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3月4日

洪清田 情思香港

兩個香港的公投對決

每次單議席補選,都是一次「兩個香港」的「公投」對決;「公投」是把議題和決定交予公民,一人一票數人頭。這次新界東補選的重要性不再是數人數票的輸贏,也不是9月立法會選戰形勢變局和隱約浮現的三分天下,而是不再單計人多人少的「少數主觀能動性/能量」(Minority Subjectivity);旺角一夜少數人不代表大多數,但血火和磚頭子彈不但轉化為15%明知拿不到議席的票,還似沒有嚇壞百多年「反暴力」的(中產)泛民(和港人),反而「解障」、「去咒」。

香港人又一次給中國溫馨提示,預警中國必然面對的現代化問題。中港大同大異是現代先進與傳統落後模式之別、「香港問題」的問題在中國、幾代港人過了一個又一個坎,中國股市鎔斷幾天了、「鎔斷香港」也應了斷了。

這次由旺角到新界東、由暴力到「和理非非」的政治震盪波,告訴中國10多年來的「中國以自己方式改造香港」已走到盡頭,到時代一如文革10年後那樣轉軌、自我撥亂反正,回歸歷史正軌,一如過去百多年在香港學到點什麼現代社會長治久安之道。

不事基本上認識香港

中國由滿清到民國到今天中國,都陷在幾千年社會、國族和時代,「走不出中原天朝帝制」,看不清香港。到了中共,基於傳統文化和歷史國恥、「一人集體主義」全權專制組織、解放戰爭和冷戰慘痛記憶、改革開放初期的粗放,九七問題時想像和構思的「香港」,與百多年在現代世界漂浮中孕育的香港,是「兩個香港」。

九七問題以來40年,中國壓根兒不事基本上認識香港、中國、西方和現代世界,沒認識、承認「香港、中國、西方和現代世界」之間的大同大異,只是跟1949至79年一樣,從本身封閉的主觀唯心世界看問題,像毛澤東對中國社會,與鄧小平對毛澤東搞糟的中共和中國社會那樣,把意願和決定強力「嚴壓」下去,「一國兩制」構思時回應現實的調節很有限,遠不符「香港問題」客觀所需,實踐起來系統化地犯系統性錯誤,出問題時便以組織權威官僚的集體資源和專政專制指令了事,不事抽離、客觀、科學實事求是處理,流弊惡化疊加。

當年的對港政策、「一國兩制」文本和宣傳言文, 都把「香港、中國、西方和現代世界」之間的大同大異遮掩、粉飾和扭曲,以「語言/文字偽術」滿足港人所需(但仍有幾十萬移民)。有人指出,同一個名詞和概念句法,將來中國會有另一套說辭和解釋(廖瑤珠獨排眾議、堅持《基本法》要把解釋列明),會反臉不認賬,如果「一國兩制」走了樣,中國(和香港某些人)還會說那才是天經地義、合情合理、合法合憲、普世通行,反對者是不相信中國、不相信自己(或是誤會了/受誤導)。

沿這主觀唯心、強制總方向方針路線政策,中國對港政策和「一國兩制」在領導層官員世代交替中走樣。《基本法》頒布後沒修改,其實已變了幾個版本(尤其是香港與中國中央和地方關係),一個版本比一個版本「返祖」,走回單元單核心的「前現代」專制傳統,距港人相信的版本愈來愈遠,中國卻從另一個「真.版本」說有另一個「真.香港」,認為九七回歸後的香港「走了樣」,要把香港扳回來,不讓「一國兩制」「走了樣」,次次盲點加倍盲動蠻幹都說「防止『一國兩制』走樣」。

近40年中國從唯心主觀和組織強制力出發、不從香港現實出發的「以我為主」對港各層/各種盲點盲動蠻幹,層/種之間交替轉換或不同組合使用,但都被社會否決。

中國對整個「九七戰爭」而言:

一、錯誤定性「香港問題」主要為國恥與外交之戰,不知、不認中港是現代先進與傳統落後模式之別,根本不承認香港的「實體性」(當時不承認台灣的「實體性」)。只從中國本身出發,只看到「中國vs英國」中國一定贏,絕不會輸、不能輸、輸不起,不是從「香港」出發看問題,不知贏輸不是看「中國vs英國」,而是看「中國vs香港」;把香港看得太簡單、太低層次,不知「香港」為何物、不知「自由」為何物、不知「變」為何物,唯心主觀以為「只要中國願意」,香港便可以自由50年不變。

二、囿於5000年「反自由」文化傳統、改革開放初期的粗放「唯經濟」論和「後文革」動亂恐懼症混合而成的「心魔」,以機械「穩定繁榮」強制壓倒一切,視港人為唯利是圖的經濟動物、香港百多年是難民移民順民烏合的「經濟城市」,可以凍結這形態,無視經濟商金與政治管治和法治體制的關係和原理,以及個人與群體的人文價值觀與身份認同;不知英人治港之道,要照搬「行政主導」、「積極不干預」和商人治港配上AO治港。

三、誤會整個香港像「自己人」(左派/愛國/保守/親中/保皇/建制)在香港築起的「城中城」那樣,可以按他們的「愛國愛港」標準改造;成功了才算「一國兩制」沒走樣。中國不知「自己人」及其「愛國愛港」標準是什麼內容、在「香港文明」中處於什麼水平和位階。以這些「愛國愛港」標準招攬商經政社會專業教育文化傳媒人,以之取代(或延續)英殖時期既得利益和大財團,進行精英換血和新設儀禮制。

五十後和六十後的戰後新生代奉行古典民主自由主義議會政治,六十後和七十後轉向公民社會和社會政治,都不得要領,《基本法》、「一國兩制」在重重危機和交鋒中恍若中國憲法。「一小撮」傳承(類)現代文明體制和人文價值者結合新形勢,抗衡「中國化」,中國2003年後視為「毒膿」,10多年來全面「擠膿」,對港中上層換代變招不離其宗(一人集體主義的「前現代」與「超現代」侵蝕「(類)現代」)。

侵蝕香港真法治

「擠膿」沒有最硬,只有更硬;「無底線」激化矛盾、全面徹底消滅,包括祭起「理性」和「法治」,系統化以rule by law侵蝕香港百多年馳譽世界的「真.法治」(rule of law);以「自己人」(左派/愛國/保守/親中/保皇/建制)佔據要津,拖低「文明水平」,以之為標準改造教育和媒介、媒介收購和消音;全面消除二三十年前的生活方式和政經社會「香港模式」,「去殖」、「返祖」,跟大陸看齊;訴諸民族主義和中國崛起,香港依賴中國論和香港邊緣化論;中資及民企經濟入港取代大企業和各階層;中港交通基建軟硬件和資本對流融合、人口中和與交流;由政商到大學教育的體制脫胎換骨;「皮影隊伍」直接治港、砸港(告AO特首和爆ICAC專員醜態);以制度暴力反制反對者的「激烈」和「暴力」,警力膨脹和政治化;上綱上線到國家安全、外部勢力和「顏色革命」;以天朝文化帝國、身份認同涵蓋香港。

10多年來全面「擠膿」,卻原來加速孕育一個「新香港」胚胎。中港兩套/種的根本思維和決策方式、世界觀和知識論及其政經社會文化結構模式、運作模式、標準價值觀受阻窒,港人曾嘗類「現代文明」,如今被驅逐到絕處,在「自成實體主體、身份認同」找出路。

幾代舊泛民老化,八十後和九十後新生代不耐煩、不再忍,要重奪「主權」(個人自主、政治自主、香港自主、命運自主)。由社區保育和懷舊開始到佔中和旺角,放眼世界,他們無底線追尋新社會和新世界,追尋自己。梁天琦以Ricci Hall的隊形呼嘯颳過Sports Centre,代表新世代投身「真.政治」的潮流風尚,一派建制外「真.精英」與中央並駕齊驅的「當家作主」、「以我為主」。他們像共產主義革命和中共奪權當年nothing to lose,輸了也贏,還有萬分一機會贏到一個(個體化、個性化、由下而上自由民主)新世界、新生命、新生活。

9月選舉將屆,說不定中國會請泛民留在議會拉布玩議會政治,不要無底線的街頭政治;特區政府施政和政策看泛民臉色,政府提案排序由泛民預先「審查」(如特首參選由中央預先「審查」)。

香港的補選「公投」反映現實,發出矛盾雙方對決的訊號;中國沒選舉、沒「公投」、沒訊號,等於沒現實,一切在「前現代」唯心主觀的汪洋大海中不辨東南西北。

洪清田 「香港學」協會主席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