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2年12月3日

如是樂 劉偉霖

你竟然去聽郎朗?

放大圖片
前輩非常驚訝。「六年沒看過他現場了,當跟進病例吧。」筆者答。如果你的朋友有相當音樂品味,他們十居其九接受不到郎朗,若跟他們說你欣賞郎朗,輕者會被恥笑,重者會被逐出圈子。對不少樂迷,郎朗代表「重口味」及「無品味」,重口味是說他的誇張,無品味是指他只適合不愛古典音樂的普羅大眾。有品味之人,怎可跟普通人的喜好一樣?自己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要搬出「六年沒看他」的藉口,於11月24日,看港樂於文化中心為他舉辦的獨奏會。曲目排得很簡單,甚至可以說懶:上半場連彈三首莫扎特奏鳴曲,下半場彈全部四首蕭邦《敍事曲》。先以莫扎特K283《G大調奏鳴曲》開場,如果以為可以從莫扎特,找到郎朗矯情的罪證,可謂大錯特錯,簡 ...

(節錄)全文共15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