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17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鞠躬盡瘁所為何事 ? 港人流芳阿當故居 !

一、

阿當.史密斯在愛登堡那間有三百多年歷史的故居Panmure,終於「恢復舊貌」。二○一○年七月中旬,筆者夫婦與一眾友人,專誠到此「懷舊」(見是年八月十八日;〈修墓園立塑像——遲來的紀念〉,收《攀梯登月》),見此失修多時已如廢(尚未至於「危」)屋,不免「感慨繫之」。該市的Heriot-Watt大學有意把之收購闢為「史密斯紀念館」,卻因「出手太低」為業主市(議會)政府拒絕,其後終為該校的愛登堡商學院(EBS)以「市價」(市政府說這才符史密斯的學說)購得,並以「市場力量」即不動用納稅人(政府)分文,由民間組織籌集資金,進行大規模的翻新工程,如今已「勝利完成」,從圖片看,這筆全由熱心人士捐出的三百六十萬鎊維修費,的確物有所值。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位知名銀行家牽頭下,香港的自由經濟信徒一共捐了近百萬鎊(真確數目未見公布),共襄善舉,亦讓香港善長大名,有機會鐫刻在故居的銅匾上!香港這個以「放任自由」起家的地方,終於為作此主張的元祖盡了一點心意。

今天要寫的,不是「放任自由」的優劣,亦不是翻新的Panmure將定期仿照史密斯生時廣邀友人「吹水」(切磋學問)的「星期天午餐」,而是史密斯的晚餐!

人各為私利而忙,是《原富》亦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理論基石」。史密斯強調社會各階層利益互補,倘若人人為追求私利盡力,他們本身固然獲益匪淺,整體社會亦會因而受惠(古典經濟學派另一重鎮李嘉圖不作此想,此是「題外話」,表過不提)。史密斯所舉的例子已「眾所周知」,如屠夫(肉販)不是擔心顧客食無肉而宰殺家禽、麵包匠不是憂慮顧客吃不飽而烘焗麵包,而侍應當然不是因為顧客肚餓而捧餐……。這是「人人為自己」所謂「經濟人」(homo economicus)的寫照(這種說法,與常聞於粵語「殘片」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或老共過去天天〔今似罕聞〕鼓吹的「無償為人民服務」、「專門利人毫不利己」的「哲理」背馳),而社會(不管是重農、重商、重工還是重資〔資本主義〕)的確因此而充滿生機和活力,當然,會否因此繁榮富裕是另一回事。

二、

非常明顯,史密斯的論斷早已成為資本主義社會的普世「真理」,可是,數月前一本譯自瑞典文的《誰替阿當.史密斯煮飯(準備晚餐)?——有關婦女與經濟學的故事》(Who Cooked Adam Smith's Dinner? A Story about Women and Economics〔下稱《晚餐》〕),試圖以經濟原理解開誰為誰工作的「迷思」!上引這個書名的確非常吸引,然而,筆者讀後卻認為除了鑄造幾個足以「吸睛」的名詞,內容不過爾爾,且行文囉里囉嗦,不足二百頁的書竟有多處重複的描述,令讀趣大打折扣。這些疏失,肯定不是譯者之過,而是這位瑞典作者瑪高(K. Marcal)女士的學力與分析力有欠高明之故。

史密斯終生未娶(他是遺腹子,其母瑪嘉烈.道格拉斯與乃父結婚約兩年懷胎六月成寡婦〔是年她二十八歲〕,終生守寡,一七八四年去世,得年九十歲),起居飲食(以至會友的「星期日午餐」)全由寡母照顧,她是否亦是理性的「經濟人」,即她「服侍」其子是否出於自利?答案不易得。史密斯的母親雖為富家(大地主)女,但在那女性受歧視的遙遠年代,乃父並無留給她什麼財產;亡夫遺產則絕大部分由阿當承繼,她默默無怨且無償地撫養、照料與亡夫同名的兒子,究竟是否真的出於無私的愛心,與名作家(《查泰萊夫人的情人》)D.H.羅蘭斯感性地指出「愛心驅使主婦進廚房」一脈相承,亦符合經濟學大師、諾獎得主貝加(G. Becker)在《家庭論》(The Treatise on the Family)中有關「利他主義」只存在於家庭中的論斷。事實上,史密斯夫人這樣做,可能與她必須依靠其子的財產才能無憂生活(《晚餐》沒有提及的是,史密斯太太似乎不必太操勞,因為她請了堂妹珍納.道格拉斯做Panmure的管家)有關?過往筆者就此命題東翻西看,且曾訪史密斯於愛丁堡的故居作「實地觀察」並讀了不少「有關文獻」,似乎未見「權威」的說法。無論如何,「家庭工作」如清潔、入廚、生兒育女以至照顧家中老弱及病人,在「古時候」可說全由女性承受負擔(當年的「常態」是男性是獵人,家務及農務由女性擔當),惟女性的經濟價值長期為一般人以至學界忽視!

翻閱《晚餐》,一邊讀一邊暗說「上當」,因為除了那幾個新名詞和書名「清新可喜」外,本書內容雖非一無是處卻毫無新意,且所引的「經典」俱為老生常談,並無新鮮感遑論啟發性。讀者手上若有此書,筆者的「忠告」是細讀五六頁的〈後記〉知道概梗便可「收工」……。筆者的「讀後感」是書的銷量多寡與書名大有關係。老實說,若非這個書名,筆者斷然不會購買這名瑞典「名家」的作品!

三、

這本書的副題為「有關婦女與經濟學的故事」,對此作者當然有所着墨,然而並無新銳之見,卻引起筆者略寫此命理的興趣;不過,這裏所寫,主要並非來自該書。

做家務的女性對經濟的貢獻被經濟學家稱為「隱蔽的勞動價值」(hidden value of female labour),對此種影響,百餘年前已被提出(吉爾明女士的《女性和經濟學》〔C. P. Gilman: Women and Economics〕於一八九八年初版,筆者手上的再版於一九九八年),今人據應為於新世紀初面世的《無形的(愛)心》(The Invisible Heart,作者為在麻省Amherst任教的「女性經濟學」教授南茜.福爾〔N. Folbre〕)的有關論述;本書書名顯然衝着史密斯「無形之手」而來。顯而易見,由「無形的(愛)心」構成的「家庭經濟」,長期為以男性主導的主流經濟學界漠視、忽略;吉爾明的書亦甚少提及,直至《無形的(愛)心》面世,才有漸成顯學之勢。事實上,世界固沒有「免費午餐」,亦沒有「無代價(免費)的家庭勞動」!說起來人人知道,但很少人對家庭主婦長時間的「無償工作」給予適當的尊重(高呼「偉大的母親」,是空口說大話的典型)。說來有點不可思議,在很多「先進國家」的國民毛產值(GDP)難有寸進的現在,不少經濟學家正在動腦把「家務經濟價值」納入統計數據以「壯大」GDP;然而,由於「家庭勞動」早已存在,現在把之「量化」,對實體經濟並無幫助。無論如何,這方面英國可算是先行者,據六月上旬Opendemocracy.net公布的數據,二○一二年英國的「無償家務工作」(Unpaid care and housework)值四千四百零二億鎊,約為是年GDP百分之五點九。不過,把「家務」的經濟價值量化並納入GDP計算進而令其增長更顯眼,卻是於事無補的數字遊戲而已,因為一國一地區的經濟生活,不會因為具體地加入主婦的勞動價值而更豐富!

《晚餐》闢專章(第十一章)專論女工對中國經濟的貢獻甚有「生意眼」,不過,作者「野心」太大,所涉範圍太廣,反而顯得很空疏;本章強調女工未受到與其貢獻相捋的待遇,以至Guolaosi多為女工……;作者似不知道迄今年五月,內地國企和私企的女工五十歲便可退休(這解釋了何以各地有那麼多健康活潑的大媽在廣場跳舞免費娛賓的原因),「過勞死」根本與內地女工扯不上關係。在短短三四千字中扯上鄧小平、列根、戴卓爾夫人、拉發(曲線)、羅琳(《哈里波特》)、狄更斯(《雙城記》),還有若干本地讀者會感陌生的西方「名人」,以至拋出如上引那個足以引起西方人好奇但實際上大可以英文出之的「怪字」,東拉西扯,讀者煩擾。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