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1日

艾青天 添馬周記

絕望死水成形

「新月派」詩人聞一多在《死水》結尾一段有言:「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

從上周幾場立法會辯論,無從否認,在建制派操縱下的議會已完全失效。香港政權移交後剩餘的所謂民主,實際上已可畫上句號。

上周三(27日),極具爭議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進入立法會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議員將就草案條文內容及相關擬議修正逐一作詳細審議。但在討論第一組條文期間,黃毓民議員提出休會動議,試圖進一步拖延法案的通過。建制派和泛民議員就休會動議辯論時不時舌劍唇槍,但代主席梁君彥主持會議時明顯表現得「大細超」,完全沒有公平可言。

主持會議 雙重標準

當泛民議員發言時,代主席每每針對個別議員,質疑發言內容是否與休會動議的議題相關。但當建制派如王國興發言時,只是單一大肆批評泛民拉布阻礙會議進程,代主席卻忽然「借了聾耳陳隻耳」,裝作無事。到有泛民議員言談間用詞對建制派稍有不敬,便遭建制派窮追猛打,而代主席沒有主持公道之餘,反而諸多刁難。例如公民黨陳家洛指建制派議員議事不加思索,經民聯「鼠王」梁美芬即時指陳家洛發言語帶冒犯,要求他收回言論,云云,代主席隨即詢問陳議員會否收回言論。但到有建制派在坐席中指罵泛民議員時,代主席又不加阻止,甚至當議員梁國雄投訴時,代主席直言「聽不到」。

到周五(29日)及周六(30日),財委會會議討論港珠澳大橋超支撥款,主席陳健波一心是盡快結束會議,讓撥款通過,滿腦子只有「剪布」、「剪布」和「剪布」,對議員發言更顯得極不耐煩。議員限時發言,時限一到,便不理議員是否言而有物,也不管官員有否解答議員問題,一概「熄咪」滅聲。

陳健波主持會議的手法與梁君彥同樣偏頗,一樣是在泛民發言時處處「玩針對」,質疑議員發言離題,卻任由建制派如黃國健之流用盡發言時間批評泛民,甚至對黃國健用上諧音粗口的「叉」字亦置若罔聞;其後到梁美芬發言時她更宣傳派揮春!試問建制派落區寫揮春與撥款有何關係?如果陳健波那麼關心會議速戰速決,那麼關注議員離題,為何對建制和泛民又取以雙重標準?

由此可見,在議會內建制派的作用只是政府排斥壓制泛民、打擊民意的工具。可笑的是,個個自以為有頭有面的建制派竟甘願充當政府的「爛頭卒」,還以能成功打擊泛民而沾沾自喜;在他狹窄的目光中,只會想到向泛民、向民意稍有退讓一步,泛民便會得寸進尺,他們不會想到自己所作所為對社會的遺禍,也不會計較他們的兇惡醜陋嘴臉展露人前。

除建制派肆無忌憚地踐踏議會民主外,政府對這個「角色扮演」遊戲開始顯得不耐煩。上周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對泛民議員多番「拉布」拖延《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表現沉不住氣,已向議會步步進逼,而且態度愈見囂張跋扈,先去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摘議員拉布,字裏行間咄咄逼人。司長繼而向傳媒發言,高調批評議員製造流會是沒有履行議員責任,還呼籲議員不應「有權用盡」,最後更於上周三(27日)親自現身立法會「踩場」,還要主席在會議期間抽時間與她會面,形同「照肺」,盡露一副得勢不饒人的官威架勢,令人心生厭惡。

善用一票 擺脫困境

幸好,在這次行政立法交鋒時,曾鈺成一句:「現階段設死線是不實際及不合理」,仍能保持議會已所剩無幾的尊嚴。如果換着是梁君彥或陳健波之流,議會顏面將是堪虞。

現在,香港民主發展已成一溝絕望的死水。但聞一多可能未想到,一個由醜惡開墾的世界,在他死後70年在香港成了形。如果廣大選民眼見議會一片烏煙瘴氣而仍可容忍,仍可任由建制派和專制的特區政府對滙聚民意監察制衡行政機關的議會肆意踐踏,而不善用手中一票作明智抉擇,那對於市民將面對絕望醜惡未來,就只能說一聲:「活該!」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