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2年11月2日

十一月登場 洛楓

行當vs反串

什麼是「反串」?什麼是「行當」?同是從一個性別裝扮成另一個性別為何會有兩個說法,而且彼此衝突,彷彿水火不容?許多年前參加一個關於「坤生」(女小生)和「乾旦」(男花旦)的研討會,會議聚合了戲曲研究專家、西方性別論述的學人,也有來自京劇、崑劇和粵劇的演員,原以為可以濟濟一堂,交流不同視窗的觀點,但其中一場公開論壇上,各路英雄和英雌因「行當」和「反串」的含義不同而火花四濺,幾近劍拔弩張的陣勢。戲行和戲曲研究的代表認為將所有男扮女、女扮男的形態一律統稱「反串」是混淆視聽的做法,而且無視於「行當」的本色功能與傳統意義,而從西方論述或電影分析切入「易服」文化的學者,則堅稱這樣的做法是為了強調「性別逆轉(g ...

(節錄)全文共85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