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0年4月9日

客座隨筆 廖偉棠

西西,天真之重——在2010年再讀《我城》

放大圖片
簡體版《我城》的封面上,這座城長出了兩隻腳,長出了兩隻腳,它卻不走,是為了給飛鳥提供遮蔭,提供一個隱秘的飛翔之地。這是設計者陸智昌理解的現在的「我城」吧?他也來自香港,恰恰是和《我城》裏的阿果、或更小的阿髮是一代。我想像他重讀《我城》,那種百感交集,應該遠超於我,於是才有了這個隱喻深沉的封面。他們的城,有人選擇留下,如貌似嬉皮實質樸實的阿果和麥快樂;有人憂傷地離開,也許包括阿瑜和她的丈夫,還有草地上變成了肥皂泡的人們;有人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如乘船遠航的阿遊,我希望,還包括陸智昌。敍事線隨意漫遊 處處有驚喜離開和留下,向來是香港人的重大問題,糾纏於文學藝術、更糾纏於上幾代人的心。但對於《我城 ...

(節錄)全文共24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