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1年9月13日

生命倫理線 區結成醫生

立法有助預設醫療指示

放大圖片
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近20個月,把很多其他重要的醫療議題擠開,可以視為抗疫的一種代價。雖然筆者在不同場合常常呼籲要關注抗疫以外的醫療衞生課題,但是回顧這20個月自己在本欄寫的題目,抗疫倫理佔了三分二。近日起了一個題目,談正在醞釀的預設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s,簡稱AD)立法,恰好讀到謝俊仁醫生在8月號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刊登的評論文章,對政府的立法建議有精確而扼要的析述。我徵得謝醫生同意,在這兒翻譯介紹。 謝醫生長期對香港的紓緩醫學、臨床倫理和生死教育多所貢獻,我們曾在醫管局臨床倫理委員會共事多年,10多年間一起討論與本篇題目有關的 ...

(節錄)全文共2438字