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10月22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依賴手指

好友當了幾十年秘書,中英文的打字速度都超快,基本上能閉着眼打字。最近跟她玩了一個小遊戲──我把鍵盤上的字母全部用貼紙遮蓋住,然後叫她分別用英文和倉頡打一段文字,結果她像失憶一樣,幾乎連ABCD都找不到在哪裏,中文輸入法也頻頻出錯。 後來我叫她索性閉上眼睛打。奇怪。她閉上眼時可以回復八成狀態,手指重新出現熟悉而無意識的動作。一旦張開眼,又再被貼滿貼紙的鍵盤混淆。 跟她做這個實驗,是因為她取笑我,沒有倉頡字根便打不了中文。兩個多月前換了筆記型電腦,上面沒有倉頡字根,我要去網上的電腦店訂造一塊膠膜,放置在鍵盤上,才懂得打中文字。某天跟她聊到那塊膠膜,我埋怨才用了兩個月,已經褪色,手指頭常有殘留的墨, ...

(節錄)全文共7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