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0月27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英國與眾「亞小」無異 虞美人不是罌粟花

一、

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英國的「超級國事訪問」,已於上周五圓滿結束,習主席帶去四百餘億鎊的商業合約及投資,加上中英同意合作建構「面向二十一世紀全球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兩國在聯合公報中形容中英關係已進入「黃金時代(十年)」(Golden Era,亦有不少英媒用Gold Decade),令人對中英在經濟和政治領域上會緊密合作攜手向前,有無限憧憬。

中英這場外交「大戲」的幕前人物為虛君英女皇,被豢養了數百年的皇室,終於有機會展示納稅人的錢沒有白費;女皇全家出動娛賓(雖然查理斯王子遵母令迎賓時身體語言展示有點不情願的勉強),令中方貴賓有受君主般的禮遇而衷心喜悅、喜上眉梢。有趣的是,虛君接待的是黨政軍大權一手抓、無名有實的「真」君!

外貿是互補性強的交易,但此次的中英交易,對英國較為有利,是十分顯然的,那是因為英國經濟已乏「上行」動力,英國是僅次於美國為世界第二大的經常性收支赤字國,加上鋼鐵業因泰國資方「撤資」而有嚴重失業問題,亟須外資挹注;當然,中國積極在英國投資,除報英國在美國反對下率先加入亞投行玉成中國商貿基建對外擴展野心外,亦有把倫敦打造成為人民幣海外結算中心、打開「滬倫通」及展開滬倫金屬交易所合作的計劃,在在有助於人民幣早日成為國際通貨,在這方面,英國的確做了不少工夫,中國的人民幣國債首次在英發行,便是極具象徵意義的一着。

和眾多論者的看法略有不同,筆者不以為中英大做生意,最終會使英國「疏美親中」,正如習主席啟程赴英前所說,英國準備和中國加強關係,是有遠見和對英國有利的決策。換句話說,那等於說英國此次被若干英媒(反對黨且別提)譏為「叩頭接訂單」的迎賓,真的為頹態畢呈的英國經濟打了一支強心針。

不過,不管英國的外交策略如何高明(見昨天沈旭暉教授在本報的鴻文),其已再非軍事強國的現實,令她不得不接受美國(北約)核子傘的保護,那意味英美「血濃於水」的外交和軍事關係不會因為中英商貿關係密切而不變──英國在軍事上依賴美國,亦是對英國有利的決策。事實上,英國的做法,與亞洲「諸小」無異,那是一方面力爭中國訂單(和直接投資),一方面甘心充當美國的小乖乖!

有一點根本因素不可忽視。英國是法治和嚴守契約精神的國家,今後在國際事務上因為有求於美國而站在美國一邊,並不擔心和中國簽訂的商業合約有變;但中國是依法治國(看律書整治人民和企業)及不尊重契約的國家,英國若在外交上軍事上做出違反中國利益的事,可能會「悔約」!這是西方國家尤其是英國所不敢想像但必須面對的。

二、

習近平主席與英相卡梅倫會於首相鄉間別墅契克斯(Chequers;分期建於十二及十六世紀;一九一七年由無嗣的貴族業主送給國家,一九二一年開始作為首相的度假鄉居),穿便服「閒談」世界大事,頗有成果,而此中有兩「小事」(以「超級國事訪問」衡量),值得一寫。其一是談及香港問題時,卡梅倫要求北京政府保留香港的「自治權」及不要對行政長官的選舉進行「篩選」,英相在「袋袋平安」後,總算表演了對香港這個「棄嬰」的關注,不過,「英國不可靠」的本質不會改變,筆者推斷北京不會不「篩選」而倫敦肯定不會提出抗議(英國這個「外國勢力」非常靠不住)!其一是卡梅倫在翻領上別了一朵紅罌粟花,對於這點「小事」傳達的意義,在筆者的有限閱讀中,僅852郵報的杜連魁有提及︰〈戴襟花或會冒犯中國?〉

杜連魁的質疑是有所本的。倫敦大學中國史教授藍詩玲《鴉片戰爭》(Julia Lovell: The Opium War-Drugs, Dreams and the Making of China)一書無題的〈序言〉,寫的竟然是「卡梅倫與罌粟花」。二○一○年十一月上旬,上任不足半年的卡梅倫率龐大商團訪問中國,和一七九三年及一八一六年英國訪華商團與清廷以衝突甚至大打出手當然做不成生意不同,卡梅倫此行總算略有所成;在筆者看來,英國和中國政府自此建立了「良好關係」(雖因英相與達賴喇嘛見面而一度冷卻),替習主席此次為英國帶去四百億鎊生意打好基礎。

〈序言〉特別強調是年十一月九日,在中方設於人民大會堂歡迎英國使團的儀式上,西裝煌然的英國代表翻領上都有紅花,「據說有中方人員要求英方人員摘除別於翻領上的罌粟花」,因為此花象徵鴉片,因而很易勾起國人對英國發動鴉片戰爭、炮轟得中國遍體鱗傷尋且割地賠錢的「沉痛回憶」。惟英方拒絕所請,同時向主人細說此poppies並非opium。卡梅倫這種堅持,贏得英國傳媒一片讚美之聲……應該強調指出的是,藍詩玲(這許是她自定的中文名)這本近五百頁的「巨」著,已於今年五月在內地出中譯本,筆者未曾寓目,據劉細良在立場新聞的〈閹割了的鴉片爭戰〉一文所言,書中所有對中共不利的陳述都被「閹割」,如原著第十八章Communist Conspiracies被改譯得失去原義,「原版第三二九頁第三段關於共產黨操作鴉片戰爭歷史部分全被刪除……」讀中譯本的讀者千萬要留意。內地肆無忌憚閹割史實,預見稍後在香港推行的「國民教育」必然風波迭起。

港媒向來把「國殤紀念日」(Remembrance Day)英國(殖民地及其他多個一戰參與國)官員別於翻領上的Poppies譯為罌粟花,並不正確且因而令人聯想起鴉片進而引起國人的「國仇家恨」,現在似乎是把之「正名」的適當時候。事實是,國殤日佩戴的是和罌粟花同屬不同種的「虞美人花」(Papaver rhoeas,鴉片罌粟花的學名為Papaver somniferum;虞美人花因相傳楚國美人虞姬自殺後地上長出紅色的花而得名,以紀念虞姬「對愛情忠貞、對國家摯愛」);而別上此花的源起,來自一首寫於一九一五年五月三日、同年十二月在倫敦幽默周刊《笨拙》(多年前筆者曾作數文談此現已停刊的雜誌)發表的詩〈在佛蘭德戰場〉(In Flanders Fields),詩人為加拿大軍醫麥克雷(John McCrae)中校,他為悼念一位戰死比利時沙場的二十二歲同鄉而作此詩,其首段為「在佛蘭德斯戰場虞美人(〔Flanders〕Poppy,一種樹枝、樹葉及果實皆有毒性不宜食用的類罌粟灌木)迎風開放/開放在十字架之間,一排排一行行/標示我們斷魂的地方/雲雀依舊高歌,展翅在藍藍的天上/可你卻難以聽見,因為戰場上槍炮正響」(據維基百科的翻譯)。為紀念第一次大戰於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時結束,英皇喬治五世把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七日定為「國殤日」(或「和平紀念日」、「停戰日」、「國民哀悼日」),其後因現實理由,「國殤日」被改為十一月十一日之前的周日。

明白了虞美人花不是罌粟花,習主席一行才不會因卡梅倫別上Poppies便動怒……中英做成大生意,可見兩國互相了解已大進一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並非假大空!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