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1年9月14日

山居憶黃霑 李雪廬

第十回:我行我素一狂人 餵雀不成餵蚊去

黃霑第三位夫人是陳惠敏。1998年我在養病,兩對夫婦經常見面閒聊,他家或我家。見面雖甚頻,知她卻甚少。只知她曾當「黃與林」廣告公司的秘書,父親是名醫而已。每見她,無論是在我家或他家,她總是拿着書一本,「好讀書」是很明顯的,求不求甚解,只她自己知。這位夫人年紀小,個子也小,和前兩位高頭大馬差了一大截。前兩位都比黃霑高,這位卻比他矮。我和黃霑閒聊,她從不參加;可能不知兩個「老餅」說什麼,不如「沉默是金」。夜總會內熟不拘禮「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踏盡落花遊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七十年代初,香港經濟上了軌道,連帶娛樂事業也興旺,日本人觸覺敏銳,最早開在尖沙咀的日式夜總會,叫「銀馬車」,在嘉 ...

(節錄)全文共181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