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1月27日

忽然文化 占飛

豬的角色

放大圖片
中國文化裏的豬地位一般,皆因中華民族在新石器時代已將豬馴化,飼養豬的成本並不高,而且符合現代人的環保觀念,牠們最大功能是吃掉剩下的食物,亦即所謂的豬餿,吃完排出的糞便可儲存起來施肥種植,十分環保。 豬終日吃吃吃,難免予人好吃懶做的印象,甚至成為懶惰象徵,《西遊記》裏的豬八戒,小說裏還賦予好色的個性,實在有點冤枉,整本小說都在污名化「老豬」,貪、懶、色樣樣齊,令牠們抬不起頭做「豬」。 日本導演宮崎駿兩套作品《幽靈公主》和《千與千尋》也清晰表現人們對豚和野豬的想法,《千與千尋》的豚代表人類的貪,《幽靈公主》則借野豬的莽撞影射人類的衝動和魯莽,往往造成不可挽救的破壞。 在人類與大自然的互動中,人類是 ...

(節錄)全文共40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