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10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成就有虛有實 選情頹勢難挽

一、

兩岸領導人,一個權勢如日中天、一個民望向零(仿利率走向的金融術語)且已快收拾書包等鐘聲放學的跛腳鴨,「在新加坡舉行兩岸隔海分治六十六年來首次歷史性會晤」,已於去周六圓滿落幕;事實上,兩岸(也許說兩黨更恰切)領導人的「歷史性會晤」,應上推至一九四五年八月,時日本剛無條件投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應中華民國總統、國民黨總裁蔣介石之邀,赴「陪都」重慶共商國是,達成「雙十協定」,但事隔不足一年,國共大打出手的內戰便爆發!興許是因為「重慶會談」帶來戰爭的惡果,如今兩岸當權者均避忌不提,可見彼此都有「和平解決爭論」及「鞏固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良意,但正如全人類都希望天下太平經濟繁榮人人快樂一樣,由於各有各的理念要伸張、各有各的價值觀要堅持,結果這點基本訴求從未落實!「習馬或馬習會」會後,中、台不一定會步上「重慶會談」的老路(那主要看美國的全球戰略需要而定),但說兩岸關係基於血濃於水的「基因」因而相親相愛如一家,肯定是癡人說夢。

在筆者看來,「習馬會」的最大亮點,除了諸如「里程碑意義」尤其是「兩岸人民是打斷骨頭連着筋的兄弟」的名言會成為「金句」之外,尚有兩大成就,一實一虛。「實」的是「設置陸委會、國台辦首長熱線(中方稱「設立兩岸熱線」),處理緊急問題」;「虛」的是「一致認同『九二共識』」。說「九二共識」是「虛」,皆因「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並未見諸一九九二年兩岸代表「函電交馳」的文字中,雖然這些「函電」具「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意涵,但那並非「白紙黑字」,不能視為雙方有共識的官方協議,這亦是台獨猛人李登輝與陳水扁這兩位分別曾為國民黨及民進黨總統於任內一再否認有此「共識」(稱之為「沒有共識的共識」)的底因。換句話說,「九二共識」是共產黨和國民黨對話的基礎,但國民黨的「異類」如李登輝和民進黨(不論深綠淺綠)都不承認,因此「無從談起」。

非常明顯,民進黨下屆總統大選參選人蔡英文與李、陳同調,如此這般,除非國民黨在來年一月十六日舉行的大選大獲全勝再度執政,不然,兩岸領導人會面絕不可能成為「常態」──對「九二共識」的有無「各自表述」,令共產黨和民進黨的領導人會議無法召開。

二、

習先生和馬先生熱烈握手八十秒,把「對家鄉故土的思念和對家人團聚的渴望」具體化,令人感動;可是,習先生雖然伸出友善之手,卻仍不肯撤走瞄準台灣導彈的強力之手,這樣做當然有全盤戰略的考慮,但台灣人不免會不寒而慄,借用台灣副總統吳敦義不久前的話,這有如把上膛的槍放在談判桌上……。顯而易見,北京對民進黨的戒心日重,以為有導彈相對,國民黨做事更有「分寸」、民進黨亦「獨」不起來。這顯然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雖然美國傳媒早把「大陸對台灣」的導彈「布陣圖」巨細無遺列出(有網上多處可見的衞星圖為證),但台灣的民進黨和國民黨政府並不因此在有關政策上退縮,反而着力於爭購美國防禦性先進軍備(大陸飛彈對準台灣的得益者是美國軍火工業),觀察中台政情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沈旭暉教授昨天的提示,知道的人肯定不那麼多),令台灣官民提心吊膽的,「放在桌子上的手槍」尤其餘事,最要命的是中國人大二○○五年以幾乎全票通過的《反分裂法》,其第八條賦予政府以「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衞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權力,而「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具足以令北京以「非和平方式」對付台灣;當中的所謂「重大事變」及「可能性完全喪失」,等於賦予北京領導人對台策略的無限酌情權。那意味針對台灣的導彈和可以對台動「手」的法律基礎,清清楚楚地「寫在牆上」。雖然如此「明文規定」,但台灣人何曾懼怕?生意交往多多益善但政治合作(遑論「合併」)免談;雖然這令北京不快,但台灣有恃無恐。中國對台灣「先禮後兵」式的恫嚇,台灣兩黨不是當她不存在便是要借美帝之力與之抗衡,如今加上修憲後的日本會不請自來,日本人的兇殘善戰,令台灣有「異動」北京亦不會「亂動」!這種彰彰事實,北京領導人當然洞若觀火,但當香港這名雍齒不僅沒被冊封反被打翻在地之後,中國爭取台灣歸心即使文武計謀用盡,已難生效。

在中國大力統戰下,國民黨只願「擴大兩岸交流,增進互利雙贏」及「兩岸共同合作,致力振興中華」,政治談判離談判桌尚遠;民進黨對大陸的疏離甚至有遠離之思,更是路人皆見。對於這種政治現實的解讀,當然可以非常情緒化、政治化,但現實告訴大家,大陸和台灣的「政情」於不着意間已愈走愈遠。大陸是一黨專制(軍、政以至法律都得聽黨指揮),但台灣黨、國、軍早已分權分家,一九九六年還舉行了我國自古以來沒有的總統選舉,二○○○年更出現政黨輪替(民進黨當選國民黨敗走),台灣人民憑己意投票發揮了無窮威力……,至於台灣人享有的諸種自由特別是公開以言文罵政府的自由,更是內地人民連夢都不敢夢的事。換句話說,兩岸的「政情」有如世界通病貧富懸殊,鴻溝之深已無法填補彌合。在這種情形下,即使國民黨繼續當權,把先生們的會談常規化且成為新常態,亦不會談出什麼大多數台灣人認可認同的結果。

三、

細味「習馬會」的公開對話內容,筆者毋須修正五日本欄的結論︰「習馬會無助(台灣)選情」。國民黨政府的大陸政策,經濟上對台灣甚為有利,然而,一如若干台灣論者指陳,僅對台灣資本階級有利,未能澤及台灣百姓,因此惹來台人反感以至反對。這是事實,以赴內地設廠得利的僅是股東及小撮管理人員,而為了這點小圈子利益,國民黨的行徑頗令人以為她要借助中共之力打壓政敵民進黨,看在台灣本土派人士(料佔絕大多數)眼裏,要「選掉」國民黨,是很自然的。此次「習馬會」,本是馬英九總統向中國表明嚴正政治立場的大好良機,哪知如練乙錚昨天所寫,馬總統連「各自表述」、「中華民國」、「憲法」等「關鍵詞」都避而不提,盡顯馬氏懦弱的本性。在家國大事之前露出懦弱本性,難怪他的民望會如斯低迷!

本報昨天報道,「習馬會」之後,台灣三立電視台民調顯示,儘管百分之四十三民意認為「馬習會」有助兩岸和平,卻無助國民黨選情……。蔡英文的支持是百分之四十六點七(「馬習會」前百分之四十一點)、朱立倫百分之十九(「馬習會」前百分之二十點七),會前會後差距明顯擴大。朱立倫(他不學李光耀把英文名〔艾力〕註銷,Erie Chu肯定對爭取選票有反面效應)今起赴美,以他的政治事功,肯定無法擺脫馬英九的陰影,而「馬習會」並無可以利用的成就,國民黨不僅會輸掉總統寶座,連先生們開會亦因此無以為繼。

不過,只要國民黨輸掉總統而保住議會,即仍是立法院的多數黨,國民黨便可把之歸功於「馬習會」的成功;如果輸掉總統及議會多數黨地位,阿Q精神不死的人亦可說「如果不是『馬習會』可以輸得更慘」……。總而言之,面子問題令國、共不得不強調先生們星洲會是有成就的、是可以記入史冊的!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