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26日

洪清田 情思香港

周星馳無厘頭 = 現代新常態 + 治港常識

香港怎樣了、出了什麼問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我們曾經瘟疫、戰亂……走出一條路」。當年我跟彭定康談香港(和中國)問題,曾俊華負責筆記;從後來的討論中,可見曾俊華似較有深度,是當今最接近進入香港問題的高官(之一),但答案和出路可能要從周星馳現象中找些啟示。

《美人魚》講環保在香港出了的問題,正在大陸「以自己的(創意)方法」擴大和加劇;香港填海已死,中國跟隨(可能賺了全世界的錢,卻沒有空氣和水)。二三十年前香港和台灣不少人就環保向大陸進言,有如今天就政治管治法治進言,也給「中國本位、以我為主」的黨政知識分子學術界要員訓斥或譏諷為「凌駕祖國、不懷好意、害怕、嫉忌中國發展」。

浮光掠影接駁成娛樂商品

《美人魚》以環保為主線,一貫周星馳本色,無意進入問題和認真探索(也不着意電影的完整性),而是最表層找到一個中港共通、不犯禁、不得罪任何一方的空間和內容,把大課題個人化,化為個人行為性格品德,不涉政經結構社會大環境,專事以電影本性和周星馳機靈風格(有金句訊息、沒意識知識)符號化和訊息化,把零碎浮光掠影穿插接駁成娛樂商品;劇本支離破碎、演員無一入戲,正常而言未成(有機一體)作品(周星馳可能永難出「作品」,也不着意於此)。

周星馳以環保、發展和發達為脈絡, 貫穿香港本位、中國本位和現代世界本位,一併考慮和計算,隨手融會中央幾十年、特區政府十多年融會不了的「香港意識」和「中國意識」,還加入「世界意識」和「現代意識」,賺了不知多少個億,還給中央和特區政府一點治港治國啟示。

500年現代化,是人類前所未有的知識意識訊息「虛」文化與社會政經國族「實」結構的多層多軸疊加轉型,200年是中國千年變局,這幾十年是香港所未有的大變局,把中西古今「虛」文化與「實」結構積澱醞釀、多層多軸疊加轉型。

世界、中國和香港相通的是資源、知識、意識、權力,以及利益由核心向外擴散和多元化,波濤潮流往返起伏、地殼板塊大挪移,東西南北座標和上下是非正反美醜善惡優劣顛倒和重新配置組合(re-configuration)。核心的主流精英正統權威建制當權執政決策領導者不再一言九鼎,在多元多面衝擊下,如坐過山車和多軸椅(multi-axial),但多數昧於流動中大局,自覺穩坐BOX中自己世界,懵懂無知、巋然不動。

香港與中國之別,是中國由個人到集體高壓自壓下,表面平靜穩定不變,但一爆起來翻天覆地;香港把「變」日常化、個體化、平常化、常態化,「去妖化」,表面是多個世界多元交叉雜亂,實則亂中有序(主次各領空間、自由各行其是、相安對弈、共融互濟),更是先中國取得現代社會以個體為本位的動態「平衡、正義、常態」(Equilibrium, Justice, Normalcy)。

如孫悟空隨時無限收縮

香港多個世界多元交叉的「變」,見諸社會、企業、政經公私機構,開放透明;東西南北座標和上下是非正反美醜善惡優劣顛倒和重新配置組合、比大陸開放透明。人類組織企業機構社會國家的東西南北座標和上下是非正反美醜善惡優劣顛倒和重新配置組合,成為日常常態,連帶人的權威和反權威的愚昩、賢與不肖和暴虐傲慢也較難遮掩。

周星馳在油尖旺出身,在無綫兒童節目的磨練,親身經歷香港社會、企業、政經公私機構開放透明下、東西南北座標和上下是非正反美醜善惡優劣顛倒和重新配置組合,以及難遮掩的人的權威和反權威的愚昧、賢與不肖和暴虐傲慢。他似有一種天生和後天練就的本能,機靈貫通童真與無知、白癡與反白癡,把垃圾廢料recycle成寶物,由末流變主流;成功顯時和未成功微時,都如孫悟空隨時無限收縮和放下,永保實時上天下地,招攬一眾跟從,變出自己的「無厘頭」百億產業鏈。

或許可以這樣猜想,他在無綫兒童節目和油尖旺生活中練就「人在江湖局外人」的本能「軟皮出竅功」:夾縫中存活、由低層「無與負值中」變出一個自己,單靠「軟皮功」不夠,還同時有「出竅功」,有一根通天弦,靈光一閃,如有神助胡思亂想,工作上輕快貫通童真與無知、白癡與反白癡,更看透既成正統建制世界「不可撼動」強勢固化常態的另一面愚昧不公反常,但又無傷大雅趣怪轉化表達,變成他自己的東西、累積備用,任由他人訕笑「無厘頭」。

他不是停在反感和任性反應,而是開動本能(母親啟發?他有intelligence、
沒intellectuality,他母親似有點intellectuality),機靈無中生有創出精警金句,感應到天外天另一個矇矓虛幻景象,那裏有更多人、更多生活中(和他一樣)掙扎的「真實人」,那幾乎是一個浮現(或早已存在)的新世界,他描述、改造那怪異畸形的世界。

他不單停在自言自語自己機靈(靈異)的「幻覺」世界,還抓到一些線索可以讓那機靈(靈異)世界連結更多人的真實、貫通幾個世界和階層,跟他們對話,一人化為幾個角色,入戲又出戲(一如做兒童節目時),逗他們跟他一起嬉皮笑臉、零零星星進出幾個世界真真假假(劉鳴煒似也努力走出自己的box,看看、進出幾個世界),為大家消消氣、紓紓壓。他無意着意隱喻或抗爭,但觀眾(甚而學者)可以感應、發掘正統主流世界的隱喻或抗爭、意識和知識訊息化,觀眾(甚而學者)可以從訊息化的意識和知識發掘出另一個正統主流世界的原本意識和知識。

他用電影這浮光掠影機械媒介的長短(但他沒有費明尼對這媒介的思考),把這些碎片和線索接駁推砌、化為出乎大眾意料、順應大眾意料的娛樂商品,創意行銷、販賣既成正統建制世界的強勢固化常態中的愚昧不公反常,賺他一大筆又一大筆,成為既成正統建制世界「不可撼動」的強勢主流(《美人魚》可能是最後高峰,往後下坡)。

教青年爽教官方維穩

大陸改革開放後,社會和個人由文革緊繃中鬆禁,八九六四後一鬆一亂、再一緊再一鬆,九十年代以來,禁區內幾代的青年可以爽、但不知怎樣爽,周星馳教他們在自我禁區內怎樣大爽特爽。香港周星馳式社會的多元斷裂的「自然」狀態和生態,合乎大陸青年在新舊交叉的解構解體中的敏感度(官方不明白,以為無厘頭,不搭理);周星馳式成為青年學生、影視和媒體的風尚和潮流(這些文革時的罪,九十年代毛派不滿也只能聽之任之,無可奈何)。周星馳教青年爽、教官方維穩,雙贏(像香港六七左派暴動後的TVB)。

香港百多年英治下多層斷裂、幾個不同世界共存,任由個人自由,不作價值判斷,不求一體一統。廖承志以「馬照跑、舞照跳」解釋「一國兩制」,等於對香港說「任由你自己作踐」。中國文化要求「人」符合和內在化外在社會政經文化倫理道德才是「人」,否則「非人也」。廖承志說給個人自由,不作價值判斷,「任你作踐」是「反中國文化」。政治和國際關係終敵不過中國文化。現在中國重新祭起中國文化,認真嚴肅,要求港「人」符合和內在化中國社會5000年傳統的政經文化倫理道德才是「人」,激發本土更認真嚴肅進入問題,認真撼認真、嚴肅撼嚴肅,大家都自認「不可撼動」。

今天香港的個體化和本土意識,彰顯中國今天和往下。周星馳的無厘頭是現代新常態,給中央和特區政府一點治港治國啟示:政治管治只能順應現代多元斷裂的「自然」狀態和生態,不能勉強;勉強就要扮上帝,扮上帝可能自我妖魔化。

洪清田_「香港學」協會主席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