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1月27日

忽然文化 占飛

野豬事件簿

放大圖片
香港城郊邊界模糊,往往在鬧市出現不速之客,比如大蟒蛇、牛、箭豬、赤麂,最近城中爆紅的當然是野豬。疫情下多了香港人行山郊遊,與野豬接觸機會增加,難免會出現摩擦與矛盾。 發生野豬咬人事件後,社會議論紛紛,到底主動獵殺還是和平共處?人固然有自衞權,但野豬何嘗沒有生存權?這些爭論無日無之,那還不如談談野豬何以咬人?人類如何自衞?其他國家又如何處理? 都是豬,肥嘟嘟家豬很可愛,就像小豬佩奇(Peppa Pig),一戴上獠牙就變得戰鬥格,以野豬稱之最貼切。日本人卻分得更細,稱家豬為豚,野豬為豬,牠們經常出現在日本的電影裏(詳見另稿),可見日本人很看得起豬,而不簡單視之為「豬扒」。 占飛也知道一些豬的特性, ...

(節錄)全文共172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