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1年7月8日

讀市生意 梁芷珊

最低容忍

當第一次聽到關於最低工資的討論,我心底裏是支持的。這並不因為我是僱主或是受僱的問題,當爭論點是「保障社會上低層勞工,應否為他們設立工資底線」時,我認為,既然香港多年來都有給外地傭工如家務助理最低月薪保障,為什麼對本地傭工,不可劃個保護範圍?社會上有很多像我一樣表達「原則上贊成」的人。我們的意思是,一切還須依賴有關方面制訂好影響高於反效果的可行方案。好了,今次經歷過最低工資的「一鑊粥」之後,下次,我不會再輕易把對公平原則的美好期望,交托予擅作魔鬼細節的草率行政之中。陰謀論,如果最低時薪是有些人立壞心腸扮做好事的工具,又或是有些人好心做壞事的再一次軟弱演繹,這兩批人,已經合力地成功搞壞香港的經濟。 ...

(節錄)全文共13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