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1月12日

花都拈花 高潔

侏儒畫家芭蕾頌

歐洲古典芭蕾,技巧臻妙,雅到極致。每年聖誕看一回《胡桃夾子》,當真身心愉悅。新冠瘟疫前,我每季都在城南影院訂6齣戲碼。莫斯科大劇院全球直播的票,挺貴的。誰想到影院暖氣太強勁,劇情太爛熟,那回放《海盜》,瞌睡蟲竟然襲來;遇到蠢蠢的宮廷鄉村群舞,亦然。 「看到古典舞沒完沒了地,只限於《天鵝湖》、《唐吉訶德》、《吉賽爾》,或是《睡美人》,真教人惱火。」說話的渾小子,何方神聖?雷里耶夫時代巴黎歌劇院舞星卡德貝拉爾比(Kader Belarbi);2012年以來,西南圖盧茲(Toulouse)「神殿芭蕾舞團」編舞家、總監。喲,這位卡德貝拉爾比,可說出我們的心聲了。看蕭斯塔科維奇(Shostakovich ...

(節錄)全文共92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