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1月29日

忽然文化 占飛

神童顧爾德

放大圖片
紀錄片取材自真實、訪問。傳記片則用故事片和戲劇片的形式,講述一個人的經歷。兩者可否結合成為紀錄傳記片呢?《梅艷芳》有部分是她演出的紀錄,大部分是王丹妮演出她的故事,稱為紀錄傳記片亦無不可。 《梅艷芳》令我想起1993年的《顧爾德的32個極短篇》(Thirty Two Short Films About Glenn Gould),以下簡稱《32個極短篇》。顧爾德是個神童,據說他三四歲還未識字看書前,已懂得彈鋼琴和閱讀琴譜。他只靠母親的教導,從未拜過名師學藝,也許正因如此,他才能獨樹一幟,與任何名家都不同。 他10多歲已有獨特的風格,連他的演奏方式也獨一無二。他一邊彈琴,一邊低聲伴哼,而且搖動他坐 ...

(節錄)全文共79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