、

去年底全國政協「增補」自動棄選而行將卸任的行政長官梁振英為政協委員、同時盛傳他「可能更上層樓」出任政協副主席後,此間有關他與UGL的「錢銀轇轕」消息復熾,但梁氏胸有成竹、泰然處之。一方面表示要控告「有關人士」,一方面表示北京對此事有通盤了解,意味他無虧職守。與此同時,二十多名泛民議員聯署,要求北京別委梁氏以「重任」……。至此,筆者認為梁氏成為國家領導人已事在必成,因為北京視泛民為「敵人」,敵人反對的,北京又怎有不支持之理?經過大約十天的紛紛擾擾,在昨天上午閉幕的全國政協會議上,梁氏獲表決通過出任政協副主席,成為膺此「重任」的兩位香港人之一。不過,與同為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於終任辭職後才獲委任不同,梁氏的行政長官任期尚有約三個月,他因此成為第一位同時兼任政協副主席的特區地方首長!

梁振英在香港怨聲載道,民望極低,低至北京擔心無法獲得足夠選票令他連任,因此才有他以家庭理由而棄選這場好戲。不少港人現在當然會問,何以北京會委任這名缺乏港人支持的人當「國家領導人」?答案其實早已寫在牆上,那是他處理二○一四年底的「佔領運動」得法、同時打壓於此運動中萌芽的「港獨」有功。事實上,「港獨」這個「幽影敵人」(phantom enemy),梁氏可說是催生人,因為那基本上是子虛烏有的「兒戲」,他以「鑿鍋法」加大社會裂痕,推波助瀾,製造亂局的危機感,恰恰刺中中央憂懼「藏獨」、「台獨」坐大、搞事的神經;適逢特朗普上台對中國的政經政策醞釀巨變,北京遂藉打擊「港獨」,以穩住對外完全開放因此亦最易受「外來勢力」影響的香港,「先安內後攘外」,牢牢掌握香港、排除後顧之憂,然後全力對外。看香港的「政情」,中央認為「港獨」仍躍躍欲動,那意味「狡兔」未死「良犬」不可「就烹」,為大部分港人唾棄的梁氏遂成為地位在行政長官之上的政協副主席(另一位為選民排斥的劉江華,敗選後升任大官。港人所棄被重用,已成新常態)。梁振英治港,有千般不足,但在加工製造「港獨」上,你不能不說他讀透《厚黑學》深通權術!

香港有兩名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主打」對外關係,身負聯絡、游說(政協是統戰機構,這是政協委員的份內工作)美國朝野之職。梁副主席有什麼任務?筆者以為他極可能被委為特區政府的政治顧問(這是英殖官名,北京因此會度一個新名堂——「政〔治〕監〔督〕專員」也許不錯),理由有三。甲、梁氏政治上絕對正確,他能獲北京破例委以「重任」,且於獲任命後習主席主動上前和他傾談近分鐘的場景,適足以說明一切。乙、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不論何人勝出,要非中央不能完全信任,要非缺乏處理政治特別是國內政治問題的經驗,因此有梁氏這樣與北京打交道二十餘年,且獲中央充分信任的人,從旁協助,十分重要。丙、有一位中央充分信任的人當「政治軍師兼監督」,加上他具做行政長官的經驗,了解什麼才能保障「國家安全」,有他這樣的「高人」輔助,香港大致便不會「走樣」,那意味誰出任行政長官都不重要!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