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4年3月12日

獅子山學會 謝毅

香港高官平靚正

放大圖片
美國聯儲局前主席貝南奇,退休後一場演講,盛惠25萬美元,較在任時接近20萬美元的年薪還要多。換言之,輕輕鬆鬆講一場talk,好過以前辛辛苦苦打一年工。每次看到這些新聞,我都會想起香港的高官,尤其金管局總裁,年薪高達941萬港元,是貝南奇的幾多倍呢?我數口差,不懂得計。有人說,人家聯儲局主席,位高權重,叱咜風雲,可以滿足某些人的權力慾,所以人工少,一樣大把人爭住做。相比之下,我們金管局總裁的位,「人微言輕」,如果只為滿足權力慾,確實不夠過癮,所以人工要「多一點」當補償。講得通嗎?看看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年薪只有可憐的2400萬日圓,折合港幣約183萬,跟聯儲局主席差不多,那又代表什麼?莫非黑田 ...

(節錄)全文共123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