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21日

練乙錚 氣短集.九十一

中俄境外執法有分別 蔡習策略模糊可均衡

李波事件發生之後,土司從「多個渠道」向上級探口風的「不懈努力」終於有了回報:廣東省公安廳18日覆函說,「經了解,李波現在內地」。這個簡單而詳盡的回覆,就是胡溫說的「權力在陽光下運作」了20天的結果。

現在事件因李波同事桂敏海「自首」而繼續發酵,所暴露出的中共打壓異己手法,對年紀稍大的港人來說平常不過,但對覺醒的佔運世代和其他千千萬萬的「港豬」而言,卻是一堂鮮活的「國情教育」課。中聯辦王振民抱怨港人「不學習英國政治的保守風雅傳統卻日趨激進」,這事件給他清楚解釋為什麼。

一、中共和普京的「境外執法」有分別

桂敏海、李波等人「被回國」事件的慢鏡頭近日加快,終於上了美國《時代》雜誌網站的國際頭條。中共對外工作人員近年常常抱怨外國「不理解中國」、「帶有色眼鏡看問題」,這一回卻給世人一個機會看清楚這個「法治國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幾個月前事件初發,但桂氏在泰國被擄失蹤的事,很快便從光速般的新聞周期裏消失;《時代》對該事的詳細複述,再加上李波從香港「蒸發」的情節,讓大家的目光再度投向中國【註1】。

官方公布的桂敏海一分鐘「認罪」視頻應該是精心炮製的了,卻給眼光銳利的好事者指出好幾個破綻:名字和年齡與實際不符,衣服領口顏色也會忽然改變,神色語氣與「自責」、「懺悔」完全不相稱。至於編造出桂2003年醉駕殺人輕判兩年緩刑現在卻因愛國心突發而自投羅網的故事,則更是違反常理荒腔走板,導致北京對整個擄人事件的官方解釋淪為國際笑話。同樣是專制政權用「強力部門」搞「境外執法」,中共的手法顯然及不上老大哥俄羅斯,後者對付異己絕不低調,但手段乾淨利落完全專業,西方抓不住痛腳,無法大做文章。

2014至15年,英國法庭審理一宗案件,案中受害人A. Litvinenko是從俄羅斯到英國取得政治庇護的前KGB特務,2006年11月在英國在一所餐廳裏和兩個俄國特工見面後慢性死亡,過程極度痛苦,後來確定的死因是身體吸納過量的放射性釙同位素(polonium-210);蘇格蘭場懷疑那是俄羅斯特工在他的食物裏放進的,但找不到確切的行動證據。兩名最大的嫌疑犯潛返俄羅斯之後卻洋洋得意,其中一個還當選了俄羅斯聯邦議會的議員。與此類似或直接相關的案件,之前已發生過好幾宗,受害者的死因,有的相同,有的則是被槍殺或「被上吊」【註2】。

透過「強力部門」搞境外執法,俄羅斯「自古以來」便優為之,最經典之作當然是1939年斯大林派第三國際的西班牙共產黨員Ramón Mercader前往墨西哥刺殺流亡該國的政敵托洛斯基。Mercader把自己假扮成一個托派,先是勾上與托氏常有往來的一個左翼美國猶太裔女性知識分子Sylvia Ageloff,然後藉着Ageloff的關係直接接觸托洛斯基,於1940年盛夏在托氏寓所書房裏把他砍死,凶器是一柄純冰造的斧頭。斯大林知道後非常高興,頒給Mercader一個列寧獎,後來更加封作「蘇維埃聯邦英雄」。這個境外執法謀殺事件後來拍成荷里活電影,主演托洛斯基的是李察波頓,七十年代在香港大華戲院上映,筆者當時看過。

中共師出名門,對付異己亦從來不囿於本國國界,但手法卻和斯大林爺爺精煉的那一套不盡相似, 有「中國特色」。蘇/俄在境外懲罰異己,通常是就地正「法」;中共的做法卻是把打擊對象俘虜或誘騙歸國,然後像貓玩耗子那樣慢慢折磨,生安白造依「法」炮製,其實一樣殘忍。想起習近平上台之後,好幾次煞有介事地提倡「尊孔崇儒」,但其統治手法哪有一丁點儒家的味道?

二、兩岸論述應長期「策略性模糊」

博弈論沒有「策略愈清楚,收益便愈大」的一般說法,反而重點指出,「策略性模糊」有時是更好的。所謂策略性模糊,有兩個不同的含義:

其一是指strategy set(對策集/選項集)內容的模糊性(術語是fuzziness,與通常說的uncertainty有分別);這種模糊性,通俗說法就是「讓對方不知道你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其二就是指在對策集/選項集的內容大家都清楚明了的情況下,弈者令對方事前無法猜測己方出手時用的是哪一個對策。例如,弈者可以在出手之時擲毫定對策;這便是所謂的randomized strategy(隨機對策),模糊得連己方在自己出手之前的一剎那也不知道確切的選項是什麼。

上述兩種模糊,弈者還可交替或合併使用。在一些包含時間因素的動態博弈裏,更可以加上出招時間上的模糊性。此所謂兵不厭詐,難得模糊。

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期間,在最敏感的兩岸議題上,就採用了策略性模糊;她原先的對手洪秀柱和後來的朱立倫,都不停在這個議題上敲打,要求她「說清楚、講明白」,甚至譏她為「空心菜」,詰問她「你有什麼本事維持兩岸現狀?」很明顯,洪和朱都是在「引蛇出洞」,逼她放棄模糊性:如果她說清楚了,太強硬的話,大陸就會馬上施加強大壓力嚇怕選民幫國民黨一把;太軟弱的話,洪和朱就會說她「拿香跟拜」、還是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好,讓綠營支持者對她失望,減低投票意欲。可是蔡英文不為所動,一意在兩岸問題上當「空心菜」空到底。明顯,這是蔡的一個長期對策。

關於「九二」問題模糊性的操作空間,蔡英文當然很清楚,因為1992年的時候,台灣總統是李登輝,蔡英文是他的幕僚,後來進了陸委會,1999年還替李撰寫「特殊國與國關係」,而當時兩岸雙方之間,還未有「九二共識」的說法,遑論「一中各表」。關於「九二」爭拗,立足點有好幾個,除了大陸講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之外,還有台灣講的、大陸暫時不反對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沒有「一中」提法的「九二精神」,最後就是連「精神」也沒有的「九二事實」,後者指1992年雙方的確開過會、努力過,試圖統一意見,最後達不到什麼實質的共識就散會,即李登輝講的「沒有共識的共識」。

蔡英文的說法是,國民黨的立場不能代表整個台灣的立場,其所主張的「一中各表」,可以是台灣內部共識的一個選項。至於她的「九二」立場是什麼,她則堅持不說清楚,亦即在不包括大陸的「九二」立場的範圍裏刻意模糊。他的批評者當中,有人說她是繼承了陳水扁說的「九二精神」,更有人指她連「精神」也不承認;持後者說法的,包括導演王正方。

王是老保釣,當年在美參與釣運的台灣學生當中的毛派,在運動的後期把留學生運動的方向從「保衞釣魚台」推向「解放台灣」。他的「九二」立場值得留意,認為就算當年真的沒有「一中各表」的共識,但這個說法用了好幾年,效果那麼好,真相不真相不重要,當作有,繼續說下去便沒錯。這個立場堪稱「九二奶娘論」;其要害是,在不需要事實作政策支撐的想法之下,國民黨的「一中各表」立場較之於大陸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相差不過是一步之遙,再多一點奶水供應,台灣就送過去算了【註3】。

蔡英文的策略性模糊,妙就妙在對大陸而言的確是模糊,所以在蔡當選之後,大陸馬上要求她澄清;但是,對台灣任何派別的民眾而言,蔡的兩岸立場從來都不模糊,所以反對她的一貫立場的人不投她的票,贊成她的立場的人卻都把票投給她,都清清楚楚。為什麼說蔡的兩岸政策對大陸而言是模糊的呢?難道大陸領導人真的那麼笨,台灣人人都知道而他們卻不知道蔡的真正立場嗎?非也。

大陸因為在2005年通過了一條《反分裂國家法》,其中第八條說:「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衞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為要決定需否對蔡英文領導的台灣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大陸需要在法理意義上清晰知道蔡的立場。

即是說,蔡英文以前的立場,台灣人無論派別都知道,大陸領導人也當然知道,毫無模糊可言。但大陸現在需要清楚知道的,是蔡作為領導人對兩岸問題的正式立場,由此推斷她會把台灣帶去什麼方向。如果她說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表示她不往獨立方向走(有人認為馬英九講的「一中各表」其實是「隱性台獨」);但如果她以總統的身份明確否定「一中」原則,則表示她一定會朝獨立方向走;如是者,大陸就必須考慮對台動用「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了。

大陸當然不想動武,因為代價太大牽動太廣而風險太高,搞不好自己會垮台;這點筆者周一分析過。蔡英文當然也知道不應無謂刺激大陸,所以一定會堅持法理層面的策略性模糊;蔡總統絕對不會「說清楚、講明白」。這正好是「一個不願打,一個不願捱」;如此,雙方共同達致的,就是一個「策略性模糊均衡」(strategically fuzzy equilibrium)。蔡英文在兩岸政策上保持模糊的辦法很多,最簡單的就是訴諸民意,而民意在此事的法理層面上是可以長期模糊的,視乎一眾民調專家怎樣設計問卷。

台灣大選翌日(17日)人民網「春風化雨」論和《環時》「選舉結果並非支持台獨」說,由此足可以推斷,只要蔡英文繼續策略性模糊,台海兩岸進入一個新的穩定的「策略性模糊均衡」,是大有可能的。在這個均衡狀態裏,兩岸關係一定不會像馬英九執政時那麼好;大陸在姿態上給蔡英文這樣那樣一點顏色,在所難免。但是,馬英九、陳水扁時代遺留下來的一整套兩岸關係發展機制,大陸不僅不會一筆勾銷,還會試圖加強;那才是統戰的高超境界。

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台海現狀還是可以維持的。在蔡英文時代,「地動山搖」經常會有一點點,卻不會死人塌樓。況且,台灣的民主機制,正正替大陸保持了一個永恒希望:8年之後,難保不會又一次政黨輪替,國民黨統派再翻身。如此,何必現在就訴諸「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去對付蔡英文的繼續模糊?難道大陸的獨生子嫌太多,要分出一些去做炮灰嗎?特約評論員

註1:《時代》雜誌關於桂敏海等人被擄回國的報道和評論見http://time.com/4184324/gui-minhai-dissident-search/

註2:見英文維基Poisoning of Alexander Litvinenko條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isoning_of_Alexander_Litvinenko

註3:王正方的文章在《華夏經緯網》http://big5.huaxia.com/thpl/tdyh/wzf/2015/03/4322241.html

氣短集.九十一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