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8日

社評 社評

機場安檢不容破壞 特首特權尚未釋疑

自從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全世界的機場都加強安全檢查,防範居心叵測者攜帶危險物品登機,作為航空樞紐之一的香港當然不例外,基本取態是寧嚴勿寬,平常如一樽水亦不能通過安檢。因此,特首梁振英遭懷疑運用特權,促使機場管理局和航空公司「特事特辦」,讓其幼女梁頌昕毋須經過正常程序,就能夠有人代勞,將她遺留在機場禁區外的手提行李送入禁區,不但關乎「第一家庭」各成員的個人操守,還牽涉到茲事體大的風險管理,絕對不能等閒視之。

據報道,梁頌昕上月二十八日凌晨準備乘搭國泰航機前往美國三藩市,入閘後才發覺手提行李遺留在機場禁區外,她與其母梁唐青儀要求航空公司職員把行李送入禁區,對方以不合規矩為由拒絕,女兒遂向父親梁振英求救,最終成功令機管局大開方便之門。消息透露,梁振英曾經以一句官威十足的「叫我梁特首」向職員施壓。

此事曝光之後全城嘩然,經過大半天沉默與沉澱之後,特首辦終於在昨日傍晚發表聲明,否認梁太以特殊身份進入機場禁區或閘口範圍,否認梁頌昕向特首求救,否認特首向機管局施壓,否認梁振英向任何人講過「叫我梁特首」,否認使用任何特權。緊隨其後的是梁唐青儀及其女兒的聲明,內容大同小異,總之否認所有指控,強調在整件事過程中,梁頌昕無向人表示她是行政長官女兒。

否認歸否認,撇開什麼人講過什麼話的旁枝末節不談,當中至關緊要的問題乃在於,梁頌昕的手提行李是不是真的透過其他人士送入禁區交到她手上?根據梁氏母女的聲明:「機管局及保安人員在禁區外發現該手提行李,經行政長官太太核實為頌昕擁用。該行李經機場安全檢查後送回給頌昕。」換言之,梁頌昕的而且確沒有依循應有程序,沒有以物主身份親自攜同手提行李接受安檢,此舉已是嚴重違規!

須知道,親自攜同手提行李接受安檢是必不可少的程序,防止內藏危險物品。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月前曾有類同的經驗,當時機場人員向身在候機室的他表示,若要取回遺漏的行李,唯一方法是返回離境大堂,再辦一次離境手續,而且必須親自攜同行李接受安檢,因為機場人員絕對不會容許沒有物主的行李送入候機室。

即使梁振英沒有講過「叫我梁特首」,梁頌昕也沒有主動向任何人明示或暗示「我爸是梁特」,光是有人代勞把行李送入禁區一事,已然難以洗脫享用特權之嫌。退一萬步而言,若然不是第一家庭各成員要求,只是機管局人員心領神會予以額外的方便,最正確的態度還是拒絕接受這種所謂特事特辦的優惠待遇,避免瓜田李下。可惜的是,梁氏母女的聲明等於承認,特首女兒接受了特殊權宜。

其身不正,何以正人?梁振英不斷強調依法施政,偏偏在其身上一次又一次捲起有法不依的疑雲,難怪香港的政治環境愈來愈亂七八糟。

行政會議成員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認為,機管局應該考慮檢討機制,讓「失魂魚」免卻再接受出入境手續,就可取回遺留在禁區外的行李,藉此為第一家庭解窘。我們認為,葉國謙的講法純屬笑話,如果這樣做,豈不是把機場的安檢制度盡廢武功?要是人人都以失魂為名,讓機管局代勞把手提行李送入禁區,保安風險大大增加之餘,也會造成不必要的延誤。

特首辦發表的聲明儘管一味否認相關報道,然而對於梁頌昕手提行李被送入禁區一事尚未釋疑。機管局昨日證實,梁頌昕的行李是由航空公司職員帶入禁區範圍,行李已通過安檢,強調做法沒有違反保安程序。這個講法就能夠洗脫濫權的嫌疑了嗎?大家一定會追問,如果不是第一家庭成員,有沒有同等待遇?如果沒有,那就顯得太特殊;如果人人待遇一樣,日後勢必導致機場大亂。

總而言之,機場檢查關乎所有人的安危,誰也不該超然地破壞規矩。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