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6月19日

社評

政改糊塗透頂告終 政壇勢將洗牌重賽

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誠哉斯言。昨日政改方案極富戲劇性的投票結果,正好印證了輸波的原因往往是隊友壞事。比數懸殊的八比二十八,難免予人一個錯覺,政改方案徹頭徹尾不得人心(實際上民意支持率比反對率高),在立法會被壓倒性大比數否決了。如此結果將會記錄在案,成為抹不掉的歷史烙印。

豬一樣的隊友到底是怎樣壞事的呢?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宣布進入表決倒數五分鐘之後,議員林健鋒要求休會十五分鐘,但被曾鈺成按照議事規則拒絕。表決鐘聲接近結束之際,建制派一批議員突然莫名其妙離開會議廳。曾鈺成隨即點算,現場尚有足夠的表決人數,最終撳掣投票,支持只得八票,泛民陣營一票不少,二十七人全部投下反對票,加上醫學界代表梁家騮,二十八票反對。中央和特區政府本來希望得到全體議員三分之二贊成票通過政改,如今掉過頭來,反對票以出席人數計算超過三分之二,可說是政治生態上聞所未聞的「大逆轉」。二○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堪稱「大奇蹟日」。

建制派耐人尋味的拉隊離場,原來是為了等候抱恙在身而遲到的劉皇發,集體缺席的用意是造成人數不足,爭取十五分鐘的休會時間,好讓所有同道中人「齊葺葺」見證歷史時刻。問題是,建制派的團隊合作糊裏糊塗,離場的人很多也不知道所為何事,留下來的更加一頭霧水,「建制八壯士」惟有硬着頭皮堅守崗位。無獨有偶,自由黨的田北俊又有份,今次他不但沒有如二○○三年二十三條立法前埋門翻盤,更老老實實坐足全程,有始有終地投下支持政改的一票,算有交代了。

方案被泛民否決,本來是劫數難逃,對於建制派而言,分別只在於「高票雖敗猶榮」還是「低票輸得難堪」。很不幸,由於建制派的滑稽表現,最後關頭來個非一般的「華麗轉身」,得票之低簡直是奇恥大辱。還有一點十分詭異,建制派當時在座其實不止八人,勞工界議員潘兆平在茫無頭緒的情況之下留在議事廳,但他六神無主,既沒有按鍵「出席」,亦沒有按鍵「贊成」,變了毫無作用的隱形人。他事後解釋,正在考慮要不要撳掣之時,原來投票已經結束。

經此一役,以周融為首的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自然把矛頭指向泛民,形容昨天「民主夭折」,大聲疾呼「票債票償」,要求選民在明年立法會改選趕走反對派。可是看在建制派支持者眼中,包括事前一肩扛起「硬任務」推動政改的北京官員,此時此刻會不會也有「票債票償」的憤慨?既然建制派有辱使命,在無比重要的決戰時刻臨陣脫腳,也許,會有選民考慮讓他們付上失職的代價。比較值得安慰的是,這一齣充滿黑色幽默的鬧劇沖淡了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表決之後正反雙方的擁躉在場外沒有發生什麼衝突。

無論大家覺得「天有眼」抑或「天無眼」,政改方案被否決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下一屆特首選舉將會原地踏步,這意味着未來幾年依然政爭不斷,香港社會繼續內耗空轉。與其互相埋怨,指摘敵對陣營扼殺了民主,倒不如認真思考誰才是真正的民意代表,透過今年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挑出自己的心儀對象,讓僵持日久的政壇來個突破悶局大洗牌。經歷過二十個月的爭拗,政治勢力現已像香港足球代表隊那樣「有層次」,有黃色,有藍色,有溫和,有激進,有左膠,有本土,有綑綁,有離場,選擇之多眼花繚亂。政壇洗牌重賽,相對於訴諸暴力手段甚至製造炸彈,無疑是健康得多的發展。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