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0年9月15日

文化Live 陳椎

國界於我如傷痕──馬爾他裔詩人Antoine Cassar 朗誦會的反思

放大圖片
「我最熱切的夢就是詩歌的國際化,就是詩人把大地聯繫起來,比條款與外交更緊密。」 ─美國詩人華特.惠特曼菲律賓人質事件發生翌晚,網上洗版式仇菲情緒不絕,有人開始說杯葛菲律賓、抵制菲律賓、拒絕菲律賓,甚至解僱菲律賓傭工,憤慨哀傷到了全港皆暴的地步,向來克制冷靜幾近退縮的港人竟泛起種族主義情緒,更有趣的是,由此引出特首應否致電菲律賓總理的「次主權」爭論幾星期下來仍有餘音。然而在那浮躁喧囂的晚上,我們卻靜靜地在旺角二樓的序言書室,聽一位馬爾他裔詩人Antoine Cassar讀關於世界大同的詩(編按:時為8月24日)。朗誦會開始前,主持人請我等聽眾把自己的身份證交出,掛在窗簾,是要讓大家感到無國籍的虛 ...

(節錄)全文共212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