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3月21日

艾青天 添馬周記

黎棟國與吳克儉的言行

上周幾件事,令人質疑政府是否已失去自省能力,維穩是否已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上周三(16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就回應工聯會議員黃國健有關前線警員人手和裝備的口頭質詢時指出,多番強調近日示威者使用暴力問題,又指政府不會容忍不法和暴力行為,云云。

局長在回答中也提到,為「有效地處理暴亂或於大型及持續公眾集結期間可能出現的違法行為」,政府擬「在今年內正式成立……兩支新增警察機動部隊大隊,合共340人」,又擬加強警隊裝備,包動用2700萬元公帑採購3輛水炮車對付示威者。

在補充提問環節期間,當民主黨劉慧卿提到警員與市民對立時,局長一時語帶氣結,反駁警方一向奉命執法,不會與市民對立,云云。

言猶在耳,昨天土地正義聯盟到天水圍嘉湖山莊對開的泥頭山發起「以泥還泥」行動。土地正義聯盟批評政府無視泥頭山對環境的破壞和周遭居民的安全的威脅,聲言會把部分泥頭運到政府總部,讓當局正視問題。

政府對傾倒泥頭事件一直「懶懶閒」冷處理,以「冇得做」、「涉私人地方」、「看不到有即時危險」等諸多藉口推搪。一旦風聞有泥頭要傾到在自己門前時,卻大為緊張,隨即召喚大批警員到現場干涉,還以「偷竊」罪名檢控在場挖泥的示威者;其後工黨李卓人到場了解事件,竟又以「行為不檢」等罪名把他拘捕。

由這兩件事可見,今天的特區政府如何自我陶醉吹噓,自詡施政如何細緻,措施如何窩心,如何決心追究不法行為,說到底還是維穩至上——政府可以縱容土豪惡霸橫行,對有鄉事派揚言對政府任何損害原居民利益的措施會採取激烈行動變得龜縮,卻不會容忍市民挑戰政府的權威,毫不猶疑地向市民濫施拘控,更不會猶疑施以暴力。

黎棟國在立法會發言時表示,會大力支持警方增加人手和裝備的建議。但這些裝備和開支是否有必要?示威者與警員的對峙是否真的無可避免?如果政府對政策措施稍作檢討,對外廣納言論,在推行政策上願意因應民情稍為在政策措施作適量改動,相信已足以化解很大部分的民怨,政府亦毋須在維穩工作上大費周章,白白浪費公共資源。

可惜政府偏偏選擇依賴警察武力,並以公帑或政治便利餵飼一班全無自由意志和只顧自身利益的建制派,以收買他們効勞,在各級議會諮詢組織為政府保駕護航。政府用人唯親,只委任一眾「梁粉」充斥大大小小各委員會、諮詢架構,把整個政府從市民中抽離;當遇到市民反對時,卻常抱怨市民惡意批評。

最近表現這種心態的經典例子,莫過於由歷來最「唔得掂」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親身示範。

話說上周六(19日),吳局長出席伊利沙伯舊生會湯國華中學一項活動時,座駕遇上學生攔截,要求局長接信,局長沒有理會;有人影到局長當時只顧「玩手機」,對在場學生不加理睬。翌日,局長出來「讀稿」解釋,內容還不是「補飛」,提及政府如何關心學生等的公關辭令,強調當天沒有「玩手機」,只是與同事交代公務,出席活動時都有了解學生情況等。

難道局長的公務不是照顧學生教育?接見學生聆聽學生申訴有何難?

局長回應中又指外界批評他「玩手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又指市民每每批評教育制度,是抹殺眾多教育專業人員的工作,對他們不公平,局長為之感到「唔順氣」,云云。

吳局長花盡唇舌,又搬教育專業人員作擋箭牌,說穿了,不外是不滿社會對他的批評而已。多年來吳局長在教育工作上有多少「貢獻」,確實有目共睹:硬推洗腦式德育及國民教育、推銷「普教中」、提議學生學習簡體字;TSA令學生、家長和教師透不過氣……但局長依然擇「惡」固執,不肯撤銷檢討。連日有學生輕生,局長初時竟還呼籲家長、教師「加把勁」。局長為要放假旅遊自娛,不惜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公聽會,事後竟抱怨事務委員會選擇他早已安排放假的日子開會,還為此而「感到不高興」!

吳局長在教育政策的諸多不是,簡直罄竹難書,要怪罪還須找藉口?局長一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是否太抬舉自己?

一星期兩官員的言行,足以說明特區政府缺乏自省能力,以及維穩成癖的陋習。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