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1月17日

Emily J. Levine

大學能拒絕新民族主義嗎?

高等教育的世界主義價值觀正在地方主義浪潮的興起面前退卻。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註冊人數持續下降,而美國海外大學的分校紛紛重組或關閉。這種趨勢影響惡劣──不限於教育和研究。 大學在十九世紀通過使有用於民族國家、培訓公務員以及用基礎研究改進技術而聲名鵲起。但近年來,對中國崛起的擔憂和對間諜活動的懷疑導致國家重點轉變。 2020年,特朗普總統發布命令,禁止中國研究生和研究人員進入多個科學領域。拜登總統政府維持了禁令。阿肯色州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提議禁止中國實體向美國大學提供資金,結束面向中國公民的十年多次入境簽證。 像科頓這樣的美國民族主義者很少認識到中國人正在走美國學生走過的道路。十九世 ...

(節錄)全文共74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