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0年5月19日

創作現場 陳椎

如果我們無法理解遲子建

放大圖片
「小說的作者就像個超渡者,讓我們的靈魂升華,透過文字把人的情感從一岸超渡到彼岸。」——遲子建作家在香港形同怪獸,我們往往把他們拿得遠遠的看:遲子建,生於黑龍江邊界的北極村,毗鄰是俄羅斯,可以看到北極光和雪,很農村也很浪漫;她剛陽的名字是她爸取的,因為他極喜歡曹植,很古典很文藝,她彷彿有了中國作家的一切條件。她是中國作家,拿過許多獎項,順理成章對香港人來說很陌生。要理解遲子建不難,只怕我們早已忘了小時候靜靜地在日光下背誦、讀書的日子。三十年前,遲子建總是在每天早上上課前,才在家裏的後院背誦課文,靜聽萬物剛剛醒來,天地悄悄鼓動的天籟。蝴蝶都在花冠兒上徘徊了,螞蚱都在草頭冒出來了,大自然的感召促成了 ...

(節錄)全文共146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