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17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為上天堂爭作孽 西方世界無寧日

一、

巴黎時間去周五(十一月十三日)晚上九時二十五分至五十三分(法蘭西大球場最後一次爆炸的時間,時法國總統奧朗德在場內觀球賽),數目未明的伊斯蘭國(ISIS/ISIL)槍手和「人肉炸彈」(統稱「穆斯林恐怖分子」),在該市六處地方或亂槍掃射或引爆炸彈,導致一百三十九人死亡(包括七名「恐怖分子」;垂危的九十九人)及四百多人受傷(「水分」甚重的消息陸續傳出,尚未見最後數字)。這場「大屠殺」令巴黎全城陷入恐怖之中,但巴黎市民的反應如「門常開」讓驚惶失措有家歸不得的陌生人過宿及踴躍捐血,俱見優秀民族性;世界各國政治和宗教人物紛紛發出慰問巴黎人的電報電郵,盡顯推己及人的普世價值。不過,悲天憫人的情懷,為什麼在「西方列強」殺死百餘萬中東人民(當中包括不少平民百姓以至無國界醫生)時卻噤不出聲⁉

據美國馬里蘭州大學的「環球恐怖主義數據庫」(Global Terrorism Database)的資料,除大部分為法國人,這些死傷者來自最少九個國家,巴黎不愧是國際都會。過去十二個月,法國遭受「恐怖襲擊」不下四次(去年十二月、今年一月〔查理周刊屠殺〕、六月及八月〔持刀客擬在火車上行兇為美遊客制服〕),惟以去周五這一次最嚴重,歐盟警察組織Europol的分析指出,「恐怖襲擊的參與者」,已從過往的「政治分離主義者」轉化至「宗教極端分子」,那意味事態已到政治力量不可能控制的地步,這正是法國總統奧朗德去周六便要求國會修訂一九五五年的「國家緊急法令」(State of Emergency Law)的原因。在當前風聲鶴唳、路人皆疑似恐怖分子的情形下,如果明天(周三)法國國會通過在「防恐」上賦予總統包括隨時戒嚴、宵禁、強制入屋搜查、新聞檢查、成立軍事法庭以至充公私人槍械等權力,法國已等同「警察國家」!事實上,法國警方已大舉出動,周一拂曉搜查了一百六十八處地方,扣押二十三人、軟禁一百零四人。

歐盟警察組織的統計,顯示在二○○六至二○一四年間,死於回教「恐怖分子」手上的歐盟人民一共四十八名(當中不少是法國人),遠遠不及去周五巴黎的死亡人數。法國成為「恐怖襲擊」的重災區,原因有二。其一是在歐盟二十六國中,以法國居民(residents)赴敍利亞「為伊斯蘭國効命」最多,估計(沒有真確統計)二○一四年四月約有七百人,今年一月已達一千五百五十人,而他們中不少已潛逃回國,隨時會接上級命令或受敍利亞局勢影響而進行「恐怖活動」;其一是法國人擁有槍械的情況甚普遍,平均每百人有三十一支各式各樣的武器(Firearms),在歐洲僅次於瑞士四十六、芬蘭四十五、塞浦路斯三十六及瑞典三十二——愛爾蘭九而英國(及威爾斯)只有六。比例上潛伏「恐怖分子」多及居民普遍藏有常規槍械,雖與槍擊事件沒有正比關係,但危險性相應增加,不言而喻。

收緊「緊急法令」之外,「封鎖邊境」看來事在必行。一九八五至一九九五年,歐盟各國相繼簽署的「神(申)根(Schengen,盧森堡「名城」)協議」,賦予二十六個簽署國一共約四億人口在區內「自由出入」的權利,這雖是「四海之內皆兄弟」的理想世界,但正如佛利民所說(見十一月四日本欄),社會制度特別是福利制度不同,令實現這種理想要付沉重代價。如今出現「恐怖分子」混於難民隊伍潛入歐盟國家的成例,歐盟發言人雖說不會因而修改、收緊接納難民的計劃,但各國各自採取對本國有利的「防範措施」,是必行之策。這意味大部分中東難民會被拒入境甚至被遣回原籍!

二、

法國和其反恐盟友(包括俄羅斯),除了加大力度空襲「伊斯蘭國」基地,相信截斷其財源(主要是販賣黑市石油)及環球招募「聖戰之士」計劃的「軍事行動」會接踵而來,以這些西方強國的軍力和財力,伊斯蘭國受重挫,是必然的;不過,要把之徹底毀滅,可能性不大。昨天本報「社評」對「伊斯蘭國」的「建國圖謀」與「治國手腕」,有扼要精列的論述,值得大家參考。

未正式立國的「伊斯蘭國」所以甚難剷除,根本原因在其愛國分子都是「熱愛死亡的人」,要摧毀她,除非把這些愛國分子殺光;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不僅存在「國內」,亦遍布世界各地;而且信徒日增、後繼有人,因此殺之不盡。退一步看,即使「伊斯蘭國」無法正式成立,世上亦永遠有一些狂熱分子以立國為標的,這便足令世無寧日了。

二○一一年十月十日,筆者據美國abcnews.com及《華爾街日報》一篇特稿的資料,分析何以回教國家有那麼多不怕死的「人肉炸彈」?據回教學者的分析,《可蘭經》第五十五及五十六章(Suras),清楚寫明進入天堂的人可享受無限量物資供應及滿足靈肉上的需求。天堂上因有「任食唔嬲」的「禁果」,到處有噴泉、花卉,復有數之不盡的美麗天使斜臥在嵌鑲珠寶鑽石的睡椅上,許多精雕細刻的器皿盛滿美酒,供那些永垂不朽的青年人(immortal youths)享用。

美酒!回教徒不是酒不沾唇?這確是事實,而且禁酒令嚴格執行,不過,那只是塵世律例,天堂派不上用場。在天堂,如果你想(mere thinking)飲酒或要其他東西,不待開口它們已出現眼前。事實上,依《可蘭經》所記,除了飲食,塵世間很多「禁果」,天堂有求必應,比如女性,在塵世上每吋皮膚都要用布包裹,在天堂不僅群雌粥粥,而且均是「含羞答答的處女」(bashful virgins),「從未讓男人觸摸過的貞潔處女」,她們穿最漂亮的衣飾,含情脈脈地斜臥在綠色地毯(從電視所見,拉登生前面對的綠色地毯原來含意深遠)的軟墊上,等待服侍進入天堂的小伙子!

問題是,何以阿拉(回教的上帝、真主)允許人們在天堂過窮奢極侈甚至可說是放蕩不羈的生活,而在塵世則不准教徒「自由活動」?回教學者(阿富汗邊境重鎮白沙瓦同名大學的教授)的解讀是,此為阿拉要祂的信徒接受考驗(這倒有點「先勞其筋骨」的況味),在俗世通過考驗的人便可進入無拘無束、自由放任、盡情享受的天堂……。這位宗教家進一步解釋,在塵世的回教徒並不希罕住豪宅、高薪工作和銀行存款,虔誠教徒所作所為是為了討阿拉的歡心,而阿拉給他們的獎賞是上天堂「嘆世界」!這即是說,舒適、享樂的生活留至天堂而非在塵世享受,這也許是回教國家大多窮兮兮而且三餐不繼的人民沉浸在憧憬中、另有所圖而不求改善現狀,換句話說,老百姓滿足於現實而不思變革地愉快生活(神權合一的統治屬更快樂)。至此,大家應了解何以「人肉炸彈」不惜離別家人親友、自毀其身,正是因為完全相信會因此直上天堂。

《可蘭經》還指出,參加「聖戰」(Jihad或Holy War)即為反擊傷害、侮辱回教而犧牲性命的人,便能上天堂(捐款以充實「聖戰」基金者亦有同等資格),由於經上並無說明在「反擊」行動中若禍及無辜會有什麼後果,因此一切由「解經者」決定,準此,為了捍衞回教如去周五巴黎「大屠殺」而傷及無辜,「上天堂的通行證依然生效」(not paradise-nullifying)!一句話,參加伊斯蘭「聖戰」的人不管採取多麼兇殘的手段,都可以上天堂。《可蘭經》裏與基督《聖經》不同的天堂,對生活在和平、安樂、舒適環境下的西方國家人民心理威脅之大,不難想像。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